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君子归(上)

ooc严重到爆炸
慎入!!!
慎入!!!
慎入!!!

一名样貌非凡的男子,牵着马缰漫步走在城镇的路上,吵闹的市集里,总有几个偷偷跑出来和朋友结伴玩耍的年轻女子,看着男子俊美的样貌,羞红了脸,胆小点的就静静地看着,胆大一点的就走过去,递个帕子或者香囊,但是都男子被婉拒了
熟识的人见到走过去打个招呼“哎呦,这不是艳文吗?终于回来了啊?”
史艳文拱手朝那人一笑,说“嗯,许久不见,王婆婆你身体还好吗?”
王氏笑了笑“我老婆子身体好着呢,你赶紧回家去看看宣姑吧,离开那么长时间了,也不怕宣姑那个好姑娘被抢走,不说了,要不然阻碍你们小两口见面,我先走了”说完,朝他一挥手就离开了
史艳文目送着王氏离开,牵着马缰继续往家走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便回到了家,把马牵到马厩里,回到与刘萱姑同住的房间里,发现没有人“不在这?应该在花园里吧”史艳文想了想,抬腿朝花园走去
此时的刘萱姑正在做着衣裳,拿起来左右看了看有没有出错,之后在衣摆处收了针,系上一个结,就做好了
“做好了,在晒一晒明天精忠他们就可以穿了”刘萱姑收了针线放进箩筐里,拿起三件小衣服,挂在晾衣杆上晒
晒了衣服,刘萱姑又坐回椅子上,拿出很久之前做的帕子,开始绣起来,上面的图案很普通,只是两三朵梅花,很久没有做过精细的女红了有些生疏,一不小心刺到了自己的手,鲜血滴落在帕子上,刘萱姑赶紧,把帕子放到一边,去清洗手,却迎面撞上了正要找她的史艳文
刘萱姑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多年不见的夫君,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其实更多的是不解,为什么不解?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中原的领袖,怎么会有闲工夫来看望自己呢?或者是看望精忠他们还有王氏
史艳文看着自己的发妻觉得有些陌生也有些兴奋,搂住她就这样紧紧的抱在怀里,之前看别人夫妻恩爱,心里空落落的感觉瞬间被填满了,满足的蹭了蹭她的脖颈说“宣姑我回来了”
刘萱姑轻轻的拍了拍史艳文的后背,就推开他了,一如既往地笑了笑“嗯,回来就好,精忠他们去学堂了还没有回来,饿了吗要我给你做点吃的?”
当刘萱姑推开他,史艳文觉得空落落的感觉又回来了,立刻抓住她的手,说“不用了我不饿,宣姑陪我聊聊天吧?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说过话了”说完,便径直的走回房间也不给她拒绝的空档
推开房门,史艳文拉着她坐在软榻上,自顾自的说“宣姑,最近世道有些乱,你要小心啊,精忠他们有没有给你惹麻烦?仗义的巨骨症有没有好好的压制住?存孝还是那么心直口快吗?对了宣姑,藏镜人他又和我打了好几次,不过每次都是不了了之,最近黑白郎君又去挑衅某个门派,又把某个门派给灭掉了。。。。”
刘萱姑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不言语,史艳文说着他在江湖上的经历的事情,或者哪些趣事,刘萱姑觉得他很累累到兴奋过度?谁知道呢(玩笑话,不要在意)
渐渐的,史艳文也不说了就静静地看着刘萱姑,刘萱姑也看回去朝他一笑,说“艳文,赶回来的路上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一会?”
史艳文看着她点了点头,就直接躺在刘萱姑的腿上,闭上眼睛休息,刘萱姑也不恼,等躺在自己腿上的人,渐渐的呼吸平稳,仿佛已经熟睡过去,刘萱姑想离开,但又动不了,想轻轻挪开吧,却被搂住腰身更加动弹不得,刘萱姑也只好放弃了,伸出手轻轻的摸着他的脸颊,很温柔
史艳文本来只是装睡,突然一双柔软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很温柔的一下接一下,本来躺在刘萱姑腿上就很紧张并且一直僵硬着的身体,瞬间放松下来,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爱抚

