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咸鱼的白小卿

本命恨爷,忆无心。
恨心不拆不逆;
最爱金光布袋戏。
疯狂喜爱魔人团!
超爱瓦白瓜莹16!

游戏(一)

    你们喜欢游戏吗?我很喜欢,但我很后悔去玩这个游戏,这让我和我的朋友以及...我爱的人经历了许多,甚至是On the verge of death。

    ——瓦不管。

    ☆*☆*☆*☆*☆*☆*☆*☆*☆
    “哎!你们玩过这种游戏吗?”一名金发青年上身压在一名头上戴着兜帽的白发青年背上,生怕他们听不见似的,提高嗓音说道。
    白发青年觉着有些沉,推了下他的身子,看了眼手中的纸牌,扔出去一张二,说道:“瓦不管你声音小点,听得见。”
    瓦不管瘪了下嘴,似是有些委屈的看着他,正要开口说话,突然被坐在对面的棕发戴着眼镜的青年打断,就见他甩出四张二,大声道:“炸弹!”
    “王炸!”一旁褐色头发的青年,跟在他后面甩出两张牌,“哈哈哈,没想到吧十六,我还藏着两张大牌!”
    十六将手里的牌一扔,侧过身抬手打他,“啊??甜瓜你是狗吧!流萤才是地主!你拦我牌干嘛!”
    被叫做流萤的青年抬起头闻声看去,怀里还抱着一个鸽子模样的白色玩偶,“啊,真是谢谢你啊瓜瓜,不过我也没办法接啊。”
    “哎哎,你们能不能好好的听我说话啊!”瓦不管见他们越说越远,嚷嚷着重新拉回刚才的话题,“哎,刚才问你们问题你们还没回我呢!”
    四个人非常默契的看向他,同时开口问道:“你刚才说了什么?
    瓦不管看着他们默契的样子,只觉得心中涌出阵阵无奈,“我刚才说你们玩没玩过这种游戏。”
    “什么游戏啊?”十六有些好奇的问道。
    瓦不管压低声音,很是神秘的说道:“那就是....招鬼游戏!”
    话毕,突然间纷纷陷入沉默,流萤最先反应过来,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招鬼?”
    瓦不管点点头,“对,招鬼。”
    流萤歪着头若有所思的想着,十六眨眨眼有些好奇,甜瓜像是不太感兴趣一样低头看着手机,唯独那名白发青年皱起眉头,有些不太赞同的看着他,“你要玩?我觉得还是算了,万一出什么事了怎么办。”
    瓦不管见状拉着他的手臂,撒娇似的说,“别啊老白,试一下嘛,况且你都说是万一了啊,总不可能真的就发生了你说对吧。”
    老白抿了抿嘴唇,还是有些不大愿意,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白哥哥不玩那就我们四个人好了啊。”十六突然开口说道。
    瓦不管看着老白脸上写着不愿意三个大字,只得点头应下,“那好吧,老白不玩那就我们玩好了。”
    “哎,先别说玩不玩的问题,你还没告诉我们是怎么样的游戏。”甜瓜出声问道,“难不成是笔仙?”
    瓦不管摇摇头,“当然不是笔仙了,这个游戏都要被别人玩坏了好吗。”
    流萤疑惑道:“不是笔仙,那那是碟仙?吸血鬼?贞子?”
    “除了碟仙,其他的都哪跟哪啊。况且碟仙也被玩的很多了好吗,我说的这个游戏是...门鬼。”
    “门鬼?”
    “对,门鬼。”
    “这是什么个游戏啊?”十六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你们听说过这个吗?”
    “门鬼....哝,你们看百度上说的。”甜瓜将手机举起来给他们看。
    其他几个人凑在手机屏幕前,看着百度上给的解释,纷纷了然的点了点头。
    老白盯着屏幕好一会,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原来这就是门鬼啊。”
    “感觉也不是很恐怖嘛。”十六撇撇嘴,侧靠在流萤身上。
    “不过..这个真的能招来鬼吗?”流萤从屏幕上移开视线,看向瓦不管。
    瓦不管不确定的说:“不知道,不过有人试到了。咱们来试试嘛,反正大晚上睡不着觉也没事做,况且飞机也是中午的。”
    十六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流萤和甜瓜各自迟疑了一会也同意了。
    老白则站起身朝他们摆摆手说了声晚安,准备回房睡觉。
    “欧的白,你真的不玩啊?你是不是怕了啊?”瓦不管拉着他的手仰头看他,想激他一下。
    老白拍掉他的手,理直气壮的说道:“对,我就是怕了,你咬我啊!年纪大了玩不得这种游戏。而且我明儿一早的飞机呢,得早点睡觉。”转过身正要走犹豫了下,又回过头,颇为严肃的看着他们,“我知道你们想玩这个,但是我还是劝你们一句,别玩,万一真出什么事了可没地儿说去。”
    “欧的白你放心啦,我们知道分寸的。”流萤笑着摆摆手,让他放宽心。
