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五二零快樂!

“南宮恨,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憶無心挽著南宮恨的手臂笑吟吟的看著他
“嗯?什麼日子?”南宮恨看了她一眼,繼續挑著家具
憶無心有些生氣的鼓起包子臉“今天是五二零啊!你不知道嗎?”
南宮恨把視線從各種大床上轉移到憶無心的臉上“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日子有什麼特別的嗎?”
“五二零就是我愛你的意思嘛,你居然說不知道!”憶無心鼓著包子臉,氣呼呼的說著
南宮恨瞬間明白了,有些好笑的捏了捏她鼓起來的小臉“怎麼?想讓我對你說我愛你是嗎?”
憶無心臉紅的拍開他的手,嘴裡小聲嘀咕“是又怎麼樣啦?你會說嗎?”
“真是個小丫頭”南宮恨伸手抱著憶無心的腰,寵溺的看著她“憶無心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憶無心我愛你,五二零快樂”
憶無心愣愣的看著他,南宮恨也不說什麼也靜靜的看著她,眼裡的寵溺簡直要溺死她了
等她終於回過神時,臉突然爆紅,害羞的捂著臉,有些語無倫次“我我我,你你你,你怎麼會。。。。”憶無心平靜下內心的心情,看向南宮恨“南宮恨,我也愛你!五二零快樂”
南宮恨笑著捏了捏她的耳垂,俯身親了下憶無心的額頭“嗯,我也是”
☆*☆*☆*☆*☆*☆*☆*☆*☆
“喂!羅碧,今天你不打算對我說什麼嗎?”姚明月側躺在沙發上看著準備出門的羅碧
“嗯?說什麼?”羅碧轉過頭看向姚明月有些疑惑
姚明月起身走到羅碧面前,雙手叉腰的看著他“你說說什麼啊!今天是五二零你說呢?!”
“都老夫老妻了需要說嗎”羅碧無奈的看了眼氣呼呼的姚明月
“要,當然要啊!你不說我就不讓你走了!”姚明月撒嬌似的摟住他的脖子,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一陣亂蹭,蹭得羅碧身下都起反應了
“明月聽話從我身上下來,我今天有事”強忍著要把她推倒就地正法的想法,難得一次溫柔的哄著她
姚明月故意似的蹭了下羅碧的那個位置“我不,你不說我就不下來”
被蹭到那一出,整個人仿佛被電流電到一樣,怕忍不住只好妥協“我說,我說,明月我愛你,五二零快樂”
姚明月聽到那句話就像一個小孩得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一樣笑得開心,雙手摟地更緊了對著羅碧就是一個深吻,羅碧稍微有些愣神,但是他很快的就回吻過去
一吻結束時,姚明月調整下自己的呼吸,看著羅碧深情款款的說“羅碧,我也愛你”
本來就被挑逗的差不多了,這句話更讓他按捺不住了,橫打抱起了姚明月走回臥室,關上門就開始了他們的和諧運動
☆*☆*☆*☆*☆*☆*☆*☆*☆
史艷文看著坐在沙發上看著書的劉萱姑,歎了口氣心想道:宣姑。。。。她會來和我說嗎,還是我自己先去說啊,萬一沒說好,宣姑不高興了怎麼辦
對此路過的史仗義表示:MDZZ,是男人就上去說啊
史艷文:等等!仗義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又一個路過的史精忠:父親你的想法全寫臉上了,話說母親不是說好最近要出去了一段時間嗎,您還不去說嗎?
史艷文立馬轉頭看向劉萱姑,劉萱姑身旁確實有一個行李箱,這才突然想起來宣姑最近要去旅行,自己沒時間只能她一個人去了,史艷文有些懊惱的抓了抓頭髮,現在和宣姑說要和她一起去旅行還來得及嗎
史精忠/史仗義:。。。。
見自家兩個兒子朝自己扔了四個衛生球就走了,只好自己去說了
史艷文坐在沙發的另一邊“宣姑,今天是五二零”慢慢的蹭到劉萱姑身旁
“五二零?”劉萱姑想了想“噢!艷文五二零快樂啊!”
“嗯,五二零快樂宣姑,還有就是我愛你宣姑”史艷文默默伸手抱著劉萱姑朝她溫柔的笑著
劉萱姑輕輕的靠在史艷文的胸膛上,靜靜的說“嗯,艷文我也愛你”
過了良久,史艷文突然開口道“宣姑啊,我現在說有時間陪你一起去旅遊還來得及嗎?”
劉萱姑聽了,覺得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呵呵呵,當然來得及啊”
史艷文立刻站起來,快速的去房間收拾行李後,對劉萱姑笑著說“宣姑,咱們一起去”
劉萱姑站起身提著行李箱,笑道“好,我們一起去,時間差不多了,咱們走吧”
史艷文笑著拉著劉萱姑的手,離開了
史精忠和史仗義表示:父親/老傢伙那麼像一個小孩子啊-_-||
☆*☆*☆*☆*☆*☆*☆*☆*☆
不知道到底甜不甜,反正自己覺得夠膩歪的了,那什麼,五二零快樂啊!ヾ(Ő∀Ő๑)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