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原你们安好

忆无心坐在灵界的废墟里,吹着叹悲欢灵长教她的曲子,一遍又一遍的吹奏着,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休息好后继续吹奏,跟着了魔一般,夜晚来临忆无心依旧吹奏着
天渐渐亮了,已经过了丑时,忆无心终于停下吹奏,低头默默的看着石笛,自言自语着“叹悲欢灵长,哀世间灵长,二师兄,灵尊你们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无心已经长大了哦,不会妨碍别人了,爱灵灵姐姐她和月牙岚去了东瀛,赤羽先生告诉我他们过得很幸福,而且爱灵灵姐姐已经怀孕了呢”
“叹悲欢灵长你知道爱灵灵和我老是在背后说你是叹爷,因为你老是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忆无心忍不住笑了,继续说“但是您好像母亲一样,虽然很啰嗦但是很照顾我们,虽然很严肃却很温柔”
“灵尊我和爱灵灵姐姐一直铭记你的教诲,帮助世人帮助着世间的万物,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帮倒忙但是我依旧会努力的”
“二师兄我做错事了,你还能像以前一样跟我说‘就算有一万个做错的理由,也不能改变一件做错的事实,否则在这世上千千万万得可怜人,是不是都有踏入歧途的正当理由’这句话吗,而且我依旧不懂,二师兄你还能替我再一次解答吗”忆无心露出甜甜的笑容,泪水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忆无心其实懂得,小时候做错事,莫前尘就会说这句话,忆无心非常懂得其中的意思,但那又能有什么用呢
忆无心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继续说“黑龙白狼,你们还好吗,白狼有没有跟别人打架,黑龙你要好好照顾他,不要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冲上去会受伤的,还记得以前我们还说要一起去退隐吗,如果我们真的退隐在江湖中现在我们应该会很快乐吧?”
“邪马台笑,天海光流你们还好吗,邪马台笑是不是还是那么爱喝酒,天海光流你现在学会普通的话,能和别人交流了吗,天海光流你要好好照顾邪马台笑,要不然会很麻烦的啊”
“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所说的小丫头了,我现在长大了哦,而且不像以前一样弱小,很少当别人的累赘了呢”
“哼!小丫头你现在不还是依旧当本郎君的累赘?”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黑白郎君轻摇着阴阳扇大步走来
忆无心愣愣的看着黑白郎君走到自己面前,黑白郎君嗤笑一声“小笨蛋”抬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忆无心回过神问道“黑白郎君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正气山庄吗?”
“怎么?本郎君不能来吗?”黑白郎君拿着阴阳扇拍了下忆无心的脑袋上的白色绒毛“况且藏镜人因为找不到你人在哪里快要疯了”
“啊!我忘记告诉爹亲我在这里了!”忆无心一脸懊恼的拍拍额头
“哼!随本郎君回去”黑白郎君拉起忆无心的手往回走
忆无心反握住黑白郎君的手,心里甜丝丝的,快步跟上黑白郎君的脚步随他回去
叹悲欢灵长,哀世间灵长,二师兄,灵尊,黑龙白狼,邪马台笑,天海光流,在那边愿你们安好
☆*☆*☆*☆*☆*☆*☆*☆*☆
想写虐结果还是想不出来,果然我不太适合写虐的,乖乖的写温馨文好了(〃ノωノ)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