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两只仓鼠(十)

两只仓鼠(十)
之网中人的暂居③
主人:早上好!(蹲在笼子边看着它们)怎么都不理我,算了你们睡吧,我出去了
忆无心悄咪咪的睁开眼睛,舒舒服服的在黑白郎君怀里伸了个懒腰:黑白郎君,早上好
黑白郎君蹭了蹭它:闭嘴继续睡觉
忆无心打了个哈欠往它身边挤了挤继续睡觉
一旁的网中人已经醒了,它和别的仓鼠有些不同,别人仓鼠是白天睡觉晚上玩,它是白天玩晚上睡觉,一开始小空本来和其他仓鼠一样,结果时间长了作息时间就变得和网中人一样了。也是因为这样,网中人的主人才把它带回家的
网中人从食槽里扒拉出一颗模样饱满的瓜子,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比之前的瓜子还要好,网中人偷偷的咽了口水,抱起瓜子啃了起来,啃了一会露出瓜子仁,网中人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果然。。。。味道一级棒!
忆无心被瓜子的香味给拨弄醒了,噔噔蹬跑过去看到网中人啃着瓜子,也忍不住扒拉出一颗瓜子啃起来,时不时瞄一眼网中人的瓜子
黑白郎君是被特别响的啃瓜子声吵醒的,它看向声源处不禁有些黑线,两只鼠周围堆满了啃剩下的瓜子壳,还有明显增加的趋势
忆无心见黑白郎君醒来了,啃完瓜子,从食槽里抱出一颗瓜子跑到黑白郎君身边,抱这颗瓜子塞进它怀里:黑白郎君给你吃,这个瓜子可好吃啦!我特意给你留的!
黑白郎君看了看怀里的瓜子,又看了看忆无心盯着自己的眼睛,抱着这个瓜子啃起来。。。。味道确实不错
忆无心见他啃得特别快,笑嘻嘻的说:好吃吧?我刚才和网中人都吃好多了,我把看起来最好的瓜子留给你了!
黑白郎君啃完瓜子,亲了忆无心一下,顺便蹭了她一嘴的瓜子碎,忆无心红了脸拱进了它的怀里
(主人回来的时候:嗯??!!!我才出去多长时间,怎么都吃完了?!难道是多了一只鼠的原因?)
☆*☆*☆*☆*☆*☆*☆*☆*☆
感觉小网跟打酱油一样😂
马上让小空把他带走〃∀〃

缘呓寮

缘呓寮
  传说的传说,故事的故事。缘呓寮,有缘来聊,只要你想听,我们就有。百鬼夜行,半香一梦,续上一杯玄米茶,故事开始了。

  我们这里是一个做古风,怪谈,情感等的电台节目,还有很多等你发现哦.这里长期招收各种有实力的人,不管你是萝莉还是御姐,不管你是正太,还是糙汉,只要你声音独特,有一颗决心,我们这里就欢迎你.
广泛招收:
策划
文案(广播剧文案and小说写手)
导演
cv
后期(音频后期音频后期音频后期,不招收视频后期)
外宣
外联(不急招)
美工(主招图片后期,手绘板绘等)
这里写一下对于cv和写手的要求
1.普通话过关,有特点有戏感
2.拒绝娘苏玻璃心,能够保证不拖稿严重,有一定的写文经验
3.要有决心,不撕逼
欢迎大家订阅我们的公众号 :AYP音乐基地

