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无心,生日快乐!

今天天气晴朗,鸟语花香,处处弥漫着开学的恐怖低气压中,自然我们的无心也不例外的处于这种低气压下
罗碧看着一脸没睡醒的忆无心,轻咳一声道“咳,无心你昨天是不是没睡好,今天要不要请个假啊?”
忆无心摇摇头,拿着一片面包嚼了半天,才说“不了,今天刚开学就请假不太好,我就是昨天睡得有些晚,过一会就好了。爸,我吃饱了,灵灵还在外面等我呢,我先走了”说完,拿着那还没吃完的面包,背着书包就离开了
门外,爱灵灵低着头看着脚尖,听见开门声,抬头看过去,朝忆无心笑了笑说“无心!早上好啊!”
“嗯,灵灵你早啊!”
“无心,我听说会有新的老师来哦,而且是个帅哥哦~”爱灵灵挽着忆无心的胳膊,微微歪着脑袋说着
“新老师?你听谁说的啊?飞渊吗?”忆无心眨眨眼,有些好奇
“我是听雪夜说的啦~雪夜貌似跟那个老师很熟呢,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捏?”
“这种问题还是不要多想了,话说灵灵你最近跟西剑流班的月牙岚还有联系吗?之前大师兄知道了蛮生气的”
“这嘛。。。。我和月牙岚确实还有联系啦,不过你千万不要跟大师兄说,要不然他又得关我禁闭啦!我和月牙岚明明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他们总是不懂我呢?”爱灵灵装作一副哀怨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
忆无心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噗~灵灵啊,大师兄他们就是怕你受骗啦,时间久了他们就会明白的,所以你也要理解理解啊”
爱灵灵扬起小下巴,非常傲娇的哼了一声“哼!无心你再笑我,我就生气了!”
忆无心摇了摇头,也不笑她了“好好好,我不笑了,走吧,在不快点就会迟到了”
爱灵灵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点了点头,拉着忆无心就往学校跑去
☆*☆*☆*☆*☆*☆*☆*☆*☆
刘萱姑歪着脑袋看着姚明月快要翻烂的那本书“明月别翻了,再翻真的就烂掉了”
姚明月看着手中的杂志,嫌弃的扔到了桌子上,看向一旁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你们想好怎么替无心举办生日派对了吗?”
史艳文摇了摇头“还没有,我去问问精忠他们吧,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毕竟这个是无心最重要的一个生日”
“。。。。我去问问南宫恨那个家伙愿不愿意帮忙”罗碧黑着脸,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话,说完就开门出去了
另外三个人:。。。。罗碧这次是拼了啊-_-||

门外
罗碧黑着脸,万分不情愿的敲着面前的门,力气大的要敲烂这个门似的
不多时,门打开了,南宫恨黑着脸看着罗碧,皱眉道“你来我家做什么?!要来打架吗?!不过我现在可没那个闲工夫”
罗碧握紧了拳头心道:没救了这个人,真想把他的脑子撬开来看看里面除了打架还有别的东西吗
罗碧平缓了一下内心的暴躁,看着他说道“无心过几天就要过生日了,所以我想来找你帮忙”
南宫恨有些诧异的挑起了眉毛“原来小娃子快要过生日了,不过你来找我帮忙做什么?难到你们解决不了这件事情?”
“我只是想无心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南宫恨你愿不愿意来帮忙?”
“哈!我愿不愿意又如何,难不成忆无心离了我就不能过生日了吗?!”
“你!简直不可理喻!”罗碧也不和他继续说什么了,转身离开开了房门,碰得一声关上
【俩住对面|・ω・`)】
“嗯。。。小娃子的生日吗”南宫恨眯起了眼睛想了想,回到屋里拿了钥匙,锁上门离开了

罗碧黑着脸回了房里,坐在客厅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姚明月翻了个白眼,讽刺道“哼!看样子这是吃了闭门羹回来了,早就说不让你去了,非不听,甩脸色给谁看啊?”
“姚明月你给我闭嘴!!!!!”
“哼!”
