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晕的咸鱼白小卿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嗨嗨,又一次来宣群惹~~
貌似群里的人最近很忙呢,所以趁现在就在招一批新人啦!!
我们这里不严,待人友好,进群在一星期内交戏200+
除“巍澜,楚郭”其他cp请随意~
楚姐晚上日常深夜骰子,最近新加了惩罚,貌似玩的挺开心。
欢迎大家来玩,感谢!!!!
另,群号放在评论,方便大家复制。

【而且悄咪咪说一句,群里沈教授又多 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沈教授居然那么多,之前刚来的时候我自己都吓一跳呢。】

段子

我续写一下上次那个,突然感觉,官逼同反啊。
两人手牵手(误)回到了丛波家中,林静如同主人般,躺在了沙发上,看着丛波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递给自己一罐。
丛波:说吧,你要跟我说些什么。
林静:.....如果我说我没想好,你会不会揍我。
丛波:我不会揍你。
林静:那就好那就好,你还是有人性的嘛。
丛波:滚,我会揍死你。
林静:别呀,你看我今天那么失落可怜,忍心揍我吗?
丛波:你别说....我还真忍心。
林静:别别别,咱不开玩笑了,咳,今天找你确实有个重要的事要跟你说的。
丛波:你说,我听着。
林静:其实...我...我...
“铃铃铃”不知丛波的手机不适时的响起,打断林静将要说出的话,丛波看了林静一眼,走到外面接电话了。
林静:原来,天也不想让我说出那句话吗.....那我就写下来好了。
林静掏出手机,在微信上打出一大段话发给了丛波。丛波接完电话就看见微信的提醒消息,来信人显示的是林静。
丛波:你离那么近给我发什么消息的啊?
林静:呃....这你别问了,你先看看我发了什么。
丛波:嘿,你这家伙,今天怎么那么奇怪。
带着疑惑,点开了来信消息,满满一屏幕的字,还不带标点符号,看得丛波有点晕。好不容易仔仔细细看完全部,丛波内心有些复杂。
林静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自然攥着衣角,丛波看着他忍不住笑。
丛波:你这什么意思。
林静:就...就那个意思呗。你答应了?
丛波:我...考虑考虑。
林静:也行,是我太着急了。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你了,我..我就先回去了?
丛波:.....嗯,要我送你吗?
林静:不用了,用不着那么麻烦,那..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记得早点睡。
丛波:嗯,路上小心。
☆*☆*☆*☆*☆*☆*☆*☆*☆
至于林静写了什么,我怎么可能写出来呢,太长啦!
好的,依旧还是有后续的,至于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啊

段子

丛波:哎,你和那个家伙怎么了?
林静:谁?哪个家伙,什么怎么样了?
丛波:当然是那个叫沙雅的姑娘啊,你们俩怎么样了啊?
林静:......并没有怎么样,我只是单相思而已,她有喜欢的人。
丛波:呃....别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要不然我帮你介绍几个和她一样类型的给你?
林静:你就别调侃我了,她今天回去,所以我才把你喊出来的。
丛波:....你这话怎么感觉我跟备胎一样。
林静:你这么一说还真像,哈哈哈哈。
丛波:去你的吧,行了,看你今天失恋的份上我就陪陪你好了。
林静:其实我也算不上失恋。
丛波:嗯?什么?
林静:没..没什么,走去你家,咱俩来好好谈谈吧。
丛波:你谈就谈,跑我家干嘛!
林静:这你就别问了,走吧走吧。
丛波:行行行,走吧。

林静站起身,伸手拉住他的手把人从椅子上拽起来。丛波想把手从林静手里抽出来,但是他的力气好大,看了看周围也没什么人,也就随他去了。

林静:如果这家伙知道我要做什么,会杀了我吧?还是先瞒着吧。
☆*☆*☆*☆*☆*☆*☆*☆*☆
嗯,因为没得看只能自割腿肉,但没想好写什么,所以暂时撸个段子好了_(:зゝ∠)_
话说感觉这个段子写的毫无cp感,暂时这样吧😂

