白卿__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缘呓寮

传说的传说,故事的故事。缘呓寮,有缘来聊,只要你想听,我们就有。百鬼夜行,半香一梦,续上一杯玄米茶,故事开始了。
☆*☆*☆*☆*☆*☆*☆*☆*☆
大家好,正如上所述,我们这个社团叫做缘呓寮,我们这里是一个做古风,怪谈,情感等的社团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妖怪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下载猫耳FM,搜索缘呓寮就有咯~
如果不嫌弃就请订阅关注我们吧(←_←好不要脸)
另不喜欢怪谈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AYP音乐基地或者是荔枝FM,各种情感短篇,总有一款合你的口味
☆*☆*☆*☆*☆*☆*☆*☆*☆
招各种CV、写手、后期、填词、美工
主要还是招后期,因为后期实在是太少,而且我们是无偿的
有会填词的大大也来戳我吧
跪求_| ̄|○

两只仓鼠(九)

两只仓鼠(九)
之网中人的暂居②
主人:无心,黑白郎君,小网我回来了
忆无心扒在笼子边上仰头看着她,黑白郎君趴在一旁睁开眼睛看了看继续睡觉,网中人坐在食槽旁啃着瓜子,咔嚓咔嚓响
主人(伸手把忆无心捞起来蹭了蹭):啊,果然还是无心对我好啊
忆无心也蹭了蹭:主人也好
主人(把忆无心放回去):小网,你家主人照看小空去了,所以你就要在我们这住上几天了,你们不要打架啊(换了换鼠粮和水,离开了)
忆无心爬到网中人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它:网中人,最近你要和我们住一起了,还请多多关照啊
网中人啃完瓜子,拍了拍忆无心的小脑袋:嗯
黑白郎君把忆无心抱怀里,拍开网中人的爪子:哼!不准你碰
忆无心眨眨眼,有些生气,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小爪子戳了戳他的脑袋:黑白郎君不能这样,网中人可是我们的新朋友啊!这样做不好的!
黑白郎君顿时觉得有些委屈,刚才嚣张的气焰都被忆无心戳没了,狠狠的瞪了网中人一眼就走开了
忆无心看他这样子也消了气,朝网中人说了声抱歉,就跑回去安慰黑白郎君了
网中人从食槽挑出一颗瓜子慢慢啃着:挺有意思的,小丫头这次没白送我来

两只仓鼠(八)

两只仓鼠(八)
之网中人的暂居①
忆无心站起身,用两只小爪子扒拉着食槽,从里面抱出一颗瓜子慢慢的啃着,边啃边蹭到黑白郎君身边
忆无心:黑白郎君,黑白郎君我刚才听主人说要替给我们认识一个新朋友哦
黑白郎君(不耐烦):啊,是吗
忆无心(高兴的点点头):嗯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呢
黑白郎君:大概很快了吧
一只手捧着一只棕色的小仓鼠,小心翼翼的放了进来
主人1:无心和黑白郎君这个是小网哦,你们不要打架听到吗?
主人2:小网,我带小空去医院了,你要好好的待在这里啊
主人1: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走吧
(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笼子里三只鼠,相顾无言
忆无心(眨眨眼,爬到网中人面前,把小瓜子递给它):你好,我叫忆无心,你叫什么啊?
网中人(接过小瓜子,朝它点点头):我叫网中人,谢谢你无心
忆无心(红了脸,嘿嘿的笑):嘿嘿,不用谢,网中人你声音好好听啊
黑白郎君(不爽的把忆无心抱在自己怀里):哼!网中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网中人(翻了个白眼):臭小子生病了,小丫头怕我一个人无聊,就把我带来你们这了
黑白郎君(朝它呲了呲牙):嘁!等那家伙好了就赶紧走,别来妨碍我们!
网中人不甘示弱的也朝它呲了呲牙,转身趴在一角就不在理它了
忆无心看了看黑白郎君,又看了看网中人,有些的无奈的叹口了气

生日快乐!