白卿:至于来之不易这个怎么说捏,本来两个人分开时间就长,虽然刘萱姑喜欢史艳文,但是史艳文是被迫娶自己,她一直记心里,所以刘萱姑一直都有些疏离史艳文,无论史艳文做什么她都会婉拒或者不在意,就比如之前史艳文抱着刘萱姑,却被无情推开的事实,让sap着实伤心啊,但是这个能有虾米办法捏?

天色渐晚,去学堂上课的精忠他们,也背着小书包回家,吵吵闹闹的说要第一个背给母亲听新学的古诗
刘萱姑推了推史艳文,轻声说“艳文该醒醒了,精忠他们回来了”
史艳文本就没睡着,好不容易宣姑能碰碰自己,那三个臭小子就回来了,不过宣姑的手真的好软,本来想赖着等会醒,但是那三个人已经找到这了!不得不醒啊!!
史艳文悠悠睁开眼,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朝刘萱姑笑了笑,就见三个孩童吵吵闹闹的走进来
史精忠,史仗义和史存孝看到自己的父亲的时候有些愣,本来史仗义和史存孝才一岁的时候,史艳文就离开了,回来也没有见过几次,两个人都有些害怕的躲在史精忠后面,怯生生的跟着史精忠喊了句‘父亲’
史艳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明明自己是他们的父亲却让他们害怕自己,刘萱姑看他们俩的样子只好领着他们三个人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里,回来时就见史艳文一脸低落的坐在那里
刘萱姑看着他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艳文你还好吗?”
“宣姑为什么仗义他们害怕我?”史艳文一脸求安慰的看着刘萱姑
刘萱姑笑了笑说“他们不是害怕你,他们只是不习惯而已”
史艳文站起身,轻轻的搂着刘萱姑的腰,低头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说“宣姑,如果我哪天带了另一个女人回来,你会生气吗?”
刘萱姑没说话,只是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但是反而搂的更紧了,刘萱姑有些失笑“不会,男子多为三妻四妾,也没什么的”
史艳文突然僵住不动了,他知道刘萱姑会这样说,但他以为会有一丁点希望的,哪怕不说话也好,打他骂他也好,但是不要就这么无所谓的回答,他怕她不爱他了,他怕她哪天就这样慢慢的离开了自己,他怕那空落落的感觉又回来了,如果这样的话他该怎么办?
史艳文害怕了,双手紧紧的抱着她“那宣姑你会离开吗”
刘萱姑只是笑着摇摇头“我离开了,谁来照顾你呢?”
史艳文亲了下刘萱姑的额头“嗯,宣姑不要离开我”
刘萱姑轻轻的拍了下他的手继续说“嗯,好,我去做饭了”说完,朝他笑了笑便离开了
史艳文看着她离开,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自己一人坐着发呆多久,直到刘萱姑喊他来吃饭,才回过神
晚饭过后,刘萱姑听着三个儿子背着新学的古诗,等他们背完,就带着他们洗漱睡觉了
等刘萱姑哄着他们入睡,自己洗漱好,回到房间时,就看到史艳文一身亵衣坐在床上盖着被子,看着书,见她来了朝她一笑,拍拍身旁的空位
刘萱姑一边褪去外衣一边说“艳文,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很累了吧?怎么还不早点休息”轻轻越过他,掀起被子躺到里面
史艳文把书放到一旁,轻轻一挥手熄灭了烛火,侧着身抱住刘萱姑的腰,沉沉睡去
刘萱姑也没有挣脱开,转个身在史艳文怀里找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也渐渐睡去
☆*☆*☆*☆*☆*☆*☆*☆*☆
其实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貌似越来越偏离主题了,后面咋写也是个问题_(:зゝ∠)_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