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咸鱼的白小卿

本命恨爷,忆无心。
恨心不拆不逆;
最爱金光布袋戏。
疯狂喜爱魔人团!
超爱瓦白瓜莹16!

遂晴

距离魔世撤退已经有数月,距离与黑白郎君分开也有一段时间了。
在黑白郎君离开的第一天里,说不上来的情感蔓延了自己,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来说,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束手无措,更感到害怕。
和姚金池谈心时,她说了这件事。姚金池有些惊讶,原来无心也已到了这种时候,但…为何她会对黑白郎君产生这种的感情呢?
姚金池有些茫然,面对忆无心,她突然想起那时的魔世战乱,黑龙和白狼对她的保护和情意。
看着那斗笠下的小脸写满了疑惑与不安,姚金池心里的纠结更甚。
姐夫若知道此事一定会很生气吧?一语道破,这不过是增加更多的痛苦罢了,就如我一般....
姚金池抿了下嘴唇,柔声道:“无心,别想太多了,你只是思念朋友而已。”
“是....这样吗?”
“嗯,没事的无心。”姚金池搂住忆无心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没事的。”
忆无心点了点头,靠在这个单薄却很温暖的怀抱里。
之后,忆无心便安了心,努力锻炼自己。但夜深人静时,那被压下的情绪还是会一点点溢出来。这份感情让她无所适从,直到那日,她向飞渊诉说了心中陌生的情绪。
飞渊听完愣了一下,随即侧过身掩唇笑了起来,还时不时看她一眼。
忆无心被她看得有些奇怪,甚至有点脸红:“飞渊你在笑什么?”
飞渊走过去,笑嘻嘻的挽住她的手臂:“无心啊,我看你是喜欢上黑白郎君了!”
“我....我喜欢黑白郎君?!这....这怎么会?”忆无心低下头去,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她有些害羞,甚至隔着帽帷的柔纱都能看到微红的脸颊。
飞渊歪着脑袋想了想:“无心啊,我看过许多小....故事,说喜欢一个人就是一直想念他,担心他,想起在一起时的时候,会很开心,会心跳加速。”
“这就是喜欢?我喜欢黑白郎君?”忆无心慢慢摸向自己的胸口,若有所思。
我喜欢黑白郎君吗?她向心发问。
忆无心想了许久,握紧拳头,眼神坚定的看着飞渊:“我想我....喜欢他...但为什么金池阿姨会骗我说这只是对朋友的情感?”
“可能....”飞渊摸着下巴想了想,说:“她也经历过这种事情吧?”
“啊?”
“啊,不是不是,哎呀,长辈总不会害我们,他们有他们的理由,我们何必去追问呢?”
“嗯,飞渊你说的对,多谢你!”
“我们都是朋友,说什么谢谢呢?”
忆无心看着飞渊,竟有些迟疑:”飞渊你不会告诉别人吧?”
“当然不会啦!”飞渊当即拍拍胸脯,一本正经道:“无心,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谢谢你,飞渊。”
“都说不用谢了,咱俩谁跟谁呀,走吧,该回去了。”
两人相视一笑,手拉着手离开了。
黑白郎君,一位名满江湖的武林狂人,但这位武林狂人,最近似乎有些奇怪。至于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夜晚,微风拂过,黑白郎君倚靠树前,微微垂头好像在注视什么明亮的月光洒满整片大地,月光不改他英俊的容貌,柔和的目光所向,是手间闪着银光的玉石。
这块玉石与众不同,它表面泛紫,极深的部分有点发黑,但再怎么好看也只是石头而已,至于为什么要目不转睛看着它,估计南宫大人自己也不知道。
难道是因为忆无心?
想到这里,正摩擦着石头的手指顿住,他堂堂黑白郎君怎会想起那个倔得跟头牛一样的小丫头?不免觉得有些可笑。
黑白郎君不屑的笑了下,将它放在暗兜中,起身唤来幽灵马车,离开这里。
幽灵马车所到之处,无论是生灵还是人,都纷纷避开。不过,总有那么几个涉世未深的会感到十分新奇。
“世上怎会有那么奇怪的马车?”
久经世事的会面带惊恐,将那些不知死活往前凑的毛头小子拉走,恨不得离那马车百尺之外,生怕会冲撞到它,即使他们已经走得够远的了。但总有些不怕死的、不听劝告的人非要闯一下。
就见幽灵马车前站着一个身高八尺的青年,一身锦衣,手持一把纸扇,黑如墨的长发随意束在脑后,面貌俊美玉面着笑,有着与武林中人不同的书生气。原来此人是江湖中的一名新晋小生,颇有名气,且不论武功怎样,俊俏的容貌倒为他加分不少。
那人拱手朝幽灵马车弯了弯腰,“小生甚是钦佩前辈,特地来找您切磋一下,想精进自身的武功,不知前辈是否赏脸?”