审核群:652453257

金光小区—1

“南宫恨!!!!你给老子出来!!!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
“哈!!!要打便来!!我还怕你不成?!!”
就见两人摩拳擦掌正要打过去时,电梯“叮”的一声响了,电梯里走出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女
两人回头看去,纷纷僵住了身体,少女眨眨眼“爸,你们在做什么?怎么都站在门口啊?钥匙没带吗”
罗碧一改刚才的凶神恶煞的模样,朝她温柔的笑了笑“无心你回来了啊,我们没做什么就是聊聊天而已”说着,瞪了南宫恨一眼,南宫恨有些不爽的点点头
“这样啊,那你们慢慢聊我先进屋写作业了”忆无心朝南宫恨笑了笑,开门进屋
两人相看两厌,哼了一声,各自回到自己家中
(两家住对门,所以才会天天吵啊|・ω・`))
忆无心进了屋,就看见姚明月翘着腿涂着指甲油“妈,我回来了”忆无心放下书包朝她说道“刚才爸是不是又和南宫恨吵起来了?”
姚明月抬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继续涂指甲油“嗯,吵了几句就没声了,八成见你来了就没有继续吵了,每天都得吵一遍他们也不嫌烦”姚明月涂完指甲油甩了甩手“今天我带你出去吃饭,等会想吃什么?”
“不带爸他一起去吗?”
“不用管他,今天让他去你大伯家蹭午饭,你去把书包放下,我带你出去”
忆无心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里放书包,心里想着:爸是不是又惹妈生气了,哎
罗碧进来屋就看见姚明月一手拿着包一手牵着换好常服的忆无心准备出去“大中午的,你们要去哪?”
“我带无心出去吃饭,顺便带无心去游乐场玩玩,学校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今天就不去了反正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午饭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无心走了”说完,拉着忆无心就出去了
罗碧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回过神来发现她们已经走了好时间了“今天又得去史艳文家蹭饭了,他们不会又吃火锅吧”罗碧摇摇头,拿了钥匙关上门坐电梯到史艳文家
刘萱姑开门见罗碧站在门口“罗碧来了啊,快点进来吧,是不是明月又带无心出去了啊,真的是等她回来我得去说说她,存孝再去拿一双碗筷”
“好!”
“小弟啊,坐这里啊”史艳文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椅子,朝他笑着
罗碧无视掉他坐在了史精忠的旁边,看着桌子上的火锅嫌弃道“为什么,你们今天又在吃火锅,大热天的不难受吗”
史仗义咬了咬筷子说“哼,早知道又吃火锅我就应该去网中人家里吃饭的,况且这火锅都吃好长时间了,你们不腻吗?”
“二哥,不能随便浪费粮食”史存孝看着俏如来说道
史仗义看着自家小弟摇了摇头“我在这里,那是史精忠,小弟你又忘戴眼镜了”
史存孝眯起了眼盯了好一会才看清楚“抱歉大哥,我搞错了”说着把碗筷放在史艳文的面前“哎?叔父你已经有碗筷了啊?”
“存孝,你叔父在那边”史艳文朝那边指了指
“抱歉,父亲”史存孝走过去把碗筷放在罗碧的面前“叔父,碗筷给你”
罗碧点点头“嗯,你还是赶紧去把眼镜戴上吧”
史存孝点点头,回到房间把眼镜戴上,才回来坐下吃饭

与此同时,姚明月那边
西餐厅里
姚明月拿着刀叉动作优雅的切着牛排,同在这里吃饭的男人都时不时往姚明月这边看,姚明月并没有在意他们,忆无心也习惯了这种视线,小口小口的吃着牛排看着姚明月“妈,等会我们去哪啊?”
“不是说带你去游乐园玩吗,怎么不想去吗?”姚明月放下刀叉拿餐巾纸擦了擦嘴,托着下巴看着她“要不然咱们去逛街?”
“那还是去游乐园吧”忆无心立马摇了摇头,她还记得之前去陪她逛街的时候,脚都磨起泡了
姚明月点点头,本来就是陪她出来玩的,她想去哪就去哪好了“那等你吃好我们就过去?还是等一会再去?”
“等一会再去吧,外面也是蛮热的”
“嗯,也行,你慢慢吃不着急”
“。。。。。。哦”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子,开个新坑欢迎大家一起来跳坑啊

两只仓鼠(九)

