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新年快乐

主恨心,然后是史宣,镜月,苍俏,空网,温赤,稍微带点杏默,月修,千竞,蟹牛,因为元邪皇不知道怎么写所以说就附带一点

除夕夜的前几天,史艳文正和俏如来一起喝茶,讨论这个除夕怎么过
俏如来喝了口茶“嗯,之前银燕说要带元邪皇来过年,说是元邪皇一个人在那太冷清。叔叔和婶母要来,小空会带网中人来,无心则会带黑白郎君来这”
俏如来想了想看向史艳文“父亲,这次过年要不要请工匠过来,网中人有小空看着倒是不会和黑白郎君打起来,我怕叔叔会和黑白郎君打起来啊”
史艳文笑了笑安慰道“精忠你放心,毕竟还有无心在嘛。对了精忠这次年夜饭请默教授来吧,感谢他这一年的照顾”
“不过这次过年,师尊要和冥医前辈一起过,听说修儒和无情葬月也在”俏如来突然想到什么冷不丁的打了个寒碜
史艳文看着俏如来有些担心的问“精忠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突然有些苍白”
“爹亲,孩儿无事,孩儿突然有事要和苍狼讨论一下,孩儿先走了”说完,站起身快步走出去
史艳文无奈的叹了口气“哎,真是儿大不中留啊”

藏镜人和姚明月如以往一样吵闹着,吵着吵着就跑到床上去了,忆无心则是喝茶看着自己的爹亲和阿娘吵着吵着就跑到他们的房间里了,忆无心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哎,爹亲和阿娘每次都是这样。嗯,我去找黑白郎君吧,问问他今年除夕在哪里过。
忆无心喝完茶杯里的茶,戴好斗笠,朝爹亲的房间说了声爹亲,阿娘我出去啦,也不问他们听没听到就小跑着出去找黑白郎君了
忆无心去能找道黑白郎君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天允山,等忆无心爬到山顶的时候,就看见黑白郎君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忆无心踮着脚悄悄的走过去,正想拍他的肩膀,却被他一把拉进怀里抱住“忆无心你要做什么”
忆无心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抬头对上黑白郎君的双眼脸有些红“那个我想问你,今年的除夕你要去哪过?那个如果你没有地方去,你要和我一起去正气山庄一起过吗”
黑白郎君撩起忆无心的面纱,捏了下她的脸“嗯”
忆无心开心的笑了“那黑白郎君你要先和我一起回去吗”
黑白郎君没有回答,只是抱起忆无心走进马车内坐下,道“正气山庄”幽灵马车听到指示立马飞奔疾去。
(藏爹:不应该啊!!!!!!!!!
女暴君:闺女做得好!)

苗王宫后花园
苍狼坐在石椅上喝着茶,考虑要不要把俏如来接来和祖王叔一起过除夕,不过又想起来正气山庄里还有自己未来的岳父,俏如来应该不会就这么来吧。
正当我们的小苍兔纠结的时候,俏如来来到后花园看见他一直皱着眉想着什么,俏如来觉得有些好笑“苍狼,你在做什么”
苍狼转过头就见俏如来笑意浓浓的看着自己,苍狼起身走过去抱住俏如来“俏如来你来了,我正在想要不要把你接过来和祖王叔他们一起过除夕”
“我也是因为这个问题而来,苍狼你要和我一起去正气山庄过年吗”
“这。。。。”
“哎,如果苍狼你不愿意就算了”俏如来低下头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失落,转身要离开,苍狼立马抱住俏如来说“俏如来你别走,我和你一起去正气山庄过除夕好不好”
俏如来在苍狼看不见的角度露出计划得逞的笑容,笑着回抱住苍狼“嗯”
(竞王爷表示:我家小苍狼真是容易被骗啊)

还珠楼
神蛊温皇正躺在软榻上看着赤羽信之介坐在一旁喝茶“赤羽大人今年的除夕要在哪里过呢?”
赤羽信之介看都没看他一眼道“本师要和总司他们一起过”
神蛊温皇依旧笑着,下了软榻,走到赤羽信之介背后,抱起他往房间里走,边走边伤感道“哎,赤羽大人居然不和我一起过除夕,真是让人伤心啊”
“神蛊温皇!你做什么!放我下来!”赤羽信之介有一丝不安,一直不停的挣扎
神蛊温皇把赤羽信之介放到床上,欺身压上去,双手开始解他的衣服“赤羽大人,我当然是要重振夫纲了啊,要不然赤羽大人要离我而去了啊”
手一挥剑气出,熄灭了蜡烛,暗下来的房间,一开始传出怒骂声渐渐的转变为低低的喘息和呻吟声,时不时夹杂着滋滋的水声。
(早就离开中原,正在和剑无极一起看雪的凤蝶表示不照顾主人,真是轻松啊)