嗯,私设
百里潇湘未死失忆,去当了个酒楼老板,某一天遇见酆都月。
突发奇想,不要在意。
酆都月路过这家酒楼,惯性的朝酒楼走去,却突然停下来看着大厅里的白衣男子。那男子正拎着一坛酒与大厅那些人一起饮酒,欢笑声不绝。
酆都月看了他一会,抬腿走进酒楼内,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来不动了,直愣愣的看着走进来的那个人。
酆都月也没觉得尴尬,走到柜台前付了银钱,向人要坛酒带走。坐在柜台后面的人没动,反而看向了正在喝酒的白衣男子。那人将酒坛放下,开口道:“去,给这位客人拿坛酒,别耽误人时间。”
酆都月看着人,问道:“你是酒楼老板?”
那人笑着点点头,“正是,怎么这位客人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在下酆都月。”
“......百里潇湘。”
良久,相顾无言,抱着酒坛走过来的店小二打破这尴尬的氛围,“客官,您要的酒,请拿好。”
酆都月接过酒坛,朝人点点头,转身离去。
坐在百里潇湘身边的人见他还未回神,忍不住问道:“老板,您和那位认识?”
百里潇湘点点头,“嗯,那当然...不认识。”
“那您还看那么久?”
“闭嘴喝你的酒吧。”百里潇湘拎起酒坛,转身朝楼上走去。
从那以后,酆都月没隔几天都会去酒楼里买一坛酒回去,渐渐的酒楼里的人都认识他了,见他来都会抓过来聊上几句。
百里潇湘见他来也会调侃他几句,但这人倒没什么情趣,冷着一张脸,百里潇湘也就没什么兴趣调侃他了。
直到,酆都月知道百里潇湘准备娶媳妇的时候,表情难得变了一下,当然只是一瞬间。
大婚当天,他没有去只是抱着酒坛喝酒,第二天他在去酒楼的时候,正见百里潇湘拉着一个挽着妇人发髻的人的手,笑着给她介绍这些人都是谁。
百里潇湘见酆都月走进来,笑着招呼他。酆都月看了那妇人一眼,算不上多好看,只能算得上是清秀,说话的时候柔柔弱弱的很是羞涩,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有点不习惯吧。两人站在一起很是适合,自己站在他们身边,反而格格不入。
自从那以后,酆都月再也没去买过酒,一开始百里潇湘也奇怪过,但很快就遗忘了。
桃花林深处,一白衣男子拎着酒坛走到一块墓碑前,将酒坛放在一旁,掏出两个红玉的酒杯,斟满酒,男子拿着一杯酒撒在了墓碑前,另一杯则是被他拿在手里,却不曾喝下。
男子静静地靠在墓碑旁,逐渐睡去,墓碑上写着几个字,百里潇湘之墓。
☆*☆*☆*☆*☆*☆*☆*☆*☆
好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什么,可能单纯想虐虐嘟嘟月?
哎,也很希望潇湘能就这么幸福的退隐啊,可惜不存在的。

全职猎人语C群,因为人少少少少少少少少的狠,所以我在这扯一个群宣。
希望有人来吧,或者帮忙推荐一下,感谢大家了。
群聊号码:483773626

端午安康(下)

续接上回,让我们继续往下看

——月修——
咳,该人士也是被逼着吃粽子而被救护车抬进医院,不过两者不同的是,一个是消化不良,而这个是因为躲避吃粽子自己从窗户外跳出去了!!
大概是被逼怕了忘记自己家住三楼,还好只是轻微骨折。虽然如此之后的住院期间,该人士依旧被强制喂了粽子。

——炽曼——
曼邪音双手环抱在胸前,静静地看着炽阎天,说道:“炽阎天你吃不吃。”
“如果我说不吃你会打我吗?”炽阎天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她。
曼邪音挑了挑眉,“我不会打你,我只会让你滚出去。”
“那我还是吃好了。”炽阎天朝她笑笑,拿起筷子几口吃完了盘子里的粽子。
曼邪音点点头,“吃完你自己收拾,我先回房了。”说完,起身回到房间。
炽阎天小声嘟囔几句,端起盘子往厨房走去。