等了半晌,就见黑白双色的人从幽灵马车内走出来,正是黑白郎君,只见他手持阴阳扇,随意的打量了他一下,便颇为不耐的转脸看向一边。
那人僵住了脸上的笑容,暗自握紧拳头,重新勾起笑容。
“既然前辈同意了,就不怪小生冒犯前辈了。”
此人瞬间换了副模样,眼神凌厉,将内力汇于掌心,似是用出了全部武法,竭力朝幽灵马车打去,掌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但眼看要打到黑白郎君时,却突然消逝了。
就见黑白郎君反手一挥,强大的气劲涌出,将那人打飞了数米远。重重的撞在树上,顿时涌出一口鲜血。
黑白郎君嗤笑一声,转身回到幽灵马车上,幽灵马朝那人叫了声,迈开蹄子离开这个地方。
站在一旁远远看着的人,立刻涌到那名新晋小生身边,发现他已经昏过去了,一群人面面相觑七手八脚地将这人抬走了。
几天后,忆无心刚忙完某个村庄的采花贼的事件,告别村长后,看着交叉的路口,略迟疑的选择了一条颇为宽阔的大路。
路上,经过一个茶棚,忆无心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什么,她本无兴趣,看了眼就准备离开,无意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顿时停下脚步凑过去,压低声音道:“不知各位大侠在说些什么?”
一名长相猥琐的家伙听到这句大侠笑得开心也愈发猖狂,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嘿,这小兄弟有眼见!”
一名身着武服的家伙白了那人一眼,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小兄弟你不知道吗?之前有个家伙冒死去找黑白郎君挑战,听说被黑白郎君一掌给打了个半残呢! ”
模样猥琐的家伙也凑过去:“我亲眼见到的!就在东边的那个石碑那,那场面...啧啧啧。 ”
“这世道,总有几个不怕死的家伙,听说小子还是江湖新秀呢! ”
“什么江湖新秀,丫就是个小白脸!要不是他那张脸,就他那点三脚猫功夫算得上什么?!”
另一人不屑的说:“人家有,你有吗? ”
“你这家伙是不是找打?!”面相猥琐的家伙挽起袖子,一掌拍在桌子上。
“来啊!打就打!”另一人也挽起袖子,一拳揍上去。众人见状纷纷躲开。
忆无心听了个大概,不由松了口气,还以为黑白郎君出了什么事呢……那人说黑白郎君在东边的石碑那儿,若是向东边走会不会撞见他呢?想了没几秒她就摇摇头,掐灭了这个心思:黑白郎君可能早就朝别的地方去了,怎么还会在那呢?
那边的争端已被人阻止了,忆无心叹了口气,望了下东边,果然这本就是自己想要走的路。不知走了多久,忆无心突然被绊了一下。就见一块黑紫色的石头躺在地上,正巧是她刚才被绊倒的地方。
这么小的一块石头怎么会把我绊倒呢?
忆无心有些疑惑的捡起那块石头,吹去上面的灰尘,光滑的表面不似别的石头的粗糙,像是被别人拿在手上很多次一样。
可能是惯性,忆无心娴熟的和这块石头聊起了天。
“你好,我叫忆无心,你叫什么名字啊?”
糯糯的声音穿进她的脑海中:“我叫小石头,等等…你居然可以和我说话?!”
虽然看不见石头的表情,但忆无心听出它语气中的惊讶和疑惑。
“是的,我可以和你说话,因为我灵能的关系,我能和石头进行交流甚至是操控石头。”
“原来是这样啊。哎,等一下!”
小石头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仿佛若有所思——“啊!原来你就是忆无心!黑白郎君一直念叨的那个小丫头啊!”
忆无心听到这句话心头猛的一跳,斗笠下的脸瞬间飘上一抹薄红,又激动又不确定的问道:“黑白郎君一直在念叨我? ”
“嗯嗯!他一直在念叨你! ”
“那...那他一直在说我什么啊? ”
“嗯...说....说你,太傻,太倔,太幼稚,太弱小,太没用,太......”
“停!”忆无心揉揉太阳穴,十分无奈,“我不应该期望太高,这果然是黑白郎君会说出来的话。”
“嗯.....但不知道为什么黑白郎君突然把我扔掉了,明明之前很爱护我的。”小石头有些委屈的说着,听它的话语,忆无心仿佛都能看到那溢出落寞。
“小石头,你别难过,要不…我陪你去找黑白郎君? ”
“好哇好哇!”
