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白

主cp恨心!!!!
主要雷史藏/藏史!!恨网/网恨!!酆温/温酆!!

突然不想写了,想弃坑成咸鱼,感觉是不是有很多人有这种想法,还是说已经实际了_(:зゝ∠)_

阴阳先生

阴阳勾玉(二)
第二天早上,忆无心起了个大早,失眠多天终于好好的睡了一觉,醒来时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洗漱完毕后,准备下楼去和易白卿打个招呼,谁知她刚一下楼就看见一个身着黑白二色古装的人,突然想起了之前碰到的黑白二色的人影的时候,吓得大叫起来
易白卿被着叫声吵醒顿时觉得烦躁,穿着睡衣脸色不佳的走出来,就看见忆无心脸色苍白,打了个哈欠不明所以的问道“哈~无心你怎么了?”
忆无心指着楼下坐在椅子上的“人”,嘴巴吓得都不利索了“他他他。。。。他就是那个老是跟在我身边的那个鬼!!!!”
此时那个鬼正抬头看过去,嫌弃的眼神快要化成实质,轻哼一声便不在看她
易白卿揉揉眼睛解释道“无心,你别害怕他又不会伤害你,况且他也是有名字的叫黑白郎君,你下楼可以和他聊聊天说不定能让他早点离开呢?”
忆无心害怕的看了眼坐在楼下椅子上的黑白郎君,咽了口唾沫“好。。。。好吧,我去试试”
易白卿笑了笑拍拍她的肩膀“嗯,加油我看好你,好了我再去睡会,哈~困死了”揉揉眼睛,朝忆无心挥挥手回到自己房间里睡回笼觉
忆无心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来,努力平息自己内心的忐忑,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走到头的时候,忆无心抓着扶栏小心翼翼喊道“那个黑白郎君?我们能。。。。能谈谈吗?”
黑白郎君瞥了眼忆无心,并没有给予回应,只是自顾自的摇着阴阳扇,喝着易白卿昨天倒给自己的凉茶
忆无心见他不理自己,在心底暗自为自己壮胆,缓慢的走到黑白郎君旁边,拉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又觉得哪点不对挪开了一点,又挪开了一点再挪开了一点
见她就快要挪到旁边的墙上时,黑白郎君冷不丁的开口道“小娃子,还想到哪里去,吾很可怕吗?”
忆无心猛的抬头看过去,又有些害怕的低下头,小声的说“不。。不是很可怕,就是。。就是感觉怪怪的。。。。罢了”
黑白郎君哼笑一声,道“哦?只是这样?既然如此为何离吾如此之远,吾又不会吃了你,如果吾想,跟在你身边的那么长时间了吾早就吃掉你了,那用得着等那么久”
忆无心汗颜的点点头把椅子挪到黑白郎君旁边,老老实实的坐下,逐渐的陷入沉默
忆无心低头看着手指,仿佛能变成花一样根本不抬头去看黑白郎君一眼
等易白卿睡醒来时已经中午了,等他洗漱好出来时发现那两个人,一个喝着茶另一个低头看着手指,嘴角抽搐几下,叹了口气走下楼梯,朝两人打个招呼“无心,黑白郎君,中午好”
忆无心抬头看去,朝易白卿笑了笑“易白卿中午好”
黑白郎君瞥了眼易白卿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回应
易白卿点点头坐在两人的对面“嗯,你们聊得怎么样?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绑定在一起了吗?”
忆无心有些疑惑的眨眨眼“绑定?什么意思?我和黑白郎君绑定在一起了?!”
“可以这么说”易白卿点点头一脸的你说的没错“所以,你们有明白是为什么吗?”
“呃。。。。我和黑白郎君并没有聊什么。。。。”
“准确的说是什么也没有聊”黑白郎君瞥了眼忆无心补充到
忆无心尴尬挠了挠脸颊呵呵的笑了几声“呵呵呵,有些尴尬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易白卿挑起一边的眉毛“我该说你什么好,你这样怎么好解决这个问题啊?”
“对不起”忆无心瘪瘪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算了算了,好好理理是怎么回事吧”易白卿无奈的叹了口气“哎,黑白郎君说他醒来的时候的一直跟在你身边,由此可见你身上应该有什么东西是他的寄所”看着忆无心有些茫然的表情,只好继续解释“比如玉啊什么的,懂?”
忆无心点点头,眨眨眼突然想到什么,翻找口袋很宝贝的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放在桌子上,易白卿探过头仔细一看,是一黑一白的勾玉,用粗糙的绳子绑在一起,形成阴阳太极图
“勾玉?哪来的?”易白卿戳了戳这个勾玉“做工不是很好,不过你倒是很宝贵它”
“嗯,这个勾玉从小就戴在我身边,至于是哪来的爸爸和妈妈只是说是在我周岁抓周的时候,抓到的不知道是谁放在那的,爸爸说我抓住这个后怎么都不愿意松开手”
“哦!仿佛感觉知道了什么,既然是这样的,按照。。。。”易白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书,吹去了上面的灰尘,又拿卫生纸擦了擦粗略的翻开一页“要按照姻缘的话,这是注定的”
忆无心眨眨眼朝一边歪了歪脑袋满脸的疑惑“哎?姻缘?我和黑白郎君?”
易白卿点点头“姻缘是天上的月老定的,至于为什么那你得去问问他了”转脸看向黑白郎君“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勾玉就应该是黑白郎君你的寄身之所了”
黑白郎君拿过桌子上的勾玉,放在手里仔细抚摸着“那么该怎么让我摆脱这个?”
“啊,这嘛。。。。有些麻烦啊,不过有个比较好的办法就是。。。。让你可以实质化”易白卿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果扔给黑白郎君“吃掉这个,你可以实质化一天,之后你俩就给我出去逛逛,我想想该怎么解决”
黑白郎君嫌弃的看着易白卿扔给自己的糖果,还是撕开包装袋吃掉糖果,甜腻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眉
忆无心左右看了看黑白郎君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区别,易白卿笑着提醒道“你看看地面是不是多了个影子?”
忆无心朝黑白郎君身后看去,明显多了个影子并且是连在黑白郎君脚上的“明明之前并没有的,易白卿你给黑白郎君糖果到底是什么?”
“就是普通的糖果啊”易白卿笑了笑“好了,既然如此你们就出去逛逛吧,顺便替黑白郎君买件衣服什么的,要不然别人会以为他在cos什么人物呢”
忆无心偷偷看了眼黑白郎君。。。。裸露的胸膛,脸红的转过脸“嗯,我知道了”
黑白郎君微微低头看到了忆无心通红的耳朵,不知觉的勾起唇角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再回来!”易白卿拽着两个人扔到外面,彭的一声关上门
忆无心和黑白郎君相互看了眼“黑白郎君,我们这是被赶出来了?”
黑白郎君没有回应她,自顾自的钻进了之前来的巷子里面
“哎!黑白郎君等等我啊!”忆无心跟着跑了进去
☆*☆*☆*☆*☆*☆*☆*☆*☆
就这样打卡!昨天打工被人赶回家了说我不活泼!不活泼!
好吧我确实不怎么活泼,但是我想接JP回家啊,咋办啊,嘤嘤嘤心累QAQQQQQ