——玄欣——
玄狐戳了几下看起来让人没什么食欲的粽子,抬头看了看正笑着看着自己的常欣,乖乖的把盘子里的粽子吃完,吃完还不忘夸常欣几句。
常欣笑着凑过去亲了亲玄狐的脸颊,“好吃就行,虽然这个粽子真的让人觉得是黑暗料理。”
玄狐勾了勾唇角没说话,继续拿粽子吃。

——觞渊——
飞渊端着盘子把粽子递给坐在对面的北冥觞,“阿觞啊!来吃粽子!这是我亲手做的哦!你看我还替你剥好粽叶了!”
北冥觞勉强保持住脸上的笑容,僵硬的接过粽子,看着盘子里的粽子真是不想吃下它,因为这个让他想到了之前飞渊跟着视频做的蓝色的可乐鸡翅,那个真是让人不言而喻啊。
飞渊看他站着不动,喊道:“阿觞!你怎么了?怎么不吃啊?”
北冥觞回过神朝她点点头,“啊,没什么,我现在就吃。”
北冥觞看着粽子,心想:‘这是飞渊做的,我一定要吃下去,不能浪费飞渊的一片心意!’这么想着,略微颤抖的拿起筷子,硬着头皮吃了下去。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北冥觞笑着对飞渊说:“很好吃。”
“嘿嘿,果然我还是有做饭的天赋哒!!”
“嗯。”

——酆湘——
酆都月看着桌子上的粽子,盘子边还贴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酆都月,我今天出差,这是我做给你的粽子,记得吃完,顺便把盘子洗了。
酆都月撕下纸条看完上面写的什么就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端起盘子将已经变凉的粽子重新热了一下。
当剥开粽叶,看见里面的粽子时候,动作僵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吃完粽子,把盘子拿去厨房洗干净。

——禅锦——
“烟霞这粽子是不是坏了,怎么是这个颜色的。”一步禅空看了看盘子里的粽子问道。
“当然不是坏了,只是加了点颜色而已,没毒的,不信你尝尝看,挺好吃的。”锦烟霞笑着解释道。
一步禅空抿抿嘴,拿起筷子夹着粽子吃了一口,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几口便把粽子吃完了。
“这粽子虽然长得很让人没有食欲不过味道不错。”
“嗯哼。”

——岚灵——
月牙岚小口小口的吃着粽子看着爱灵灵喂着坐在自己对面一脸不情愿吃着粽子的月牙城。当爱灵灵终于喂完最后一口时,月牙城立刻跳下椅子跑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月牙岚看着爱灵灵气呼呼的样子无奈摇摇头,吃完粽子将盘子端去厨房洗干净。

☆*☆*☆*☆*☆*☆*☆*☆*☆
好!终于搞定!写着写着越来越短😂
就这样啦,迟到的端午安康,迟到的,大家节日快乐啊!!

端午安康(上)

咳咳,还记得上次端午节的时候,贤妻俱乐部做的事情吗?今天他们又一次聚在了一起,你觉得他们还会再做粽子这样没新意的东西吗???
不!
他们是会继续做的,不过稍微有点不同,至于哪里不同让我们看看贤妻的丈夫们看到粽子是怎么样吧!
当天,史家内,史艳文,罗碧和南宫恨三个人围坐在桌子前,看着自己面前的粽子不知道该怎么下口。
说不好,也不是,味道很香,让人很有食欲的那种,但样子就让人没有任何吃下去的感觉了。在他们面前的粽子,是正常的形状,颜色却是渐变的蓝色,中间还能看见露出来的内陷儿,不得不说很好看的颜色,但谁知道吃下去会不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看着那三个女人期待的眼神,这三个男人相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对于史家现在的情况,另外几家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只是态度不同罢了。