魔世
“爱将啊,这次过年要陪我去正气山庄吗”戮世摩罗躺在网中人的腿上看着他的下巴
“嗯?你不是不喜欢史家人的吗”网中人微微低头看着他
“哎,也不能这么说嘛,好歹他们也是我的家人嘛,意思意思一下,所以说爱妃陪我去吗”撩起网中人的一缕发丝,一圈一圈的绕在自己手指上
网中人看了他一会,点了点头“嗯,还有不要这样叫我”
“嗯?为什么,你本来就是我的爱妃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捏住网中人的下巴起身凑过去吻住
网中人也没有推开他,反而意外的配合着他,当这俩人吻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曼邪音路过看了眼,嘴角抽搐,站着看了会被路过的炽阎天给拉走了。

除夕当天
正气山庄焕然一新,到处挂了红灯,贴了对联,喜气洋洋的。
史艳文看着家里的多出来的几个重量级人物嘴角有些抽搐,但也没消减内心的喜悦。
在藏镜人看到忆无心挽着黑白郎君的手臂时,立刻恼了,冲上去就要打架,还好被女暴君及时拉住,要不然正气山庄又要毁了
“罗碧,无心喜欢谁你也不能去阻止啊,毕竟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嘛”女暴君笑着挽过藏镜人的手臂,一只手轻轻的滑过藏镜人的胸膛,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打着圈
“哼!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无心要跟一只熊猫在一起”藏镜人闷声闷气的说着,抓住一直在他胸膛上乱动的手
女暴君也不反抗,任他握着自己的手“要是我是无心的话,我也会喜欢黑白郎君,强壮而又粗暴的男人,总是会让奴家高潮啊”
藏镜人听到这句话,刚刚平复的怒气又蹭蹭蹭的窜上来,拦腰抱起女暴君,捏起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哼!贱人我就在你身边,还想别的男人,我看你今天能不能承受的住!”说完,走向自己在正气山庄休息的房间走进去,顺势关上门,粗鲁的将女暴君扔到床上,欺身压上去
女暴君笑得妩媚一双柔夷解开他的衣物“罗碧,让奴家高潮吧!”
藏镜人暗骂一声贱人,吻住女暴君开始做起每天都必做的事情

夜晚
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唯独少了藏镜人和女暴君,忆无心想问却被黑白郎君制止了,其他人笑而不语,小空则是笑着调侃说无心很有可能在添一个弟弟或妹妹。说完这句话的后果就是被网中人拖出去揍了一顿,但是下手很轻,毕竟是除夕夜见血不太好。
“久等了,火锅来咯”雪山银燕端着火锅,放到桌子的中间,坐在元邪皇旁边。
忆无心看着火锅问“银燕堂哥这还是去年的那一锅吗?”
“嗯,去年吃剩的别讨债留到今年继续吃”雪山银燕一本正经的回答到
“银燕啊,你一定要这么省吗,正气山庄里的钱都拿去干嘛了啊?”小空拍拍雪山银燕的肩膀
史艳文尴尬的笑了笑“咳,大家赶紧吃火锅吧要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众人纷纷下筷,当吃入嘴中的时候,俏如来,苍狼,史艳文,忆无心和元邪皇忍住想吐出去的冲动,咽了下去。而小空,网中人,黑白郎君都吐了出来喝茶漱口。
雪山银燕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你们怎么不吃了?”
“咳咳,那个精忠,你去拿几副牌过来吧”史艳文立刻岔开话题说
俏如来点点头,起身去拿几副牌过来,回来时见他们已经摆好桌椅分开坐好
(苍狼,小空,黑白郎君,元邪皇一桌
银燕,史艳文,网中人坐一桌,因为无心不会玩所以说坐在黑白郎君旁边看他们打)
俏如来把牌递过去,和银燕他们坐一桌。
等许久不在的刘萱姑回正气山庄去大厅找史艳文的时候,发现场面有些混乱。
刘萱姑视角
艳文,精忠和存孝在和一个戴面具的人打牌?另一桌的一个黑白分明的人旁边坐着一个包的严实小姑娘,那个黑白分明的应该是黑白郎君吧,那个小姑娘应该是弟弟弟妹的女儿无心吧?
小空长大了啊,不过为什么头发变绿了?!还有那个头发火红一样的人是谁?那个一身苗疆打扮的人应该是艳文说的精忠的心上人吧?话说怎么不见弟弟弟妹他们?
正当刘萱姑想得出神的时候,俏如来抬头看见了自家母亲正看着他们。
俏如来站起身走过去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咳,那个娘亲你回来了啊”
史艳文,雪山银燕,小空,立刻站成一排看着刘萱姑,都是尴尬的笑着“宣姑/娘亲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刘萱姑温柔的笑看着他们柔声细语问道“你们怎么开始打起牌了?”
“那个闲的无事,所以说打牌来消遣一下”史艳文走过去揽住刘萱姑肩膀“宣姑你终于回来了,路途遥远你也累了吧,我带你去休息好吗?”
“那个艳文,我其实想问一下,那个带面具的人还有那个红色头发的人,还有那一身苗疆打扮的人是谁?”刘萱姑看着史艳文一脸疑惑
“啊,忘了说了,戴面具的人叫网中人是小空的心上人,红色头发的叫元邪皇是存孝的朋友,一身苗疆打扮的人是俏如来的伴侣,叫苍狼也是现在苗疆的苗王”史艳文笑看着刘萱姑详细的替她解释
刘萱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啊,这样啊”刘萱姑走过去拉住忆无心的手“你应该就是无心吧?”
“嗯,大伯母好”忆无心乖巧的回答
“啊,无心真乖,果然还是有个女儿好啊,又可爱又贴心的,之前照顾你三个堂哥不知道多我辛苦呢”刘萱姑拍拍无心的手感叹道,又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无心“来,这是大伯母给你的红包”
忆无心朝刘萱姑笑了笑,接过红包“嗯,谢谢大伯母”
“好了,你们继续玩吧,宣姑,我带你回去休息吧”史艳文朝无心笑了笑,拉着刘萱姑回自己所休息的房间。
雪山银燕突然说道“话说黑白郎君好像被无视了”
所有人纷纷看向黑白郎君,黑白郎君别过脸哼了一声拉着忆无心起身离开
众人纷纷沉默了会,“天色已晚,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俏如来拉着苍狼朝众人笑了笑便离开了
“爱妃我们也回去休息吧”小空笑着抱着网中人的腰,网中人嗯了一声跟着他回到他的房间
雪山银燕和元邪皇互相看了眼“嗯,烛九阴我们也去休息吧,家里突然来了很多人没有别的客房了所以说只能委屈你和我挤一间房了”
元邪皇朝他一笑“无事”,雪山银燕点点头带着元邪皇回自己的房间