“那你还记得你和黑白郎君....分开的地方在哪吗? ”
“唔....我不记得了。 ”
“这....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没准半路就遇到了呢?”
“嗯!好!”
忆无心收回灵力,将小石头放进暗兜内,随着这条路径直走去。
夜晚,幽灵马车随意的停在一旁,黑白郎君如往常一样,准备拿出放在兜里的石头,结果什么都没有摸到。许是以为自己放错地方,又摸了摸另一个暗兜,但依旧没有。
黑白郎君眉头紧皱,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弄丢了,旋即又压下那个想法。
堂堂黑白郎君怎会在意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当即停下动作,双手环胸,靠在树旁看着远处。
时间大概过了很久,久到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幽灵马车,你在这里等我! ”
黑白郎君哼了一声,挥袖离开。他心想:我才不是想去找那块石头,我只是想散散步!
黑白郎君顺着来路,沿边寻找着,可一无所获的结局让黑白郎君不免有些急躁。
轰隆一声,晴空被乌云占领,突然下起雨来。这雨不大,却也有让人浑身湿透的想法,但黑白郎君并没有躲雨的打算,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径直往前走着。
忆无心本是照小石头所说,沿路寻着,又问了路边的石头,大致了解了黑白郎君的去向。
却不想突然下起了雨,微风拂过带这些冰凉的雨水,心想:这雨也不是多大,我还是继续找黑白郎君吧。
想着忆无心继续按照石头们所说的方向走着,一路上听着淅沥的雨声,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走了许久,听见不远处传来“啪塔啪塔”的声音,忆无心循声望去,顿时愣在原地。
“黑....黑白郎君? ”
就见不远处那一身黑白双色的人站在那,同样停下脚步,看着自己。
微风吹过,凉丝丝的,很是舒服。良久,忆无心开了口, “黑白郎君,好久不见,我们可以聊聊天吗? ”
黑白郎君点点头,寻了个能避雨的地方,示意她过来。
忆无心努力平息自己紧张不已的心情,暗袖里的小石头虽然看不见却也能感觉到她的心情,用沉默为她打气。
忆无心装作若无其事的摸向暗袖,开了灵识向它道谢,随即走到黑白郎君旁边,抿了抿嘴,把自己遇到小石头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也将小石头从暗袖中拿出来递给他。
就见他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接。忆无心只好一直举着手,直到手臂酸痛,他才把石头拿回来。
黑白郎君将石头收起来,朝她点点头,遂重新看向前方,有一下没一下地挥动着扇子。
忆无心看着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见他一面千载难得,即便是不爱听,也还是忍不住聊了些最近的事情。
“黑白郎君,自从你离开以后,中原发生了很多事情......”
“黑白郎君我.....”
“嗯?何事?”
“啊....那个我……”忆无心沉默了会儿,随即掏出了别在腰间的笛子。
“黑白郎君,我最近跟一名老人家学习了首曲子,很好听,我吹给你听?”
黑白郎君点点头,随即闭上双眼。
忆无心把笛子凑到唇边,渐渐回忆起曲子的旋律。悠然的笛声传来,那平缓而又轻柔的感觉,仿佛微风拂过,平息了内心的躁动,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感受这世间的平静。
忆无心偷偷瞄了眼黑白郎君,就见他靠在石壁旁,一直紧皱的眉头松下来,冷峻的侧脸也变得柔和。
看他放松的样子,忆无心确定他喜欢这首曲子。相伴的默契不曾失去,源源不断的思念积羽成川。一声一息,心中好似常驻暖意的瀑流,永不干涸。想到这里,她眉角轻弯,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连带曲调也高扬了几分。
良曲终了,雨色终了,忆无心的手缓缓落在身旁,面隔薄纱,她坦然看向身边人。
“黑白郎君,雨....停了。”
“嗯。”
“那你....“忆无心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些什么。
黑白郎君顿了下,轻晃手中的阴阳扇,大步离开。走到一半,他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扬声道:
“还不跟上吗!”
“啊?好的!”
忆无心赶紧回神,假装整了整衣帽。雨后初晴,一切都如彩虹般美妙。那人还在原地等着,兜里依旧是那块吵闹的石子。她的嘴角忍不住往上翘——
原来,这就是喜欢。

☆*☆*☆*☆*☆*☆*☆*☆*☆
这个是恨心合志《江海寸心》
咱写的部分,不得不说我真的改了很多,之前因为符号问题特意去找了电脑去改,真的挺麻烦的。
从开始和尚组织我们一起来做《江海寸心》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吧。
恨心以后要发展的更好啊!!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