阴阳先生

阴阳勾玉(一)
热闹的大街上人潮涌动,一个身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拿着一张纸条,反复打听着纸条上写的地址,很不幸,并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少女失落的朝那人道了谢,天色渐渐暗下来,淡淡的红晕爬上了天空的脸上,少女依旧没有找到这个地方
沿边乞讨的乞丐静静的看着少女失落的坐在花坛边上,站起身颤颤巍巍的走过去,偏头看了看它手上的纸条,带着嘶哑的嗓音开口道“小姑娘”
少女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回应道“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呵呵,小姑娘啊,是想找这个地方吗”乞丐呵呵的笑了道
“你知道这个地方吗?!”少女激动的站起身“你能带我去吗?!”
乞丐笑了笑“呵呵,小姑娘不要那么激动,这个地方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带你过去的,从这里向西走五百米,在向北走两百米,右转会有一个小巷口,走进里面你就可以看到你想找到的地方了”
“多谢!”少女诚心的向乞丐到了谢,攥紧手中的纸条按照乞丐告诉她的寻找那个地方
乞丐看着少女跑远后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颤颤巍巍的离开了,嘴里还呢喃着什么
“小丫头但愿还能再次看到你”
夕阳照在乞丐的身上长长的影子跟在后面显得他更加落寞
少女看着黑暗的巷子,有些害怕的后退一步,眼里带着些犹豫,但不知道想到什么小声的给自己说了句加油,大步的走进巷子里
少女摸着墙壁快步的走着,想尽早走出去,但是她没想到这个巷子会有那么长,走了十几分钟还没有走到头,少女停下脚步擦擦额角流出的汗,四周漆黑一片抬头看向天空,天已经暗下来了,少女咽了口唾沫继续快步走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前面隐隐有了亮光,少女看到了光源,平复了起伏不定的内心,也不管巷子里会不会出现什么也不管会不会有东西绊到自己,大步地朝光源处跑去
终于!出来了!少女弯着腰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喘息着,抬头看着光源处,是一家非常普通的小店,门口的白炽灯异常明亮,看得稍久眼睛就开始刺痛流出眼泪来
少女调节好自己的呼吸,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小店,门和窗户都关得死死的,周围墙壁被粉刷的漆黑,不起眼太不起眼了,一个不注意就会无视掉,如果不是门口的白炽灯大概不会有人注意到它
少女走上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内心忐忑的转动把手,推开了门,里面也是黑漆漆的“您好,请问有人吗?我来找易白卿先生”
突然之间,周围灯光亮起,少女找瞬间捂住了双眼,过了好一会后才放下双手,就见正对面坐着一个黑发黑衣的男子,很清秀的模样让人觉得很舒心,那人笑了笑问道“你好啊,这位美丽的少女请坐,请问你的名字是?”
“你好!我叫忆无心,因为某些原因所以来找你寻求帮助的”忆无心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有些忐忑的解释“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一直盯着我,睁眼看过去的时候有一个一黑一白的人影站在那,吓得我最近几天都没有睡好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上学的时候也有那种感觉,有时候走着走着会有水泼下来或者花盆掉下来,被小孩子捉弄什么的,父母最近都出差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并没有告诉他们,然后有朋友告诉我可能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然后推荐我来到了这”
“这样啊。。。。”易白卿思考了一下“哈,你不用担心,那个东西应该不会伤害你,大概只想待在你身边吧,要不然你也不能平安的站在我面前”
忆无心皱了皱眉头,点点头“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哈,问问他不就明白了吗”易白卿托着下巴笑到“要我现在把他喊出来吗?”
“不用不用,下次吧”忆无心有些害怕的摇了摇头
“逗你玩的,我看天色已晚,无心你在我这住上一晚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易白卿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扔给忆无心自己又拿出一颗扔进嘴角嚼了嚼
忆无心接过糖,想了想点头道“嗯,那就打扰了”
“呵呵,不碍事,客房在二楼右手边第一间,里面自带洗漱间”
“谢谢”
易白卿笑眯眯的看着忆无心“不客气,晚安祝你有个好梦”
忆无心点点头,转身走向二楼,只听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易白卿嚼碎了嘴里的糖咽下后,倒了一杯茶放在自己对面的位置上,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开口道“你好啊这位朋友,咱们来聊聊天怎么样?”
就见易白卿对面突然出现一个身着一黑一白古装服饰的男子,头戴日月珍珠冠,面为阴阳二色,手持阴阳扇,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哇呜,头一次看到身为阴阳二色的人,真是奇特啊”易白卿摸了摸下巴玩味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哈,偏话题了,不知阁下姓甚名谁,为何跟在忆无心身边?”
“哼!吾怎么会知道?!”那人没好气的说“在吾醒来之时就已经在那个小娃子的身边了,不能离开她周围五百米的地方”
易白卿挑起一边的眉毛“哈,别生气,在下易白卿不知阁下的名字是?”
“哼!吾名黑白郎君南宫恨”黑白郎君轻哼一声回答道
易白卿点点头“南宫恨?怪怪的,我称你为黑白郎君好了,你说你醒来就在忆无心身边,既然如此那她身上肯定有某个物品使你寄存在里面,至于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好了天色已晚早点休息吧,我也该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在说吧,晚安了黑白郎君”易白卿站起身朝他笑了笑就回房间里了
黑白郎君皱了皱眉头,轻哼了一声便消失了
☆*☆*☆*☆*☆*☆*☆*☆*☆
里面的易白卿是我自己植入的原创人物,其实也就是我自己啦,所以说各cp来一种故事,看看我会不会坑
半个灵异文的节奏

