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阴阳先生

阴阳勾玉(二)
第二天早上,忆无心起了个大早,失眠多天终于好好的睡了一觉,醒来时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洗漱完毕后,准备下楼去和易白卿打个招呼,谁知她刚一下楼就看见一个身着黑白二色古装的人,突然想起了之前碰到的黑白二色的人影的时候,吓得大叫起来
易白卿被着叫声吵醒顿时觉得烦躁,穿着睡衣脸色不佳的走出来,就看见忆无心脸色苍白,打了个哈欠不明所以的问道“哈~无心你怎么了?”
忆无心指着楼下坐在椅子上的“人”,嘴巴吓得都不利索了“他他他。。。。他就是那个老是跟在我身边的那个鬼!!!!”
此时那个鬼正抬头看过去,嫌弃的眼神快要化成实质,轻哼一声便不在看她
易白卿揉揉眼睛解释道“无心,你别害怕他又不会伤害你,况且他也是有名字的叫黑白郎君,你下楼可以和他聊聊天说不定能让他早点离开呢?”
忆无心害怕的看了眼坐在楼下椅子上的黑白郎君,咽了口唾沫“好。。。。好吧,我去试试”
易白卿笑了笑拍拍她的肩膀“嗯,加油我看好你,好了我再去睡会,哈~困死了”揉揉眼睛,朝忆无心挥挥手回到自己房间里睡回笼觉
忆无心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来,努力平息自己内心的忐忑,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走到头的时候,忆无心抓着扶栏小心翼翼喊道“那个黑白郎君?我们能。。。。能谈谈吗?”
黑白郎君瞥了眼忆无心,并没有给予回应,只是自顾自的摇着阴阳扇,喝着易白卿昨天倒给自己的凉茶
忆无心见他不理自己,在心底暗自为自己壮胆,缓慢的走到黑白郎君旁边,拉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又觉得哪点不对挪开了一点,又挪开了一点再挪开了一点
见她就快要挪到旁边的墙上时,黑白郎君冷不丁的开口道“小娃子,还想到哪里去,吾很可怕吗?”
忆无心猛的抬头看过去,又有些害怕的低下头,小声的说“不。。不是很可怕,就是。。就是感觉怪怪的。。。。罢了”
黑白郎君哼笑一声,道“哦?只是这样?既然如此为何离吾如此之远,吾又不会吃了你,如果吾想,跟在你身边的那么长时间了吾早就吃掉你了,那用得着等那么久”
忆无心汗颜的点点头把椅子挪到黑白郎君旁边,老老实实的坐下,逐渐的陷入沉默
忆无心低头看着手指,仿佛能变成花一样根本不抬头去看黑白郎君一眼
等易白卿睡醒来时已经中午了,等他洗漱好出来时发现那两个人,一个喝着茶另一个低头看着手指,嘴角抽搐几下,叹了口气走下楼梯,朝两人打个招呼“无心,黑白郎君,中午好”
忆无心抬头看去,朝易白卿笑了笑“易白卿中午好”
黑白郎君瞥了眼易白卿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回应
易白卿点点头坐在两人的对面“嗯,你们聊得怎么样?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绑定在一起了吗?”
忆无心有些疑惑的眨眨眼“绑定?什么意思?我和黑白郎君绑定在一起了?!”
“可以这么说”易白卿点点头一脸的你说的没错“所以,你们有明白是为什么吗?”
“呃。。。。我和黑白郎君并没有聊什么。。。。”
“准确的说是什么也没有聊”黑白郎君瞥了眼忆无心补充到
忆无心尴尬挠了挠脸颊呵呵的笑了几声“呵呵呵,有些尴尬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易白卿挑起一边的眉毛“我该说你什么好,你这样怎么好解决这个问题啊?”
“对不起”忆无心瘪瘪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算了算了,好好理理是怎么回事吧”易白卿无奈的叹了口气“哎,黑白郎君说他醒来的时候的一直跟在你身边,由此可见你身上应该有什么东西是他的寄所”看着忆无心有些茫然的表情,只好继续解释“比如玉啊什么的,懂?”
忆无心点点头,眨眨眼突然想到什么,翻找口袋很宝贝的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放在桌子上,易白卿探过头仔细一看,是一黑一白的勾玉,用粗糙的绳子绑在一起,形成阴阳太极图
“勾玉?哪来的?”易白卿戳了戳这个勾玉“做工不是很好,不过你倒是很宝贵它”
“嗯,这个勾玉从小就戴在我身边,至于是哪来的爸爸和妈妈只是说是在我周岁抓周的时候,抓到的不知道是谁放在那的,爸爸说我抓住这个后怎么都不愿意松开手”
“哦!仿佛感觉知道了什么,既然是这样的,按照。。。。”易白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书,吹去了上面的灰尘,又拿卫生纸擦了擦粗略的翻开一页“要按照姻缘的话,这是注定的”
忆无心眨眨眼朝一边歪了歪脑袋满脸的疑惑“哎?姻缘?我和黑白郎君?”
易白卿点点头“姻缘是天上的月老定的,至于为什么那你得去问问他了”转脸看向黑白郎君“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勾玉就应该是黑白郎君你的寄身之所了”
黑白郎君拿过桌子上的勾玉,放在手里仔细抚摸着“那么该怎么让我摆脱这个?”
“啊,这嘛。。。。有些麻烦啊,不过有个比较好的办法就是。。。。让你可以实质化”易白卿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果扔给黑白郎君“吃掉这个,你可以实质化一天,之后你俩就给我出去逛逛,我想想该怎么解决”
黑白郎君嫌弃的看着易白卿扔给自己的糖果,还是撕开包装袋吃掉糖果,甜腻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眉
忆无心左右看了看黑白郎君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区别,易白卿笑着提醒道“你看看地面是不是多了个影子?”
忆无心朝黑白郎君身后看去,明显多了个影子并且是连在黑白郎君脚上的“明明之前并没有的,易白卿你给黑白郎君糖果到底是什么?”
“就是普通的糖果啊”易白卿笑了笑“好了,既然如此你们就出去逛逛吧,顺便替黑白郎君买件衣服什么的,要不然别人会以为他在cos什么人物呢”
忆无心偷偷看了眼黑白郎君。。。。裸露的胸膛,脸红的转过脸“嗯,我知道了”
黑白郎君微微低头看到了忆无心通红的耳朵,不知觉的勾起唇角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再回来!”易白卿拽着两个人扔到外面,彭的一声关上门
忆无心和黑白郎君相互看了眼“黑白郎君,我们这是被赶出来了?”
黑白郎君没有回应她,自顾自的钻进了之前来的巷子里面
“哎!黑白郎君等等我啊!”忆无心跟着跑了进去
☆*☆*☆*☆*☆*☆*☆*☆*☆
就这样打卡!昨天打工被人赶回家了说我不活泼!不活泼!
好吧我确实不怎么活泼,但是我想接JP回家啊,咋办啊,嘤嘤嘤心累QAQQQQQ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