今天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总感觉和往常不一样,俏如来再一次朝来人打了个招呼如此想到
俏如来摇了摇头,忽略掉那种感觉,正当他要离开尚同会时,突然看到群侠略为慌乱的跑进来了
“啊!盟主!”
“众人何事如此慌张?”
“盟主他他他!”众人纷纷慌张的指向了外面欲言又止
“俏如来!”
“这个声音是。。”俏如来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来是策君吗?怎会来此?”
公子开明半走半跳的进来了,还不忘朝群侠挥手打招呼“俏如来~今天本策君受邀来陪你哦”
“嗯?为何?”俏如来疑惑的问道
“这嘛。。嘿嘿”公子开明朝他眨眨眼,笑了笑“俏如来~你就麦多问咯,走吧走吧走吧”说着,半推半拉的把俏如来带走了
与此同时正气山庄
忆无心有些苦恼的看着自家爹亲和大伯因为摆放问题而吵起来,其实只是藏镜人单个的吵,不过确实在争论这个问题罢了
刘萱姑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好了,你俩别闹了,这里布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和无心两个人就好了,你俩就不要在这里捣乱了”说罢,半推半就的把这俩人轰了出去
史艳文摸了摸鼻尖,轻咳一声道“那个,小弟啊,我去厨房看看存孝火锅坐得怎么样了”说完,立刻跑到了后厨
藏镜人哼了一声便出了正气山庄
☆*☆*☆*☆*☆*☆*☆*☆*☆
一天下来,俏如来被公子开明拉到着又拉到那的,基本上就没歇过,另外公子开明嘴上也不闲着的在说,俏如来头一次觉得如此的累,比在海境的时候还要累
俏如来揉了揉额角说道“策君,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回去吧?”
公子开明拍了拍额头“啊!本策君突然想起来阿飘找我有事来着,我就先回去了,拜拜!再见!撒由那拉!!”说完,飞似的离开了
俏如来不禁捂住头“啊。。终于走了,头一次觉得世界竟然如此清净啊”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转身回正气山庄
☆*☆*☆*☆*☆*☆*☆*☆*☆
“我!回!来!了!”
“闭嘴!!”←众人
“你们意思嘛!本策君带着俏如来逛来逛去,跑来跑去的拖延时间,怎么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让我闭嘴是为虾米啊!!”
“因为你太吵!”剑无极拍了下他的脑袋“全部人加起来都没有你吵”
公子开明装作伤心的样子捂住了胸口“你你你!!你这样太伤本策君的心了,我现在就要告诉俏如来,你们唔唔!”话还未说完,就被一群人捂住嘴
“存孝!打晕扔客房去!”史艳文朝雪山银燕说道
“是父亲!”说完就做,雪山银燕立刻打晕了公子开明手劲还不小,抗到肩上小跑去客房,一把扔到了床上,顺便挂上了门
做完回来,正好看到俏如来往大厅走,雪山银燕放轻脚步,先一步跑到大厅“大哥,正往这边走!”
“快!都藏起来!”刘萱姑朝那边看了看,说完也藏了起来
俏如来回到正气山庄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大厅依旧灯火通明,俏如来知道家人都在等他回来,不禁加快步伐,谁知到了大厅里后却发现并没有人,俏如来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
藏在暗处的史艳文,偷偷的打了个手势,所有人都走出来,齐声说“俏如来!生辰快乐!”
俏如来突然愣住,直到刘萱姑上前抱住他才回过神“娘亲,今天。。原来是我的生辰吗?”
刘萱姑松开他朝他笑道“对啊,今天是你的生辰,精忠不记得了吗?”
俏如来难得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啊,确实不记得了,这几年来倒是忘了”
史艳文有些心疼的看着他“自从精忠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就越来越忙碌了,生辰也很少过了”
“麦多说别的了,俏如来要尝尝老大仔的风月无边吗?很好喝的”风逍遥靠在修儒身边拿着酒壶时不时地喝上一口
“风逍遥大哥你这样压着我很难受的”修儒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往旁边去了点“另外俏如来大哥也喝不得酒的”
风逍遥也不在意“那就算咯,本来老大仔不能来,让我拿风月无边当礼物的送给你的,你既然不喝,我就自己喝好了,俏如来生辰快乐,干杯!”
“老贼头啊,你可不能一个人独享,俏如来不喝还有我和笨牛呢!”剑无极拍了拍风逍遥的肩膀说道
“对了,俏如来啊,这个给你啊”剑无极突然想到什么,扔给了俏如来一个小盒子和一盒点心“我那个老丈人跑去东瀛了,赤羽也没时间来,我就来代替他们来了,那个小盒子温皇送的,没说是什么八成是蛊一类的东西,那盒点心是从东瀛带来的和点是赤羽送的”
俏如来看了眼手中的小盒子“嗯,替我谢谢温皇前辈还有赤羽先生”
剑无极摆了摆手抓着风逍遥喝酒去了
忆无心递过去一个石镯,上面带着浅浅的花纹很是好看“精忠大哥,这个是我找的很有灵性的石头,然后爹亲和我一起做的,希望精忠大哥你能喜欢”
“多谢你无心”俏如来收好这个手镯,朝她笑了笑
“精忠,娘亲替你做了件衣裳,你爹亲也有帮忙”刘萱姑拿着一件衣裳递给俏如来,又小声说“其实是你爹亲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就跟我一起做了这件衣裳”
俏如来看了眼神色不自然的史艳文,笑了笑说“嗯!多谢娘亲和父亲帮精忠做的这件衣裳”
“嗯,吃饭吧,要不然火锅该凉了”
“为什么又是火锅”
“去年同一锅,不要浪费”
“啊!!不应该啊!!!”