两只仓鼠(五)

忆无心:(两只小爪子抱着一颗瓜子啃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被盯烦了,有些无奈的看向它)忆无心,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忆无心:(停下啃瓜子的动作)嗯?我只是在看着你发呆啊,没有一直盯着你
黑白郎君:(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忆无心:(啃完瓜子,两只小爪子洗了洗脸,走过去趴到黑白郎君身上)黑白郎君,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做什么?
忆无心:你说主人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无聊呢(蹭了蹭黑白郎君的脖子)
黑白郎君:(觉得有些痒,往旁边挪了挪)无聊的话就去找事情做,那个小丫头最近打工去了,晚上才能回来
忆无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打工?主人打工做什么啊?
黑白郎君:她想买什么cos服,就去打工了,我看她做不了多长时间就得回来了
忆无心:唔。。。。应该不会吧,大概(从黑白郎君身上下来,趴在它的面前,鼻子对着鼻子)黑白郎君我也想去
黑白郎君:为什么?
忆无心:因为。。因为。。我也不知道
黑白郎君:那你说这个是为什么(蹭蹭它的鼻尖)
忆无心:(两只小爪子捂住脸,耳朵里面变的红红的,趴到它身边,窝成一团)那黑白郎君你为什么不让我去?
黑白郎君:(拍了拍它的小脑袋)你只需要待在我身边,知道吗?
忆无心:。。。。嗯o(*////ω////*)q
(累的半死的主人回来了:啊,我回来了(葛优瘫))
黑白郎君:(嫌弃的看了一眼)看到没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你去的原因
忆无心:(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如此啊
☆*☆*☆*☆*☆*☆*☆*☆*☆
终于写出来的仓鼠文,最近啥都不想写了,况且没脑洞也写不出来
打工回来累得半死,哎。。。。已经是条咸鱼了
让我瘫死在这里吧_(:зゝ∠)_

蟹牛车车车

哎,刚加一个群,就赶上了群里的文化大活动,我也是很崩溃的啊
昨天晚上赶出来的,第二棒是群里的咸咸,然后他们后面怎么写我就不问啦,略略略(〃ノωノ)
链接转评论

端午节安康!