刘萱姑拍了拍姚明月的手背道“好了,明月你别老是气罗碧,一家人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姚明月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哪里有气他,明明是他自己小心眼脾气大”
刘萱姑戳了戳姚明月的额头“还犟嘴,罗碧你也不要生气,既然南宫恨不想来帮忙那就算了,离无心生日还有几天不要那么着急,办法总会想出来的,等精忠他们回来我和艳文去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史艳文站起身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道“小弟我先和宣姑回去了,你等会也不要和弟妹吵架了,无心差不多要回来了,让无心看到不好”又站着等了几分钟才听见罗碧应了一声
史艳文朝姚明月笑笑,拉着刘萱姑便离开了
姚明月看着两个人手牵着手离开了,不是很情愿的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就见罗碧抱着笔记本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罗碧抬头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继续按着键盘
姚明月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走到他旁边坐下,看着他双手不停的按着键盘“罗碧,你。。。。这是勾搭了哪个小妹妹,聊得那么开心?”
罗碧黑着脸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呢?!”
姚明月笑着倚在罗碧的身上“怎么?我说错了吗?”
“姚明月你老是惹我生气好玩吗?!!”
“嗯。。。还可以吧”
“你!”
“好了,不闹了,罗碧你在和谁聊天?”
“哼!这是无心的那两个小学兼初中同学”
“啊。。。原来是那两个小家伙啊,他们不是出国留学了吗,你找他们干嘛?请他们来参加无心的生日吗?”
“。。。。嗯”
“罗碧啊,你不是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这两个小家伙吗?之前恨不得让他们离无心远远的,终于想开想替无心找个好男友了?”
“无心现在才多大!!找男朋友什么的根本不可能!!!我只是想他们是无心的朋友,就想请他们来而已”
“哦~~~这样啊,罗碧真是辛苦你了呢”
“哼╯^╰!”
姚明月戳了戳他的额头“行了,赶紧解决吧,最近几天要辛苦你了,我去看看无心回来没”
罗碧继续敲打着键盘“嗯”
☆*☆*☆*☆*☆*☆*☆*☆*☆
放学后,爱灵灵万雪夜和飞渊三个人推推搡搡小声说着什么,最后爱灵灵被推了出去
爱灵灵瞪了她们两个人一眼,拉了拉正在打扫卫生的忆无心“无心啊,我们今天有事情,所以我们就先走了,抱歉哦,下次请你吃霜姐姐做得蛋糕”
忆无心点点头“嗯,没事的,你们要有事就先走吧,拜拜ヾ(´∀`)”
“嗯,那我们就先走了(◉ω◉υ)•³.₃”
等她们走后,班里就剩下忆无心一个人,忆无心打扫好了卫生,收拾好课本离开了教室
校门外,南宫恨正靠在他的爱车上,双臂环抱在胸前脸色阴沉的看着正慢慢悠悠走着的忆无心,路过的行人还以为是寻仇的差点打110,南宫恨皱着眉瞪了那个人一样,路人吓得转身就跑
忆无心正在想今天上课的内容,并没有主要到南宫恨,等快要走出校门的时候才发现他,忆无心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又开心的跑了过去
“南宫恨!!你怎么在这啊?”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接我回家?”忆无心歪了歪脑袋突然想到爱灵灵经常在她耳边念叨的那一句话‘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随后又看了看南宫恨阴沉的脸,瞬间把那句话扔出脑外“咳,谢谢你南宫恨,那我们现在呃。。。回家?”
南宫恨突然笑了下“嗯,我带你回家”
忆无心看着他不知怎地突然有些脸红,点了点头“嗯”
南宫恨替她开了车门,小心的护着她的脑袋让她坐进去,又体贴的替忆无心系了安全带,小心而又细微的动作,让忆无心脸更红了
‘虽然不知道今天南宫恨怎么了,但是好温柔啊ฅฅ*’忆无心心想
南宫恨瞥了眼忆无心没说话,发动了车子,一路上开得非常平缓,完全没有。。。。超速
“小丫头”
“啊?有什么事吗?”
“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想要的东西?”
“嗯”
“嗯。。。。虽然这样很不礼貌,但是我很想要你经常戴着的那个黑白色的勾玉”
“这个?我还以为你会想要什么东西呢,不过也是你并不是那么贪心的人”
“呃。。。。你这是在夸我吗”
“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
“。。。。好吧”
“到了,下车”
“哦,好”
忆无心下了车,突然看见一个东西飞了过来,有些慌张的伸手接住,打开手心一看,原来正是忆无心想要的黑白勾玉,忆无心惊讶的看向南宫恨“南宫恨这个。。。。”
“送给你了,生日礼物”南宫恨揉揉她的脑袋
忆无心眨眨眼,笑了“谢谢你,南宫恨!不过南宫恨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啊?”
