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咸鱼的白小卿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魔人团流弊!我爱瓦白瓜莹16!

两只仓鼠(十二)

忆无心(半死不活的躺在木屑上/虚弱):黑白郎君...我好热啊,我感觉我要热死了,黑白郎君你不热吗。
黑白郎君(扒着喝水器仰头喝水,斜了它一眼):心静自然凉,你多说话还不如喝点水,省的你热晕过去了。
忆无心伸爪扒拉了下木屑,以蠕动加打滚挪到喝水器那,半个身子直起来扒着喝水器喝水,伸出小舌头缓慢的舔着水,又用小爪子接了滴水珠洗了把脸才觉得好受点。黑白郎君在一旁看的眼热,凑过去舔舔它的小嘴巴。
(“吱呀”,门应声打开,一股热气涌进来,把房间里仅剩的凉气都给带走了。)
主人(关上门,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虚脱):啊,就出去拿个快递就热死了我了,以后咋办啊。(瘫了会,走到笼子旁,蹲下来看着它们)宝们你们热不。
忆无心扒拉了下喝水器,继续喝水,黑白郎君继续舔它的毛毛。
主人(脸黑了一度):520都过去了也逃不过被你们天天秀(拆开快递把银色的长方形的板子拿出来)算了,最近天热给你们买了降温板,来我给你们放里面。
(伸手将这两只鼠捞出来放在一边,笼子拆开洗了遍擦干净,把降温板放进去顺便换了新的木屑才把两只鼠重新放回去。)
主人(揉搓了把两个小家伙,被黑白郎君挠一爪子,不在意的捏把它的小耳朵):行了,我去睡会儿,你们自己玩吧。
黑白郎君朝她呲了呲牙,用脑袋推了下忆无心把它挪到降温板上面趴着。凉凉的板子散去了热气,让鼠整个身子放松下来,两只鼠缩在一起相互蹭了蹭。
忆无心(抬头咬了下它的耳朵):黑白郎君这个板子好舒服啊,凉凉的。
黑白郎君(任它咬了耳朵,凑过去亲口):嗯,凉快多了,昨天一天没睡着今天你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忆无心点点头往它怀里缩了缩,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睡着了,黑白郎君睁着眼睛看了看周围也跟着睡着了。
☆*☆*☆*☆*☆*☆*☆*☆*☆
你们那热不,我们这几天挺热的_(:зゝ∠)_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