#内有酆湘雷者慎哈#

“今天我们的俱乐部来了一名新成员,就是百里潇湘先生!欢迎加入!”俏如来拉了拉百里潇湘的衣袖笑着鼓掌
百里潇湘头一次加入这种俱乐部,很难得的红了脸颊,不过依旧平静的开口道“你们好,第一次加入还请多多关照”
众人纷纷鼓掌欢迎过后,赤羽信之介偷偷的拉着百里潇湘问道“百里你怎么突然进来了?”
“啊,之前和凤蝶聊天然后问我要不要进来,然后我就过来了”百里潇湘平静的回答
“原来是凤蝶吗”赤羽信之介揉了揉太阳穴又问“那酆都月知道你来了吗?”
听到酆都月的名字,百里潇湘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没有,我为什么要告诉他”
“你俩闹矛盾了?”赤羽信之介无奈的看了百里潇湘一眼心想:哎,一天到晚的闹脾气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
“没有,只是最近有些不想见到他而已”百里潇湘低头看着手机回道
赤羽信之介正打算说些什么,坐在不远处的刘萱姑朝他们喊道“赤羽先生,你俩聊什么呢?过来坐,我们讨论明天端午节要做什么”
两人相互看了眼,走过去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加入讨论
姚明月半倚在曼邪音的身上,神色慵懒的问道“端午节每次都会包粽子的,你们谁会包粽子?”
众人相互看了看,只有刘萱姑点了点头说“包粽子我会的,我可以教你们”
“那既然这样,母亲就麻烦你教我们了”俏如来笑着看向刘萱姑“那我们先去买材料吧,回来在做”
众人点头表示同意,出去买完各种材料回来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了
刘萱姑拿着粽叶说“洗好糯米和粽叶了,现拿三片粽叶,卷成一个圆锥形,在往里面装些糯米,再放进一颗蜜枣或者咸肉,然后用糯米覆盖住,就这样围起来留下一个小尾巴別过来,用棉线绑好系上”一个小三角形状的粽子出现在刘萱姑的手上“这样就包好了,很简单的,你们也试试吧”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
每个人都做好了,刘萱姑看着他们手上各种奇怪造型的粽子,表示:我内心也是崩溃的
刘萱姑无奈的揉了揉额角,继续细心的教他们,经历了无数次的耐心教导后,终于!他们的粽子能看了!
起码糯米都包住了不会露,也不会煮不熟就是了,外观什么的可以无视的,真的!
众人煮了自己的劳动成果,大约一小时后,众人都品尝到自己做的甜粽子和咸粽子,表示无一人死亡,掌声鼓励!

☆*☆*☆*☆*综合场☆*☆*☆*☆*☆
端午节当天上午,忆无心,姚明月和刘萱姑三人包着粽子(昨天包的粽子那些人全吃光了,表示只能再包了)
煮了一锅粽子后,三人分别尝了一个,没问题后,喊了在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三个人过来吃
刘萱姑和忆无心偷偷的把姚明月做的粽子捡出来,全放在罗碧的盘子里
刘萱姑:虽然尝过了没问题,但是为了保险起见绝不能祸害到自家那位!
忆无心:虽然对不起爸爸,但是为了南宫恨的人身安全,爸爸您就牺牲一下吧,反正也有抗体了
二人挑完之后相互看了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罗碧的盘子递给他
看到紫色棉线的粽子,罗碧嘴角抽搐了一下,立马就明白是自家那位做的
姚明月靠在罗碧身旁笑道“罗碧,我可是包了好长时间的,你一定要吃光光哦”
“啊,我会的。。。。”(如果我吃了一口不会死的话,我会的)后面那句话,罗碧选择咽进肚子里,手颤抖的用剪刀剪掉棉线,解开绿色的粽叶露出里面的糯米,样子意外的不错就是味道。。。。
史艳文站在一旁拿着手机,已经按好了120,时刻准备着打电话叫救护车
南宫恨挑起一边的眉毛,看了眼罗碧表示同情,随手拿过自己盘子里的粽子慢慢吃着
罗碧平静的拿起筷子,咬了一口粽子,正常的味道让罗碧放下心来,嚼了几下咽下去“唔。。。。味道不错”
史艳文松了口气,手一滑按了拨号键,一脸懵逼的眨眨眼,对面立刻接听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史艳文!藏仔是不是又食物中毒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手滑按错了,抱歉”史艳文尴尬的笑了几声解释着
“靠北啊!藏仔居然没有吃大姐的东西吗?!”千雪不相信的问
“吃了是吃了,但是小弟他还好好的,弟妹这次做的东西以外的可以吃,小弟他没事你放心好了”
“哇靠!!真的吗?!”千雪不可置信的说“大姐厨艺正常了啊,那没事我就先挂了啊”
“小千雪,我来给你送粽子了,这是我自己包的哦。哎?小千雪在和谁聊天啊?*^_^*”竞日孤鸣拍了拍千雪的后背问道
“哇!王叔你什么时候来的!”千雪当即吓了一跳
“刚刚哦*^_^*”竞日孤鸣笑着说“姚明月的粽子我也有吃哦,味道挺不错的*^_^*”
“不是吧?!你居然还好好的!”千雪立马拉着竞日孤鸣的手左看右看
“小千雪不要那么担心嘛,宣姑教的哦,不会有问题的*^_^*”
“你什么时候和刘萱姑扯上了?”
“加入俱乐部的时候*^_^*”
“俱乐部?什么俱乐部?”
“这嘛,我不能告诉小千雪哦,这个是秘密*^_^*”
“。。。。”
“呵呵呵,小千雪端午节安康*^_^*”
“。。。。嗯,端午节安康”
☆*☆*☆*☆*☆*☆*☆*☆*☆
酆湘场
百里潇湘从俱乐部回来后,又包了一次粽子,自然晚饭也是吃粽子的,剩下的就扔冰箱里冻着了
房间里冷冷清清的,百里潇湘早早的洗漱好,拿着各种客户资料和笔记本到书房整理着,想尽早弄完赶紧休息
十一点十分的时候,放在一旁的电话响起,百里潇湘看了眼来电人,揉了揉额角,拿起手机接听电话“喂!任飘渺你有何事?”
“呵,百里你的口气不要那么冲嘛,我想告诉从明天起你可以在家休息一个星期再回来”
百里潇湘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反正你一年到头也没怎么休息过,当做给你的端午节假期礼物咯”
“你真有那么好心?”
“啊,其实是赤羽大人让我给你放假的,至于为什么他只是说你太辛苦了”
百里潇湘沉默了一会“既然如此,就替我谢谢赤羽先生,客户资料明天我会让哑剑残声送过去的,先挂了”也不等对方说什么直接挂断电话
看了眼还有一点就要完成的资料,揉了揉眼睛继续整理
手机提醒十二点休息时,百里潇湘也整理好资料了,收拾好放在一边,合上笔记本,回到房间休息
酆都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随便煮了碗面吃,轻轻的推开房门,见百里潇湘已经睡着了,快速的冲洗一下,自己上床准备休息
掀开被子躺在百里潇湘身旁,百里潇湘向来浅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酆都月的时候,带着浓厚的鼻音说“嗯?酆都月?你回来了啊”
“嗯,我回来了”酆都月亲了下他的嘴唇,搂进怀里
百里潇湘仰头看着他,砸吧砸吧嘴,蹭蹭他的下身“酆都月,我想要了”
“嗯?不累吗”酆都月眼神暗下来,手从他衣服下摆伸了进去,轻轻摩擦他的腰际
“怎么?你不想?”百里潇湘伸手摸了摸他已经挺立的下身,恶劣的捏了几下,换来几声粗重的喘息声
酆都月抓住他作乱的手,欺身压上“好,我现在就满足你”俯身吻住他的嘴唇,开始了应有的动作
——车车车——
由于二人有些放纵,导致百里潇湘第二天才睡醒
☆*☆*☆*☆*☆*☆*☆*☆*☆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到底在写啥?我真的是在写端午节吗
算了我放弃了写不下去了,写崩了写崩了,酆湘第一次写,写的我尴尬症都犯了
话说千竞应该没崩吧?应该没崩吧?!
好吧我知道崩了,咱憋说_(:зゝ∠)_
另外那三个cp甜在哪里自己找找吧,我也不知道在哪,我已经是条咸鱼了(望天)