    老白还是有些担心,但又想几个人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只得点了点头,转身回房休息去了。
    等老白回了房间,剩下的四个人便凑在一起讨论怎么开始玩这个游戏。
    “我们先分一下顺序吧,我第一个,瓜瓜第二,流萤第三,瓦不管第四。”十六提议着,见几人没有异议,继续说道:“刚才我想了下好像我和瓦不管的房间是背阳的。”
    甜瓜低头看了眼时间,说:“现在是凌晨...一点半,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几个人回到房间,按照刚才的分配的顺序,站在离门口五步开外。
    十六看着离自己只有五步远的门不知道没由来的一阵心慌,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十六先打开门,走出去关上门,后面的人跟着上前一步依旧离门只有五步远。
    十六在心里默数了十下,轻轻地敲了三下门,甜瓜听到三下敲门声,三步并两步,走到门前,转动门把手打开门,见只有十六一人站在门口,并没有看到别的东西,侧过身让十六走进来,自己则走出去关上门。
    像刚才一样,甜瓜在心中默数十下,敲了三下门,流萤应声走到门前替他开门,和刚才一样什么也没有看见。
    流萤走出去关上门,看着周围因为烘托气氛而只开了一盏灯的过道,压下心中隐约的不安,默数十下,敲了三下门。瓦不管走到门前打开门,依旧的什么也没有。
    瓦不管走出去,关上门,面对着禁闭的房门,闭上眼睛,在心中默数十下,随后又敲三下门。十六应声开门,发现依旧只是瓦不管一人站在门口。
    就这样来来回回十几次,四个人也觉得有些无聊了,也不在像之前一样沉默不说话,开始小声交流。
    “管管怎么那么久都没有看见那个所谓的门鬼啊?”流萤侧过头看着瓦不管小声问道,“马上都凌晨两点了啊。”
    瓦不管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现,“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男的?”
    “都是男的可还行,估计没有小姐姐不愿意来了。”流萤转过头看向门口,就见甜瓜已经打开门,却一下也没动,就这么堵在门口,直愣愣的看着门外。
    流萤和瓦不管对视一眼,一起走上前看向门口,也愣住不动了。
    就见十六身后有一个女人趴在他背上,如江南女子般清秀可人,歪着脑袋看向十六的眼神似是充满柔情,皮肤非常的白或者说是虚无的透明的。
    修长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如情人般紧紧的相依偎着,另一只手虚握他的脖子,长长的指甲似是要刺穿他的喉咙。头发很长,长的在空中漂浮着,像是被风吹成这样的,但周围一点风也没有。衣服是白色的且看不到脚,整个人似是悬浮在空中。
    十六看着他们的表情,门鬼应该就在自己身上,只觉得背后发凉,又忍不住想回头看,甜瓜突然开口轻声制止了他,“十六别看,不能看。”
    十六正要转身去看听到甜瓜制止的声音又突然顿住,不敢动弹一下,僵直站立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那女子怒视着甜瓜,伸长手想去抓他却突然缩瑟了一下,又重新将手收回去。
    甜瓜伸手去拽流萤和瓦不管的衣服,打着手势,一起朝外面吹气,试图让那个女鬼离开。
    那女子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想要阻止他们,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被越吹越远。女子突然慌起来,伸手去抓住十六的肩膀,却没有任何用处,没一会儿那女子就不见了。
    甜瓜他们松了口气,这时对面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就见老白从屋里探出半个身子,像是被吵醒一样,半睁着眼看着他们,开口说道:“你们怎么还不睡啊。”
    十六转过身看他,突然两眼一翻,“通”的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
门鬼这个游戏,其实也叫进门鬼,碰到会看见前世债孽。不过他这个游戏要6-10人,而且男女对半,但设定背景是他们在大理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就他们四个玩了。
另,不要真玩这种游戏,招鬼什么的看看小说同人文就好。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