两只仓鼠(九)
之网中人的暂居②
主人:无心,黑白郎君,小网我回来了
忆无心扒在笼子边上仰头看着她,黑白郎君趴在一旁睁开眼睛看了看继续睡觉,网中人坐在食槽旁啃着瓜子,咔嚓咔嚓响
主人(伸手把忆无心捞起来蹭了蹭):啊,果然还是无心对我好啊
忆无心也蹭了蹭:主人也好
主人(把忆无心放回去):小网,你家主人照看小空去了,所以你就要在我们这住上几天了,你们不要打架啊(换了换鼠粮和水,离开了)
忆无心爬到网中人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它:网中人,最近你要和我们住一起了,还请多多关照啊
网中人啃完瓜子,拍了拍忆无心的小脑袋:嗯
黑白郎君把忆无心抱怀里,拍开网中人的爪子:哼!不准你碰
忆无心眨眨眼,有些生气,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小爪子戳了戳他的脑袋:黑白郎君不能这样,网中人可是我们的新朋友啊!这样做不好的!
黑白郎君顿时觉得有些委屈,刚才嚣张的气焰都被忆无心戳没了,狠狠的瞪了网中人一眼就走开了
忆无心看他这样子也消了气,朝网中人说了声抱歉,就跑回去安慰黑白郎君了
网中人从食槽挑出一颗瓜子慢慢啃着:挺有意思的,小丫头这次没白送我来

两只仓鼠(八)

两只仓鼠(八)
之网中人的暂居①
忆无心站起身,用两只小爪子扒拉着食槽,从里面抱出一颗瓜子慢慢的啃着,边啃边蹭到黑白郎君身边
忆无心:黑白郎君,黑白郎君我刚才听主人说要替给我们认识一个新朋友哦
黑白郎君(不耐烦):啊,是吗
忆无心(高兴的点点头):嗯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呢
黑白郎君:大概很快了吧
一只手捧着一只棕色的小仓鼠,小心翼翼的放了进来
主人1:无心和黑白郎君这个是小网哦,你们不要打架听到吗?
主人2:小网,我带小空去医院了,你要好好的待在这里啊
主人1: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走吧
(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笼子里三只鼠,相顾无言
忆无心(眨眨眼,爬到网中人面前,把小瓜子递给它):你好,我叫忆无心,你叫什么啊?
网中人(接过小瓜子,朝它点点头):我叫网中人,谢谢你无心
忆无心(红了脸,嘿嘿的笑):嘿嘿,不用谢,网中人你声音好好听啊
黑白郎君(不爽的把忆无心抱在自己怀里):哼!网中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网中人(翻了个白眼):臭小子生病了,小丫头怕我一个人无聊,就把我带来你们这了
黑白郎君(朝它呲了呲牙):嘁!等那家伙好了就赶紧走,别来妨碍我们!
网中人不甘示弱的也朝它呲了呲牙,转身趴在一角就不在理它了
忆无心看了看黑白郎君,又看了看网中人,有些的无奈的叹口了气

生日快乐!