欢脱文我这是
俏俏生日快乐✧⁺⸜(●˙▾˙●)⸝⁺✧!!!

两只仓鼠(七)

忆无心(趴在它身边):黑白郎君?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有些不耐):闭嘴,睡觉!
忆无心(小声):可是我不困啊
忆无心趴在它身边盯了它一会儿,两只小爪子又戳了戳它,见它不理自己,有些失落
黑白郎君偷偷睁开眼睛看着它,心里一阵无奈,拍了拍它的小脑袋,伸出舌头替它舔毛
忆无心:唔。。。黑白郎君你醒了啊?
黑白郎君(舔毛):被你吵醒的
忆无心:我不是故意的啦,黑白郎君我也来替你舔毛吧
黑白郎君(停下舔毛,凑过去亲了它的小嘴巴):闭嘴
忆无心(脸红,把脸埋进木屑里):唔。。。。嗯
☆*☆*☆*☆*☆*☆*☆*☆*☆
仓鼠萌萌哒〃∀〃

缘呓寮

传说的传说,故事的故事。缘呓寮,有缘来聊,只要你想听,我们就有。百鬼夜行,半香一梦,续上一杯玄米茶,故事开始了。
☆*☆*☆*☆*☆*☆*☆*☆*☆
大家好,正如上所述,我们这个社团叫做缘呓寮,我们这里是一个做古风,怪谈,情感等的社团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妖怪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下载猫耳FM,搜索缘呓寮就有咯~
如果不嫌弃就请订阅关注我们吧(←_←好不要脸)
另不喜欢怪谈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AYP音乐基地或者是荔枝FM,各种情感短篇,总有一款合你的口味
☆*☆*☆*☆*☆*☆*☆*☆*☆
我们拼死招后期,群里后期实在是太少忙不过来,有的人还得上班上补习班,另外我们也招各种写手和CV哒
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是无偿的!!!毕竟是爱好的关系
另外我们这个社团大部分都是学生党,所以负担不起
如果想要有偿的会后期的大大们就不要来了,负担不起啊QAQQQQQ
如果有能来帮我们的,无偿的后期大大请戳我吧,有偿的后期大大就算了_(:зゝ∠)_
望求各位帮KKK!

缘呓寮

传说的传说,故事的故事。缘呓寮,有缘来聊,只要你想听,我们就有。百鬼夜行,半香一梦,续上一杯玄米茶,故事开始了。
☆*☆*☆*☆*☆*☆*☆*☆*☆
大家好,正如上所述,我们这个社团叫做缘呓寮,我们这里是一个做古风,怪谈,情感等的社团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妖怪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下载猫耳FM,搜索缘呓寮就有咯~
如果不嫌弃就请订阅关注我们吧(←_←好不要脸)
另不喜欢怪谈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AYP音乐基地或者是荔枝FM,各种情感短篇,总有一款合你的口味
☆*☆*☆*☆*☆*☆*☆*☆*☆
另外我们拼死招后期,群里后期实在是太少忙不过来,有的人还得上班上补习班
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是无偿的!!!
因为我们这个社团大部分都是学生党,所以负担不起
如果想要有偿的会后期的大大们就不要来了,负担不起啊QAQQQQQ
如果有能来帮我们的,无偿的后期大大请戳我吧,有偿的后期大大就算了_(:зゝ∠)_
望求各位帮KKK!