因为术法引发的两场事故

注意是两场事故,另外这个是借MrFerret大大的图梗来写的,有授权的!
这个是MrFerret大大的图链接http://mrferret.lofter.com/post/1e8d1b_f1412a0
如果点不开我就转评论
以下是文
“碰”的一声,突然出现两个人影站在忆无心面前,忆无心皱了皱眉头挥散了面前纷飞的尘土轻咳两声“咳咳!黑白郎君?你还好吗?”
逐渐的灰尘散去,看向对面的人,忆无心吃惊的后退两步,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黑。。黑滤滤?!白烁烁?!真的是你们吗?!我是不是在做梦?”
黑龙憨厚的笑了笑“石头仔真的是我们啊”
白狼傲娇的哼了一声“怎么?你不相信是我们吗?”
☆*☆*☆*☆*☆*☆*☆*☆*☆
啊,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原因是因为燕驼龙教无心学习某种术法,本来忆无心是对着一颗树练习的,谁知道黑白郎君突然走出来术法直接打在他的身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
忆无心慢慢走到他们的面前,伸手轻轻的摸了摸二人,真实的触感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突然伸出手拥抱他们,嚎啕大哭起来“唔。。黑滤滤白烁烁真的是你们。。我。我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们了。。呜呜呜。。没想到我们还可以见面。。我好想你们啊呜呜呜”
黑龙拍了拍她的后背温柔的轻声安慰道“石头仔不哭了,我们又不是见面了吗”
白狼看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有些红了眼眶装作恶狠狠的样子说“哼!有什么好哭的!我们又不是死了!”
忆无心渐渐的停止了哭泣,朝他们笑了笑,紧紧的抱着他们不撒手“黑滤滤,白烁烁我好想你们”
黑龙温柔的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嗯,石头仔我们也很想你,那么长时间没见面了,石头仔你长高了也更漂亮了”
“哼!我看还和以前一样没区别”白狼瞥了眼忆无心脸上出现淡淡的红晕心照不宣的说
忆无心开心的笑了,揽着二人的手臂坐在石椅上说“黑滤滤白烁烁我给你们说说你们离开之后的事情吧”
黑龙点点头安静的看着她说,白狼只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却偏着耳朵仔细的听着
三人就这样聊了许久,其实都是忆无心在说另外两个人在听
“原来中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啊”黑龙听完有些感叹的说道
“对啊,现在的中原比过去平静不少”忆无心笑着说
黑龙白狼两人相互看向忆无心异口同声的说“这次见到石头仔/忆无心你我们已经很开心了,术法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我也该变回去了”
忆无心眨眨眼有些不舍“我们还会见面吗?”
黑龙白狼同时揉了揉忆无心的脑袋“我们一直都在”
“碰”的一声白雾升起,一个黑白分明的人站在那里看着她“见到他们很开心?”
“当然很开心了,毕竟他们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啊”忆无心擦擦眼角,抱着黑白郎君的腰整个人埋进他的怀里
“嗯”黑白郎君回抱着她静静的站着,淡淡的夕阳打在二人的身上显的异常的安宁
☆*☆*☆*☆*☆*☆*☆*☆*☆
几天后,忆无心再一次因为一次术法失误把自己变到了十二岁的时候的样子
小小的人儿站在黑白郎君的面前,伸长手拽着他的袖子,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小嗓音喊道“黑白郎君!”
“小丫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黑白郎君皱起眉头
“之前燕驼龙前辈教我的术法出了错,燕驼龙前辈说得过几天才能变回去!”忆无心有些辛苦的仰头看着黑白郎君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断了
黑白郎君不耐烦的哼了一声,拎起忆无心抱在怀里“真是麻烦的小丫头”
于是黑白郎君开始了自己辛苦的奶爸生活
什么?你说藏爹呢?你确定要藏爹出来吗?不要对吧?好的你不用说了没错就这样