今天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总感觉和往常不一样,俏如来再一次朝来人打了个招呼如此想到
俏如来摇了摇头,忽略掉那种感觉,正当他要离开尚同会时,突然看到群侠略为慌乱的跑进来了
“啊!盟主!”
“众人何事如此慌张?”
“盟主他他他!”众人纷纷慌张的指向了外面欲言又止
“俏如来!”
“这个声音是。。”俏如来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来是策君吗?怎会来此?”
公子开明半走半跳的进来了,还不忘朝群侠挥手打招呼“俏如来~今天本策君受邀来陪你哦”
“嗯?为何?”俏如来疑惑的问道
“这嘛。。嘿嘿”公子开明朝他眨眨眼,笑了笑“俏如来~你就麦多问咯,走吧走吧走吧”说着,半推半拉的把俏如来带走了
与此同时正气山庄
忆无心有些苦恼的看着自家爹亲和大伯因为摆放问题而吵起来,其实只是藏镜人单个的吵,不过确实在争论这个问题罢了
刘萱姑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好了,你俩别闹了,这里布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和无心两个人就好了,你俩就不要在这里捣乱了”说罢,半推半就的把这俩人轰了出去
史艳文摸了摸鼻尖,轻咳一声道“那个,小弟啊,我去厨房看看存孝火锅坐得怎么样了”说完,立刻跑到了后厨
藏镜人哼了一声便出了正气山庄
☆*☆*☆*☆*☆*☆*☆*☆*☆
一天下来,俏如来被公子开明拉到着又拉到那的,基本上就没歇过,另外公子开明嘴上也不闲着的在说,俏如来头一次觉得如此的累,比在海境的时候还要累
俏如来揉了揉额角说道“策君,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回去吧?”
公子开明拍了拍额头“啊!本策君突然想起来阿飘找我有事来着,我就先回去了,拜拜!再见!撒由那拉!!”说完,飞似的离开了
俏如来不禁捂住头“啊。。终于走了,头一次觉得世界竟然如此清净啊”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转身回正气山庄
☆*☆*☆*☆*☆*☆*☆*☆*☆
“我!回!来!了!”
“闭嘴!!”←众人
“你们意思嘛!本策君带着俏如来逛来逛去,跑来跑去的拖延时间,怎么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让我闭嘴是为虾米啊!!”
“因为你太吵!”剑无极拍了下他的脑袋“全部人加起来都没有你吵”
公子开明装作伤心的样子捂住了胸口“你你你!!你这样太伤本策君的心了,我现在就要告诉俏如来,你们唔唔!”话还未说完,就被一群人捂住嘴
“存孝!打晕扔客房去!”史艳文朝雪山银燕说道
“是父亲!”说完就做,雪山银燕立刻打晕了公子开明手劲还不小,抗到肩上小跑去客房,一把扔到了床上,顺便挂上了门
做完回来,正好看到俏如来往大厅走,雪山银燕放轻脚步,先一步跑到大厅“大哥,正往这边走!”
“快!都藏起来!”刘萱姑朝那边看了看,说完也藏了起来
俏如来回到正气山庄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大厅依旧灯火通明,俏如来知道家人都在等他回来,不禁加快步伐,谁知到了大厅里后却发现并没有人,俏如来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
藏在暗处的史艳文,偷偷的打了个手势,所有人都走出来,齐声说“俏如来!生辰快乐!”
俏如来突然愣住,直到刘萱姑上前抱住他才回过神“娘亲,今天。。原来是我的生辰吗?”
刘萱姑松开他朝他笑道“对啊,今天是你的生辰,精忠不记得了吗?”
俏如来难得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啊,确实不记得了,这几年来倒是忘了”
史艳文有些心疼的看着他“自从精忠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就越来越忙碌了,生辰也很少过了”
“麦多说别的了,俏如来要尝尝老大仔的风月无边吗?很好喝的”风逍遥靠在修儒身边拿着酒壶时不时地喝上一口
“风逍遥大哥你这样压着我很难受的”修儒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往旁边去了点“另外俏如来大哥也喝不得酒的”
风逍遥也不在意“那就算咯,本来老大仔不能来,让我拿风月无边当礼物的送给你的,你既然不喝,我就自己喝好了,俏如来生辰快乐,干杯!”
“老贼头啊,你可不能一个人独享,俏如来不喝还有我和笨牛呢!”剑无极拍了拍风逍遥的肩膀说道
“对了,俏如来啊,这个给你啊”剑无极突然想到什么,扔给了俏如来一个小盒子和一盒点心“我那个老丈人跑去东瀛了,赤羽也没时间来,我就来代替他们来了,那个小盒子温皇送的,没说是什么八成是蛊一类的东西,那盒点心是从东瀛带来的和点是赤羽送的”
俏如来看了眼手中的小盒子“嗯,替我谢谢温皇前辈还有赤羽先生”
剑无极摆了摆手抓着风逍遥喝酒去了
忆无心递过去一个石镯,上面带着浅浅的花纹很是好看“精忠大哥,这个是我找的很有灵性的石头,然后爹亲和我一起做的,希望精忠大哥你能喜欢”
“多谢你无心”俏如来收好这个手镯,朝她笑了笑
“精忠,娘亲替你做了件衣裳,你爹亲也有帮忙”刘萱姑拿着一件衣裳递给俏如来,又小声说“其实是你爹亲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就跟我一起做了这件衣裳”
俏如来看了眼神色不自然的史艳文,笑了笑说“嗯!多谢娘亲和父亲帮精忠做的这件衣裳”
“嗯,吃饭吧,要不然火锅该凉了”
“为什么又是火锅”
“去年同一锅,不要浪费”
“啊!!不应该啊!!!”