“黑白郎君你要拉我去哪啊?”忆无心被黑白郎君拉着走出正气山庄,回到幽灵马车那里,南宫恨拉着忆无心上了马车,说“天允山”幽灵马车收到指示朝天允山前进
“黑白郎君我们去天允山做什么?”忆无心疑惑的问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黑白郎君说完,就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忆无心只好靠在他的身边和他一样闭目养神,等到天允山的时候忆无心趴在南宫恨怀里睡着了
黑白郎君看她睡得很熟也没有叫醒她,这时天允山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五彩缤纷的烟火,原来离天允山几里地外的村庄每年的除夕夜都会燃放烟火。
黑白郎君之所以带无心来天允山就是为了看这场烟火,奈何无心已经睡着看不到着盛大的烟火了
等烟火结束后黑白郎君开口说道“回正气山庄”幽灵马车立刻返回正气山庄
第二天等忆无心醒来时已经睁开眼看到床顶,忆无心在想:我不是在幽灵马车里的吗怎么。。。。
黑白郎君在一旁看着她醒来发呆,搂紧她的腰“忆无心你醒了?”
“啊,黑白郎君,我们不是在幽灵马车里吗”
“嗯?那已经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了,等到了天允山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然后就回来了”
“哎?这样啊”忆无心趴在他怀里蹭了蹭“那我在睡会,黑白郎君等会你要叫醒我”说完,打了个哈欠又迷迷糊糊睡去
等忆无心再次醒来的时候,黑白郎君早已起床离开,忆无心迷迷糊糊的起身揉揉眼睛,换衣服洗漱好后便去花园里找黑白郎君。
忆无心到的时候看见众人已经都聚在花园里了,外加自己昨天一晚上没见到的爹亲和阿娘,还有坐在一旁与别人格格不入的黑白郎君。
忆无心走到藏镜人和女暴君身边问他们昨天晚上去哪了,女暴君只是挽着藏镜人笑说“无心啊,你去问问你的丈夫你就知道了”
忆无心红着脸看了下黑白郎君又低下头不说话,藏镜人顿时想要掀桌但是又忍住了,毕竟在女儿面前这样会毁了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的形象的
忆无心走过去坐在黑白郎君旁边和他聊天,说是聊天其实就是忆无心自己一个人再说,黑白郎君时不时回上一句而已。
史艳文笑着拉着刘萱姑的手朝大家道一句“新年快乐”说完每人给了个红包
而每个人轮流都给了无心一个红包,就连没见过几次面的元邪皇也给了无心一个红包。忆无心非常开心一一道了谢拿着很多红包在想该拿去做什么
史艳文看着众人心里挺欣慰:没人打架太好了,要不然正气山庄又要重新修建了
☆*☆*☆*☆*☆*☆*☆*☆*☆
那个结尾实在不知道怎么写所以说放弃了,新年快乐撒~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