无心变小的第一天ヾ(Ő∀Ő๑)
黑白郎君抱着忆无心四处寻找高手时,路过的江湖群侠看到忆无心震惊的表示:黑白郎君什么时候有孩子了啊?!!!!!
于是这个八卦立马传遍江湖,甚至江湖里的各个说书先生已经说出无数个版本的故事了,但是正和高手打的高兴的黑白郎君并不知情,揍完一个人之后,抱着忆无心继续去往别的地方

无心变小的第二天ヾ(Ő∀Ő๑)
等黑白郎君知道这个流言的时候,这个流言在苗疆都已经传开了,各种故事已经有了N个,不过黑白郎君表示不在乎,依旧的打打人,逗逗忆无心,除了有的时候那个男人经常的会有的问题解决不了外,还是挺好的

无心变小的第三天ヾ(Ő∀Ő๑)
今天黑白郎君过的稍微有些辛苦,上午忆无心去买糖人的时候,被某些恋童癖的人给迷晕带走了,又被下了X药,看着怀里面色红润,又因为无意的触碰轻声呻吟的的忆无心,并且无意识的在自己身上乱蹭,顿时觉得下身开始发涨,看着忆无心瘦小的身体,努力平缓自己内心,加快步伐,来到湖边,把忆无心的衣服脱的只剩下亵衣,自己也褪去衣物抱着忆无心坐在湖水中,平复体内的燥热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忆无心身上的热度降了下来,黑白郎君看着熟睡的忆无心,站起身把她抱回马车内,用内力烘干她的亵衣,拿过自己的外衣替她盖好,自己则去洗漱一番才回到马车内

无心变小的第四天ヾ(Ő∀Ő๑)
在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后,黑白郎君简直要把忆无心绑在自己身上生怕一个不留神她又被别人给带走了,不过也没人敢在他面前抢人啦
忆无心眨眨眼表示自己也很迷茫,只记得自己昏迷的时候突然觉得非常热然后又不热了,再然后自己就醒了
每次想问的时候,黑白郎君总是转移话题,不过无心是乖孩子不会多问哒!(Σ( ° △ °|||)︴哎?等下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啊?无心你咋了啊?!)
“最近小丫头好像越来越幼稚了”黑白郎君盘膝坐在马车上看着抓着蝴蝶的忆无心“因为变小的缘故吗?啊!真是麻烦啊!”

无心变小第五天ヾ(Ő∀Ő๑)
黑白郎君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忆无心,忆无心也回看过去,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直到到了魔门世家两人才停止这样的幼稚行为
黑白郎君抱着忆无心下了马车走进魔门世家,燕驼龙正在打扫院子,看到黑白郎君走进来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说“人老了受不了刺激,是无心出了什么事情吗?”
“小丫头不知道为什么心智也在倒退!”黑白郎君皱着眉头看着忆无心伸手抓自己头上的发冠
“不可能啊!这个术法只会让人变小不会倒退心智啊,是哪里出错了吗?”燕驼龙抓了抓脑袋有些为难“我去查查书,看看怎么解决”
黑白郎君抱着忆无心坐在里面的椅子上,不耐烦的等着
约莫等了半个时辰,燕驼龙终于拿着一本书出来了“找到了找到了,之前无心施展的术法缺少一项步骤因而心智年龄一起倒退了,不过一开始心智倒退的时间比年龄倒退的慢一些而已,不过要解决也是很简单的”
燕驼龙把书放到一边,口念咒语双手合十快速的做出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法,最后做出一个结指向忆无心
“碰”的一声,忆无心眨眨眼低头看了看自己,惊喜的喊道“我变回来了!多谢你燕驼龙前辈!”
燕驼龙偏头看了眼黑白郎君,默默别过脸看向忆无心“无事,是我一开始疏忽了”
忆无心还想说些什么,被黑白郎君无情的打断“既然小丫头恢复了,我就带她离开了”说完,抱起忆无心走出魔门世家
燕驼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哎,罗碧有这样的女婿也是难为他了”
“黑白郎君!放我下来啊!”忆无心脸红的在黑白郎君怀里挣扎着“我现在可以自己走了,放我下来!”
黑白郎君不满的哼一声:还是小时候的小丫头比较听话,不过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只好不情愿的把忆无心放下来
“对了,黑白郎君我倒退心智的时候,都做了什么啊?”忆无心眨眨眼好奇的问
黑白郎君弹了下她的额头“抓蝴蝶,求抱抱,举高高,各种各样的”
忆无心红了脸颊“不是吧,我真的有这样吗?”
黑白郎君看着她红红的脸蛋刚才的不满瞬间一扫而空,心情愉悦的拍了拍她头上的白色绒毛“嗯”
“好。。好吧”忆无心突然有种想捂脸的冲动“咳咳,好了咱们走吧”忆无心爬进马车里面,坐在角落努力平静自己的内心
黑白郎君摇着阴阳扇,突然想起来某个人的一句话:真是愉悦啊
☆*☆*☆*☆*☆*☆*☆*☆*☆
好,终于写好了!我淡定了,不过感觉ooc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ヾ(Ő∀Ő๑)
然后顺便艾特一下 @MrFerret 大大(〃ノωノ)