——千竞家——
千雪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蓝粽子,又看了看满面笑容的小叔,有些迟疑的开口:“小叔,你确定不是把墨水给倒进去了吗?为什么这个粽子是蓝色的?你确定吃了不死人吗?”
竞日孤鸣笑眯眯的解释着,“小千雪你放心好了,我可是按照料理视频上学的,完全没有倒入你所说的蓝墨水之类的防腐剂哦~”
“黑暗料理的视频吗?另外墨水应该不是防腐剂之类的东西。”千雪扶额,一点也不想去看他面前的粽子。
“小千雪要相信我,这个绝对没有毒,不行你尝尝看啦,或者你闭上眼吃。”竞日孤鸣朝他眨眨眼,见他依旧犹豫不决,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说:“小千雪我可是做了好久好久的,况且也不能随便浪费食物啊。”
千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啦好啦,我吃就是啦!”说完,拿起筷子夹起粽子,闭上眼睛咬了口,嚼着嚼着睁开眼睛看向竞日孤鸣,“味道不错,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黑暗。”
“对嘛,我一开始可是尝过的,小千雪快吃,还有好多呢!”竞日孤鸣笑着从厨房端出一口锅,把里面煮好的粽子给他看
千雪愣了下,喊到:“哇靠!不会都是我吃吧?”
“小千雪,不能浪费粮食啊!”
“我@✘#*-^........”

——温赤家——
神蛊温皇用筷子戳了戳粽子,看向赤羽问道:“赤羽先生,我最近什么都没有做,你为什么要毒死我?”
赤羽挑了挑眉毛,道:“如果我要毒死你还要等到现在?”
“那你给我吃这个粽子做什么?”
“做给你吃的啊。”赤羽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继续说:“当然不吃也行,这一个月别想进我房间了。”
“当然要吃了,信做给我的怎么能不吃呢。”神蛊温皇笑着把粽子全部吃了下去,把空盘子拿起来给他看,道:“咳,我吃完了。”
“嗯。”赤羽点点头,忍不住笑了。

——梁莫家——
“前尘,我一定要吃吗?”梁皇无忌可怜巴巴的抱住莫前尘的腰问道。
“吃,必须吃,不吃我做给你干嘛?”莫前尘推开扒在自己身上的大家伙,“赶紧吃了,要不然等会就凉了。”
梁皇无忌不情不愿的坐在椅子上,用筷子使劲的戳这个粽子。莫前尘看着他幼稚的模样忍不住笑,把笼子从他手里拿过来,道:“行了,我喂给你吃,别再戳了。”
梁皇无忌点点头,张开嘴示意他喂给他,莫前尘笑着把粽子一点点喂给他吃,粽子不大梁皇无忌没吃几口就已经没了。莫前尘空出的手,伸过去捏了捏梁皇无忌的脸,笑着端起盘子走到厨房洗盘子去了。

——空网——
“吃。”网中人把剥好的粽子端到史仗义面前,顺便递了双筷子给他。
史仗义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粽子,“这是...粽子?”
网中人看了他一眼,史仗义看出了他眼中写着“明知故问”四个字,看着粽子又忍不住说:“你确定可以吃吗?”
“怎么不能吃了?”网中人翻了个白眼,继续道:“你不吃也得吃,听见没有。”
史仗义咽了口口水看着网中人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只得硬着头皮把这个粽子吃了下去,良久才开口道:“这个粽子....味道还不错。”
“哼。”

——苍俏家——
两个人对坐在桌子前看着盘子里的粽子相顾无言,良久,苍越孤鸣开口道:“咳,精忠这个粽子是.....”
史精忠把盘子往他那边推了推,“这是我之前做的粽子 你要尝尝看吗?我试过了很好吃。”
苍越孤鸣指了指粽子,“啊,当然,但这个颜色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
“呃....特殊料理,无害的。”俏如来朝他笑笑。
苍越孤鸣点点头,把盘子里的粽子吃了个干净。

——蟹牛家——
“烛九阴,来尝尝我给你做的粽子,很好吃”史存孝端着一锅粽子走出来,放在桌子上,示意他吃粽子。
烛九阴拿了个粽子剥开粽叶看到里面的粽子动作僵了下,见史存孝看过来,朝他笑笑,若无其事的吃着粽子,吃完说道:“很好吃,存孝你自己学的吗?”
史存孝拿了个粽子边剥边说:“跟妈妈她们一起学的,感觉还不错。”说完,咬了口粽子,脸颊鼓鼓囊囊的很可爱。
烛九阴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史存孝看向他眼里带着疑惑,烛九阴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吃粽子。

