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第五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第五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tag:分屁!不分(写虐)
千雪今天心情异常的开心,比以往还要开心,就算是那个目小温今天坑了他好几次也没有生气,依旧笑眯眯的
“好友啊,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开心?”
“今天是我和小叔在一起的第三年的纪念日,当然开心了”
神蛊温皇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递过去“好友啊,你看看你的样子”
千雪拿过镜子照了照“我脸上没有东西啊,你给我镜子做什么?”
从一旁走来的藏镜人看了他一眼,说“一脸蠢样”
“哇靠!藏仔你说什么?!我哪里蠢了!”
“嗳~好友他说的没错啊”
“靠北哦!连你也这么说!”
神蛊温皇拍拍他的肩膀“嗳~好友,吾只是阐述事实而已啊”
千雪拍开他的手“去去去,什么事实,你今天没去找那个火鸡吗?”
“赤羽大人他每天都在忙,我怎么能去叨扰他呢?”
“我见你平常挺喜欢去叨扰他的,工作每次都扔给酆都月和百里潇湘”藏镜人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好友你怎能这样说我呢?”
“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
神蛊温皇哑然,摇了摇头“好友啊,你这样可真是让我伤心啊”说罢,装模作样的捂住了心口
藏镜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
傍晚时分,千雪下班回家的路上买了一束花,打算送给竞日,推开房门却发现屋内一片漆黑“屋里怎么那么黑”扶着墙摸索着开了客厅灯,但并没有如愿的看见竞日的身影,只在桌子上看见了一张纸条。
千雪有些疑惑的拿起那张纸条,注视着上面的内容“小千雪,我有点事,办完就会回来,千万不要想我哦*^_^*”
“唉……”千雪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笑,压下在心头复杂的情绪“你要快点回来啊”
……
这已经是第20个电话了……接啊……“嘟……嘟……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不要挂机……”
“又没接啊,别把自己的身体忙坏了啊,竞日。”千雪挂掉了电话,情绪低落。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千雪眼前一亮,跑过去开门。
“千雪,我回来了。”竞日看上去有些疲惫。
“竞日你没事吧?是不是忙的太过了?休息会吧。”
“不了,我回来只是跟你说……”竞日有点难以开口。
“跟我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你……趁早忘了我吧!”说完,竞日孤鸣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竞日,你,你说什么……?”千雪愣在了原地,有点不敢相信……
千雪浑浑噩噩的就这样过了3天,竞日终于看不下去了
“小千雪,乖,好好睡吧。等你睡醒就会发现,这一切的一切终究只是一场梦罢了”竞日捂住他的眼睛,抱在怀中,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长时间的疲惫,使千雪放松下神经,抓着他的衣角逐渐睡着了
竞日垂下眼帘,颇为吃力的把他抱到沙发上,,掰开他拽住自己衣服的手,转身去屋里收拾东西了。
“小千雪,我……走了,忘了我吧”竞日拎着行李箱看着躺在沙发上睡得正熟的千雪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睡梦中千雪流下了泪,口中呢喃“竞日……”
……
“小千雪!我又回来了!”“你,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吗?回来干嘛!”“开个玩笑而已,小千雪你还当真了?”……
“竞日你……回来了啊……”千雪猛的坐起,看着漆黑的房间,苦笑了一声,原来只是……梦啊……跟你的那些美好时光……我忘不掉怎么办啊……
……
一个月……两个月……六个月……一年……
“竞日啊……已经过了一年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马上……就要结婚了啊,可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你的消息啊……你去哪里了……”
“老公,这是什么啊?”一个女子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
千雪接过那张纸,好奇的看了起来。
这是一张医院的诊断证书,上面明确的标注着“癌症晚期”,而下面的患者是——竞日孤鸣!
“什,什么!?竞日孤鸣有癌症晚期!?”千雪不敢相信的喊出声来。
“老公,竞日孤鸣是谁啊?”女子好奇的问。
“我有点事,先走了,一会就回来啊。”千雪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了外套,走出了家门。
“诶?哦,好吧。”女子奇怪的看了千雪一眼,也没说什么。
……
“你是说竞日孤鸣吗?他啊,在六个月前就死了。怎么了吗?”
“死了?!”
“是啊,已经被人带走入葬很长时间了,你是他的家属吗?没人告诉你?”
“……”
千雪没有回答,他现在整个脑子里都是竞日死了,没人告诉你,竞日死了,没人告诉你……
“他的坟,在哪?”
“就在×××”
……
千雪的手指触上了竞日的碑,就像竞日在自己面前,自己触碰他的脸颊一样,一滴泪滴落在土里“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分担。。竞日孤鸣!!!!为什么。。为什么啊!!!!”
雨,不知何时悄悄降临,千雪跪坐在地上,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靠着竞日的墓碑,又说出了自己曾经对他说的话——
“分屁,不分!”
☆*☆*☆*☆*☆*☆*☆*☆*☆
因为不会写虐什么的,所以去找会写虐的人来教的_(:зゝ∠)_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