我要写虐文

我要写虐文,我要写虐文,我要写虐文
啊,虐文怎么写啊,根本只会甜的和温馨的,我也想写虐的啊QAQQQQQ

五二零快樂!

“南宮恨,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憶無心挽著南宮恨的手臂笑吟吟的看著他
“嗯?什麼日子?”南宮恨看了她一眼,繼續挑著家具
憶無心有些生氣的鼓起包子臉“今天是五二零啊!你不知道嗎?”
南宮恨把視線從各種大床上轉移到憶無心的臉上“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日子有什麼特別的嗎?”
“五二零就是我愛你的意思嘛,你居然說不知道!”憶無心鼓著包子臉,氣呼呼的說著
南宮恨瞬間明白了,有些好笑的捏了捏她鼓起來的小臉“怎麼?想讓我對你說我愛你是嗎?”
憶無心臉紅的拍開他的手,嘴裡小聲嘀咕“是又怎麼樣啦?你會說嗎?”
“真是個小丫頭”南宮恨伸手抱著憶無心的腰,寵溺的看著她“憶無心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憶無心我愛你,五二零快樂”
憶無心愣愣的看著他,南宮恨也不說什麼也靜靜的看著她,眼裡的寵溺簡直要溺死她了
等她終於回過神時,臉突然爆紅,害羞的捂著臉,有些語無倫次“我我我,你你你,你怎麼會。。。。”憶無心平靜下內心的心情,看向南宮恨“南宮恨,我也愛你!五二零快樂”
南宮恨笑著捏了捏她的耳垂,俯身親了下憶無心的額頭“嗯,我也是”
☆*☆*☆*☆*☆*☆*☆*☆*☆
“喂!羅碧,今天你不打算對我說什麼嗎?”姚明月側躺在沙發上看著準備出門的羅碧
“嗯?說什麼?”羅碧轉過頭看向姚明月有些疑惑
姚明月起身走到羅碧面前,雙手叉腰的看著他“你說說什麼啊!今天是五二零你說呢?!”
“都老夫老妻了需要說嗎”羅碧無奈的看了眼氣呼呼的姚明月
“要,當然要啊!你不說我就不讓你走了!”姚明月撒嬌似的摟住他的脖子,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一陣亂蹭,蹭得羅碧身下都起反應了
“明月聽話從我身上下來,我今天有事”強忍著要把她推倒就地正法的想法,難得一次溫柔的哄著她
姚明月故意似的蹭了下羅碧的那個位置“我不,你不說我就不下來”
被蹭到那一出,整個人仿佛被電流電到一樣,怕忍不住只好妥協“我說,我說,明月我愛你,五二零快樂”
姚明月聽到那句話就像一個小孩得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一樣笑得開心,雙手摟地更緊了對著羅碧就是一個深吻,羅碧稍微有些愣神,但是他很快的就回吻過去
一吻結束時,姚明月調整下自己的呼吸,看著羅碧深情款款的說“羅碧,我也愛你”
本來就被挑逗的差不多了,這句話更讓他按捺不住了,橫打抱起了姚明月走回臥室,關上門就開始了他們的和諧運動
☆*☆*☆*☆*☆*☆*☆*☆*☆
史艷文看著坐在沙發上看著書的劉萱姑,歎了口氣心想道:宣姑。。。。她會來和我說嗎,還是我自己先去說啊,萬一沒說好,宣姑不高興了怎麼辦
對此路過的史仗義表示:MDZZ,是男人就上去說啊
史艷文:等等!仗義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又一個路過的史精忠:父親你的想法全寫臉上了,話說母親不是說好最近要出去了一段時間嗎,您還不去說嗎?
史艷文立馬轉頭看向劉萱姑,劉萱姑身旁確實有一個行李箱,這才突然想起來宣姑最近要去旅行,自己沒時間只能她一個人去了,史艷文有些懊惱的抓了抓頭髮,現在和宣姑說要和她一起去旅行還來得及嗎
史精忠/史仗義:。。。。
見自家兩個兒子朝自己扔了四個衛生球就走了,只好自己去說了
史艷文坐在沙發的另一邊“宣姑,今天是五二零”慢慢的蹭到劉萱姑身旁
“五二零?”劉萱姑想了想“噢!艷文五二零快樂啊!”
“嗯,五二零快樂宣姑,還有就是我愛你宣姑”史艷文默默伸手抱著劉萱姑朝她溫柔的笑著
劉萱姑輕輕的靠在史艷文的胸膛上,靜靜的說“嗯,艷文我也愛你”
過了良久,史艷文突然開口道“宣姑啊,我現在說有時間陪你一起去旅遊還來得及嗎?”
劉萱姑聽了,覺得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呵呵呵,當然來得及啊”
史艷文立刻站起來,快速的去房間收拾行李後,對劉萱姑笑著說“宣姑,咱們一起去”
劉萱姑站起身提著行李箱,笑道“好,我們一起去,時間差不多了,咱們走吧”
史艷文笑著拉著劉萱姑的手,離開了
史精忠和史仗義表示:父親/老傢伙那麼像一個小孩子啊-_-||
☆*☆*☆*☆*☆*☆*☆*☆*☆
不知道到底甜不甜,反正自己覺得夠膩歪的了,那什麼,五二零快樂啊!ヾ(Ő∀Ő๑)