欢脱文我这是
俏俏生日快乐✧⁺⸜(●˙▾˙●)⸝⁺✧!!!

两只仓鼠(七)

忆无心(趴在它身边):黑白郎君?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有些不耐):闭嘴,睡觉!
忆无心(小声):可是我不困啊
忆无心趴在它身边盯了它一会儿,两只小爪子又戳了戳它,见它不理自己,有些失落
黑白郎君偷偷睁开眼睛看着它,心里一阵无奈,拍了拍它的小脑袋,伸出舌头替它舔毛
忆无心:唔。。。黑白郎君你醒了啊?
黑白郎君(舔毛):被你吵醒的
忆无心:我不是故意的啦,黑白郎君我也来替你舔毛吧
黑白郎君(停下舔毛,凑过去亲了它的小嘴巴):闭嘴
忆无心(脸红,把脸埋进木屑里):唔。。。。嗯
☆*☆*☆*☆*☆*☆*☆*☆*☆
仓鼠萌萌哒〃∀〃

第五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第五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tag:分屁!不分(写虐)
千雪今天心情异常的开心,比以往还要开心,就算是那个目小温今天坑了他好几次也没有生气,依旧笑眯眯的
“好友啊,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开心?”
“今天是我和小叔在一起的第三年的纪念日,当然开心了”
神蛊温皇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递过去“好友啊,你看看你的样子”
千雪拿过镜子照了照“我脸上没有东西啊,你给我镜子做什么?”
从一旁走来的藏镜人看了他一眼,说“一脸蠢样”
“哇靠!藏仔你说什么?!我哪里蠢了!”
“嗳~好友他说的没错啊”
“靠北哦!连你也这么说!”
神蛊温皇拍拍他的肩膀“嗳~好友,吾只是阐述事实而已啊”
千雪拍开他的手“去去去,什么事实,你今天没去找那个火鸡吗?”
“赤羽大人他每天都在忙,我怎么能去叨扰他呢?”
“我见你平常挺喜欢去叨扰他的,工作每次都扔给酆都月和百里潇湘”藏镜人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好友你怎能这样说我呢?”
“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
神蛊温皇哑然,摇了摇头“好友啊,你这样可真是让我伤心啊”说罢,装模作样的捂住了心口
藏镜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
傍晚时分,千雪下班回家的路上买了一束花,打算送给竞日,推开房门却发现屋内一片漆黑“屋里怎么那么黑”扶着墙摸索着开了客厅灯,但并没有如愿的看见竞日的身影,只在桌子上看见了一张纸条。
千雪有些疑惑的拿起那张纸条,注视着上面的内容“小千雪,我有点事,办完就会回来,千万不要想我哦*^_^*”
“唉……”千雪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笑,压下在心头复杂的情绪“你要快点回来啊”
……
这已经是第20个电话了……接啊……“嘟……嘟……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不要挂机……”
“又没接啊,别把自己的身体忙坏了啊,竞日。”千雪挂掉了电话,情绪低落。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千雪眼前一亮,跑过去开门。
“千雪,我回来了。”竞日看上去有些疲惫。
“竞日你没事吧?是不是忙的太过了?休息会吧。”
“不了,我回来只是跟你说……”竞日有点难以开口。
“跟我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你……趁早忘了我吧!”说完,竞日孤鸣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竞日,你,你说什么……?”千雪愣在了原地,有点不敢相信……