——剑蝶家——
因为某个家伙,说该粽子不能吃,被凤蝶强行塞了好几个粽子进肚子里,因为吃太多导致消化不良,被送进医院吊水中。

☆*☆*☆*☆*☆*☆*☆*☆*☆
不行了,先这样,剩下的明天写,写累了_(:зゝ∠)_

父亲节快乐

——藏爹场——
忆无心手里抱着一个礼盒,悄咪咪凑到罗碧身后,冒出来站在他跳到他身前把礼盒递到他面前喊到:“爸爸!父亲节快乐!!”
罗碧吓了一跳,笑着揉了揉忆无心的脑袋,接过礼盒,“嗯,谢谢你无心。”
忆无心笑眯眯的看着他,催促道:“嘿嘿,爸爸快拆礼物快拆礼物!”
罗碧笑着点点头,拆开包装,就见里面放着一件白色体恤衫,体恤上秀气的楷体写着“忆无心最爱的爸爸”。罗碧为愣但眼里的笑意更浓,“无心,这字是?”
“这是我找学校里的会毛笔的老师然后教我写的,爸爸开心不?”
“哈哈哈,开心,这是爸爸收到的最棒的父亲节礼物了,谢谢你无心。”
“爸爸开心就好。”

——spa场——
史精忠、史仗义和史存孝三个人站成一排挡在史艳文的身前,三个人拿出三个礼炮对准史艳文,拉开绳子,就听“碰”的一声,礼花炸开,史艳文身上挂满了彩纸,,史艳文还为开口问怎么回事,就见三个人起开口道:“父亲/老家伙/爸爸,父亲节快乐!!”说完,三个人扔掉礼炮集体跑走,留下史艳文楞在原地。

——温皇and赤羽场——
温皇懒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凤蝶走来走去,“凤蝶啊,今天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凤蝶停都没停继续忙自己的事,边开口道:“你想说什么?”
温皇翻了个身,“凤蝶啊,我养了你十几年你难道不想对我说些什么?”
凤蝶停下动作看着他“你是指我为什么那么多年没有控诉你对我的压迫?”
“凤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你不好吗?”
赤羽围着围裙走出来,说道:“如果你不是每天这样躺着的话,倒也是可信的。”
凤蝶跟着点点头,继续忙活自己的事,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对了,今天是父亲节,赤羽先生父亲节快乐。”
赤羽愣了愣,随即笑出声:“呵,谢谢你凤蝶,不过我算是知道刚才温皇的意思是什么了。”
温皇撇撇嘴,“赤羽先生还真是.....”
“噗,主人你也是,父亲节快乐。”
“哈,真的是....”

——狼主场——
七巧拿支花蹦蹦跳跳地跑到千雪身前,把花花送给了他.......身旁的竞日孤鸣,“竞日叔叔花花送给你!还有,爸爸父亲节快乐!”
竞日孤鸣笑眯眯的接过花,千雪捂脸闷声道:“明明是我,为什么把花送给小叔。”
“可能是我比较受欢迎吧。”竞日孤鸣把七巧抱到怀里,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七巧笑得更开心了。
“这个理由真是让人生气啊。”千雪撑着脑袋看着他们忍不住笑了。
☆*☆*☆*☆*☆*☆*☆*☆*☆
呃.....大概就这些了吧,不太记得了😂

金光网游(五)