恨心相性一百問(後五十題)

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憶:攻受?我經常聽飛淵提起過
白:啊,通俗的點講就是在做AI的時候誰上誰下
憶:(臉紅)這個。。這個。。
恨:我上她下
白:不愧是恨爺(臉皮就是厚啊)

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恨:因為我是她的郎君
白:這個理由也是可以的

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恨:你說呢?(看向憶無心)
憶:啊,這個。。。。下一題!

54.初次H的地点?
恨:幽靈馬車
白:哇,一開始就是車震啊!

55.当时的感觉?
恨:不錯
憶:特別疼!

56.当时对方的样子?
恨:(舔舔下唇)很誘人
憶:(捂臉)臉紅沒敢看

57.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恨:她一直睡到晚上
憶:很累啊
白:恨爺有些猛啊

58.每星期H的次数?
恨:不定

5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憶:(搶著說)現在這樣就好了!

60.那么,是怎样的H呢?
恨:普通的那種
白:我以為恨爺會有很多想法嘞
恨:想法有,前提是小丫頭能得受住
白:也是哈

61.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恨:脖子
憶:耳朵和小腹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憶:脖子
恨:很多
白:哇嗚~😏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恨:把持不住
憶:嗯。。。。很性感

64.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恨:當然
憶:(小聲)挺。。挺喜歡的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恨:幽靈馬車,還有黑水城她的房間裡
白:感覺幽靈馬車要哭了啊

66.您想尝试的H地点?
恨:如果可以,天允山挺不錯的

67.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恨:後

68.H时有什么约定么?
恨:沒有
白:無心不會提要求嗎?
憶:提了也沒用
白:。。。。

69.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恨:無
憶:沒有沒有

70.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憶:反對,這樣兩個人都不會開心吧?
恨:不同意,有能力就去追回來,沒能力只有懦夫這樣做,滿足自己的需求心而已

71.你觉得对方属于饥渴型吗
憶:他。。。。還好
恨:不是

72.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憶:無論之前之後都會
恨:不會

73.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憶:拒絕!果斷拒絕!況且我也沒有那種朋友!
恨:沒有,黑白郎君從來沒有朋友

74.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憶:就那樣吧
恨:(勾唇笑了笑)自然是擅長的

75.那麽对方呢
憶:嗯,挺擅長的
恨:尚可

76.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憶:他不說話最好,每次說都羞死人了!
恨:自然是希望她多喊我幾聲郎君了

77.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憶:我不想回答(捂住通紅的臉)
恨:她在我身下咬唇呻吟的樣子,很好看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憶:不行
恨:不可以

79.您对SM有兴趣吗?
恨:可以嘗試一下
憶:還是算了吧

80.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憶:那我八成是懷孕了
恨:那她有可能是懷孕了

81.您对强奸怎麽看?
憶:做這種事的人,要去坐牢
恨:下流之人做的下流之事

82.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憶:第一次做的時候,特別疼

83.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恨:嗯,正氣山莊的假山那吧
白:我貌似知道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藏爹又得喊了

84.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恨:之前她中媚藥的時候

85.那时攻方的表情?
恨:沒什麼表情,壓著她就做了

86.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憶:這倒沒有,他還是很溫柔的
白:恨爺意外之情啊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白:沒有還什麼表情,下一題!

88.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憶:現在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恨:沒有

89.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白:對於上一題的回答,咱這題跳過,下一題!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恨:有用過水果什麼的

91.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憶:那次他回來的時候
恨:我回來的時候

92.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憶:一直都是
恨:嗯

93.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憶:臉頰,還有嘴唇
恨:臉頰吧

94.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憶:臉頰
恨:額頭,臉頰還有嘴唇

95.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憶:喊他郎君
恨:在重一些

96.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憶:腦袋一片空白
恨:什麼也沒想

97.一晚H的次数是?
恨:三四次吧

98.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憶:他幫我撕掉,明天換一身新衣服(扶額)

99.对您而言H是?
憶:兩個人愛啊
恨:兩個人的感情好不好

100.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憶:黑白郎君我第三個願望就是希望我們要永遠在一起,還有我愛你
恨:黑白郎君允諾你的要求了
☆*☆*☆*☆*☆*☆*☆*☆*☆
寫完啦,寫完啦,可以寫別的了(*๓´╰╯`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