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晕的咸鱼白小卿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嗯,私设
百里潇湘未死失忆,去当了个酒楼老板,某一天遇见酆都月。
突发奇想,不要在意。
酆都月路过这家酒楼,惯性的朝酒楼走去,却突然停下来看着大厅里的白衣男子。那男子正拎着一坛酒与大厅那些人一起饮酒,欢笑声不绝。
酆都月看了他一会,抬腿走进酒楼内,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来不动了,直愣愣的看着走进来的那个人。
酆都月也没觉得尴尬,走到柜台前付了银钱,向人要坛酒带走。坐在柜台后面的人没动,反而看向了正在喝酒的白衣男子。那人将酒坛放下,开口道:“去,给这位客人拿坛酒,别耽误人时间。”
酆都月看着人,问道:“你是酒楼老板?”
那人笑着点点头,“正是,怎么这位客人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在下酆都月。”
“......百里潇湘。”
良久,相顾无言,抱着酒坛走过来的店小二打破这尴尬的氛围,“客官,您要的酒,请拿好。”
酆都月接过酒坛,朝人点点头,转身离去。
坐在百里潇湘身边的人见他还未回神,忍不住问道:“老板,您和那位认识?”
百里潇湘点点头,“嗯,那当然...不认识。”
“那您还看那么久?”
“闭嘴喝你的酒吧。”百里潇湘拎起酒坛,转身朝楼上走去。
从那以后,酆都月没隔几天都会去酒楼里买一坛酒回去,渐渐的酒楼里的人都认识他了,见他来都会抓过来聊上几句。
百里潇湘见他来也会调侃他几句,但这人倒没什么情趣,冷着一张脸,百里潇湘也就没什么兴趣调侃他了。
直到,酆都月知道百里潇湘准备娶媳妇的时候,表情难得变了一下,当然只是一瞬间。
大婚当天,他没有去只是抱着酒坛喝酒,第二天他在去酒楼的时候,正见百里潇湘拉着一个挽着妇人发髻的人的手,笑着给她介绍这些人都是谁。
百里潇湘见酆都月走进来,笑着招呼他。酆都月看了那妇人一眼,算不上多好看,只能算得上是清秀,说话的时候柔柔弱弱的很是羞涩,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有点不习惯吧。两人站在一起很是适合,自己站在他们身边,反而格格不入。
自从那以后,酆都月再也没去买过酒,一开始百里潇湘也奇怪过,但很快就遗忘了。
桃花林深处,一白衣男子拎着酒坛走到一块墓碑前,将酒坛放在一旁,掏出两个红玉的酒杯,斟满酒,男子拿着一杯酒撒在了墓碑前,另一杯则是被他拿在手里,却不曾喝下。
男子静静地靠在墓碑旁,逐渐睡去,墓碑上写着几个字,百里潇湘之墓。
☆*☆*☆*☆*☆*☆*☆*☆*☆
好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什么,可能单纯想虐虐嘟嘟月?
哎,也很希望潇湘能就这么幸福的退隐啊,可惜不存在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