金光网游(五)
因为今天见了许久不见的好朋友,忆无心在上游戏的时候,语气好到不能在好,虽然平常也很好啦但是今天意外的更好了,以至于在连续恐吓她的白狼被反吓到了
私聊
白狼:...你怎么了?
石头仔:我好好的啊*^_^*
白狼:是...是吗?
石头仔:白狼我们一起去做任务吧*^_^*
白狼:哼!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做任务?
石头仔:因为白狼你很厉害啊*^_^*
白狼: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带你去做任务吧╯^╰
石头仔:好!谢谢白烁烁*^_^*
白狼:白...白烁烁?什么鬼名字,不要乱喊!!
石头仔:可是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啊(。í _ ì。)
白狼:哪有很适合啊?!!下次不要乱叫了!!
石头仔:好吧,白烁烁(。í _ ì。)
白狼:你!!!!
白狼:哼!!!算了,懒得跟你这个小娃子计较╯^╰
石头仔:我就知道你白烁烁最好了(。>∀<。)
白狼:哼!走吧!带你做任务!
☆*☆*☆*☆*☆*☆*☆*☆*☆
忆无心笑眯眯的看着一个衣服头发全白的游戏人物带着一个头上戴着草帽的小萝莉打怪升级,看着看着,突然发起呆来,就连咚咚咚的敲门声也没有听见
罗碧敲了半天门见并没有回应,便推开门,探头一看就见自家女儿看着电脑屏幕发呆,罗碧摇了摇头心想:怎么改无心这老是发呆的习惯呢?
“无心?在看什么?”
“啊?爸!我在玩游戏呢。”
“游戏?”罗碧站到她身旁,弯下腰看着电脑屏幕,觉得这游戏有些眼熟“这是什么游戏?”
“金光XXXXX,蛮有意思的,而且很好玩。”
“金光XXXXX?好耳熟啊,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那不是你之前玩的那个游戏吗?那么快就忘了啊?”姚明月倚靠在门槛上,双手环胸看着他们
“原来是那个游戏啊,怪不得那么熟悉。”罗碧点点头,“话说,你过来干嘛?”
“我过来喊你们吃饭啊!刚才让你去喊无心,结果等半天不见都你俩下来,我就自己来喊你们了。”姚明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罗碧摸了摸鼻尖“咳,我不小心忘记了,走吧无心去吃饭了。”
忆无心点点头,“噢,我知道了,我跟朋友说一声。”
罗碧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立马凑过去,问道:“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男生,就是平常组队打游戏的朋友啦。”忆无心往旁边侧了下,发了个消息给白狼后,看到他回了消息,才把耳机摘下来,看向罗碧。“爸,走了吃饭了,等会妈又要来喊我们了。”
罗碧看了眼电脑屏幕点点头,和忆无心一起下楼。
☆*☆*☆*☆*☆*☆*☆*☆*☆
当晚,某帮会因会长突然失踪帮会三大护法.....咳咳,三大魔尊被一堆事务被气到炸裂。
【闼婆尊】曼邪音:那个臭小子到底去哪?!!!这家伙跑就跑了,居然把妖神将也给带跑了!!!!他们俩到底想干嘛!!!
【牛头尊】荡神灭:你就少说点话多做点事不行吗??!!!等会,谁又把我头衔改成这个了啊!!!
【炼狱尊】炽阎天:想想都知道是谁改的,行了与其说这个,还不如想想解决怎么和中原那边的帮会战。
【闼婆尊】曼邪音:根据之前的消息,默苍离正在教导俏如来,就是那个一下子K·O帝鬼的那个家伙,不过最近好像消失了,连带这那个奶爸冥医也跟着不见了。
【炼狱尊】炽阎天:啊,这么说来,最近苗疆也在为帮会会长的位置开始纷争啊,原会长貌似被北竞王这个人给拉下去了。
【闼婆尊】曼邪音:对啊,不过原帮主的候选人再夺回中。
【阿鼻尊】荡神灭: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闼婆尊】曼邪音:白眼.jpg你天天跟恋红梅谈情说爱,怎么可能知道。
【帮众】路人甲:闼婆尊你不也天天跟炽阎天打情骂俏的吗?
【闼婆尊】曼邪音:发火.jpg我什么时候跟炽阎天打情骂俏了啊?!
【帮众】路人甲:怂.jpg明明就有。
【炼狱尊】炽阎天:安抚.jpg好了好了,曼曼别生气了。
【闼婆尊】曼邪音:炽阎天,不许这么叫我!!!
☆*☆*☆*☆*☆*☆*☆*☆*☆
我真的是把我老底都给翻出来了,存稿什么的,现在真的是一点都没剩了😂

恨心同居三十题(四)
发文它说有敏感词发不出去!!所以换图好了,话说我这哪有敏感词嘛,我可是个好孩子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