第五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第五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tag:分屁!不分(写虐)
千雪今天心情异常的开心,比以往还要开心,就算是那个目小温今天坑了他好几次也没有生气,依旧笑眯眯的
“好友啊,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开心?”
“今天是我和小叔在一起的第三年的纪念日,当然开心了”
神蛊温皇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递过去“好友啊,你看看你的样子”
千雪拿过镜子照了照“我脸上没有东西啊,你给我镜子做什么?”
从一旁走来的藏镜人看了他一眼,说“一脸蠢样”
“哇靠!藏仔你说什么?!我哪里蠢了!”
“嗳~好友他说的没错啊”
“靠北哦!连你也这么说!”
神蛊温皇拍拍他的肩膀“嗳~好友,吾只是阐述事实而已啊”
千雪拍开他的手“去去去,什么事实,你今天没去找那个火鸡吗?”
“赤羽大人他每天都在忙,我怎么能去叨扰他呢?”
“我见你平常挺喜欢去叨扰他的,工作每次都扔给酆都月和百里潇湘”藏镜人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好友你怎能这样说我呢?”
“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
神蛊温皇哑然,摇了摇头“好友啊,你这样可真是让我伤心啊”说罢,装模作样的捂住了心口
藏镜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
傍晚时分,千雪下班回家的路上买了一束花,打算送给竞日,推开房门却发现屋内一片漆黑“屋里怎么那么黑”扶着墙摸索着开了客厅灯,但并没有如愿的看见竞日的身影,只在桌子上看见了一张纸条。
千雪有些疑惑的拿起那张纸条,注视着上面的内容“小千雪,我有点事,办完就会回来,千万不要想我哦*^_^*”
“唉……”千雪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笑,压下在心头复杂的情绪“你要快点回来啊”
……
这已经是第20个电话了……接啊……“嘟……嘟……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不要挂机……”
“又没接啊,别把自己的身体忙坏了啊,竞日。”千雪挂掉了电话,情绪低落。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千雪眼前一亮,跑过去开门。
“千雪,我回来了。”竞日看上去有些疲惫。
“竞日你没事吧?是不是忙的太过了?休息会吧。”
“不了,我回来只是跟你说……”竞日有点难以开口。
“跟我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你……趁早忘了我吧!”说完,竞日孤鸣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竞日,你,你说什么……?”千雪愣在了原地,有点不敢相信……
千雪浑浑噩噩的就这样过了3天,竞日终于看不下去了
“小千雪,乖,好好睡吧。等你睡醒就会发现,这一切的一切终究只是一场梦罢了”竞日捂住他的眼睛,抱在怀中,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长时间的疲惫,使千雪放松下神经,抓着他的衣角逐渐睡着了
竞日垂下眼帘,颇为吃力的把他抱到沙发上,,掰开他拽住自己衣服的手,转身去屋里收拾东西了。
“小千雪,我……走了,忘了我吧”竞日拎着行李箱看着躺在沙发上睡得正熟的千雪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睡梦中千雪流下了泪,口中呢喃“竞日……”
……
“小千雪!我又回来了!”“你,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吗?回来干嘛!”“开个玩笑而已,小千雪你还当真了?”……
“竞日你……回来了啊……”千雪猛的坐起,看着漆黑的房间,苦笑了一声,原来只是……梦啊……跟你的那些美好时光……我忘不掉怎么办啊……
……
一个月……两个月……六个月……一年……
“竞日啊……已经过了一年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马上……就要结婚了啊,可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你的消息啊……你去哪里了……”
“老公,这是什么啊?”一个女子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
千雪接过那张纸,好奇的看了起来。
这是一张医院的诊断证书,上面明确的标注着“癌症晚期”,而下面的患者是——竞日孤鸣!
“什,什么!?竞日孤鸣有癌症晚期!?”千雪不敢相信的喊出声来。
“老公,竞日孤鸣是谁啊?”女子好奇的问。
“我有点事,先走了,一会就回来啊。”千雪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了外套,走出了家门。
“诶?哦,好吧。”女子奇怪的看了千雪一眼,也没说什么。
……
“你是说竞日孤鸣吗?他啊,在六个月前就死了。怎么了吗?”
“死了?!”
“是啊,已经被人带走入葬很长时间了,你是他的家属吗?没人告诉你?”
“……”
千雪没有回答,他现在整个脑子里都是竞日死了,没人告诉你,竞日死了,没人告诉你……
“他的坟,在哪?”
“就在×××”
……
千雪的手指触上了竞日的碑,就像竞日在自己面前,自己触碰他的脸颊一样,一滴泪滴落在土里“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分担。。竞日孤鸣!!!!为什么。。为什么啊!!!!”
雨,不知何时悄悄降临,千雪跪坐在地上,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靠着竞日的墓碑,又说出了自己曾经对他说的话——
“分屁,不分!”
☆*☆*☆*☆*☆*☆*☆*☆*☆
因为不会写虐什么的,所以去找会写虐的人来教的_(:зゝ∠)_

招后期

我依旧来招后期啊,我们是主要做广播剧和有声小说的
另外我们是无偿的,因为我们这个社团大部分都是学生党,所以真的负担不起
如果想要有偿的会后期的大大们就不要来了,负担不起啊QAQQQQQ
如果有能来帮我们的,无偿的后期大大请戳我吧,有偿的后期大大就算了_(:зゝ∠)_

第四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tag:网游、朋友变情人、ru(第三声)huan(第二声)

链接走评论

突然好想死一死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