千雪浑浑噩噩的就这样过了3天,竞日终于看不下去了
“小千雪,乖,好好睡吧。等你睡醒就会发现,这一切的一切终究只是一场梦罢了”竞日捂住他的眼睛,抱在怀中,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长时间的疲惫,使千雪放松下神经,抓着他的衣角逐渐睡着了
竞日垂下眼帘,颇为吃力的把他抱到沙发上,,掰开他拽住自己衣服的手,转身去屋里收拾东西了。
“小千雪,我……走了,忘了我吧”竞日拎着行李箱看着躺在沙发上睡得正熟的千雪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睡梦中千雪流下了泪,口中呢喃“竞日……”
……
“小千雪!我又回来了!”“你,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吗?回来干嘛!”“开个玩笑而已,小千雪你还当真了?”……
“竞日你……回来了啊……”千雪猛的坐起,看着漆黑的房间,苦笑了一声,原来只是……梦啊……跟你的那些美好时光……我忘不掉怎么办啊……
……
一个月……两个月……六个月……一年……
“竞日啊……已经过了一年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马上……就要结婚了啊,可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你的消息啊……你去哪里了……”
“老公,这是什么啊?”一个女子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
千雪接过那张纸,好奇的看了起来。
这是一张医院的诊断证书,上面明确的标注着“癌症晚期”,而下面的患者是——竞日孤鸣!
“什,什么!?竞日孤鸣有癌症晚期!?”千雪不敢相信的喊出声来。
“老公,竞日孤鸣是谁啊?”女子好奇的问。
“我有点事,先走了,一会就回来啊。”千雪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了外套,走出了家门。
“诶?哦,好吧。”女子奇怪的看了千雪一眼,也没说什么。
……
“你是说竞日孤鸣吗?他啊,在六个月前就死了。怎么了吗?”
“死了?!”
“是啊,已经被人带走入葬很长时间了,你是他的家属吗?没人告诉你?”
“……”
千雪没有回答,他现在整个脑子里都是竞日死了,没人告诉你,竞日死了,没人告诉你……
“他的坟,在哪?”
“就在×××”
……
千雪的手指触上了竞日的碑,就像竞日在自己面前,自己触碰他的脸颊一样,一滴泪滴落在土里“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分担。。竞日孤鸣!!!!为什么。。为什么啊!!!!”
雨,不知何时悄悄降临,千雪跪坐在地上,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靠着竞日的墓碑,又说出了自己曾经对他说的话——
“分屁,不分!”
☆*☆*☆*☆*☆*☆*☆*☆*☆
因为不会写虐什么的,所以去找会写虐的人来教的_(:зゝ∠)_

第四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tag:网游、朋友变情人、ru(第三声)huan(第二声)

链接走评论

突然好想死一死_(:зゝ∠)_

恨心小段子

小忆无心:黑白郎君,抱抱(伸出手臂)
黑白郎君:啧,真是麻烦(抱在怀里)
小忆无心:黑白郎君(搂住他的脖子,蹭蹭)
黑白郎君:(不耐)小丫头别乱动
小忆无心:(立马不动)好
黑白郎君:(拍拍她的脑袋)听话
小忆无心:我很听话(亲了亲黑白郎君的脸)黑白郎君你也要听话,不能在打架了
黑白郎君:(有些脸红)哼!
☆*☆*☆*☆*☆*☆*☆*☆*☆
比较无聊,现码出一个小段子,甜甜的,食用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