“你爸说的”
“我爸?我爸怎么会给你说呢?”
“他想给你办个生日派对,想让我来给你过生日”南宫恨毫无保留的推出罗碧准备了几个月的事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的礼物,我先回家了”
“嗯”
“对了,你会来陪我过生日吗,南宫恨”
“。。。。会”
“谢谢你,南宫恨”忆无心朝他挥挥手,转身走进单元楼里
☆*☆*☆*☆*☆*☆*☆*☆*☆
生日当天
(不要问我为什么跳了,因为我写不出来了,稍微有点小尴尬哈😂)
忆无心今天也是一个人回家,因为爱灵灵她们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什么事情先走了
回到家,推开门,屋里漆黑一片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突然碰的几声,纷纷扬扬的彩片落了下来,电灯被打开
“无心,生日快乐!!!!”
忆无心呆愣愣的看着一群人,直到爱灵灵她们拉着她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生日快乐,才堪堪回过神“这。。。大家怎么都来了,还有老师们,连铁骕求衣老师也来了,我。。我。。。”
铁骕求衣朝她点点头“忆无心,我作为你的老师,祝贺你终于成年了,以后你要明白,在你成年以后要担当的责任是多么的沉重,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哎!老大仔,无心成人礼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气氛突然沉重了你没感觉到吗?”
“老二,你平常不笑就算了,今天无心的成人礼你就笑一笑又能怎么样?怎么说无心都是唯一一个不怕你的学生”欲星移拍了拍铁骕求衣的肩膀笑道
“他是怕笑得时候吓到无心”风逍遥也跟着欲星移拍了拍铁骕求衣的肩膀
“你们不说话没人当你们是哑巴”铁骕求衣瞪了两个人一眼
“咳,好了无心生日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吧”史艳文轻咳一声,打了个圆场
叹悲欢揉揉忆无心的脑袋“无心啊,你今天成人礼我们很高兴,以前的时候才那么小,那么快就长大了,灵长很欣慰”
莫前尘赞同的点点头“虽然这句话很煞风景,不过无心你还是要记得,坚持自己的初衷,长大后步入社会总有很多你从来没经历过的事情,不要让社会的黑暗感染到你”
“遇到什么事解决不了就回来找我们,我们会帮助你的”梁皇无忌拍拍她的肩膀
“对啊对啊,我和岚也会帮助你的”爱灵灵拉着忆无心的手,点点头
“哼!!!无心是我女儿,有什么事也是找我才对!!”罗碧黑着脸看着他们
“无心还是我们的干女儿呢!”莫前尘回嘴道
罗碧瞪了他一眼,也没反驳,姚明月撞了下他的肩膀说“无心成人礼,脸色好点行不,沉着脸跟谁欠了你百八十万的样子”
刘萱姑点点头“明月说得对,今天无心成人礼你应该更高兴才对”
“就是啊,好友,正所谓女大不由爹,凤蝶成人礼的时候,我也没怎么样啊”
“那是因为你没心没肺”站在一旁的赤羽信之介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嗳~赤羽先生要这样说,我可是会心寒的”
“哼”
“藏仔啊,来笑一个,替无心成人礼说一句吉祥话”千雪揽着他的肩膀,笑道
罗碧拍开千雪的手,走到忆无心面前,温柔的说“无心啊,你长大了,爸爸很开心,以后如果谁欺负你就来找爸爸,爸爸永远会保护你的,另外名字里有动物的,像是什么龙啊,狼啊,马啊的都是怪蜀黍要离远点”
“知道啦,爸爸,我会爱护动物的啦”
邪马台笑挠挠头“名字里带动物的,他是指我们吗”
“kakilakuku,kakiyaku(肯定不是我,我的名字里没有动物)”天海光流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名字带动物的几个人“。。。。所以,我们是怪蜀黍咯?”
一直低头看着iPad的默苍离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呵,愚蠢”
“。。。。苍离,你这样太没礼貌了”冥医摇了摇头,有些苦恼的看着默苍离
“哦”默苍离眨眨眼,继续低头看iPad
“。。。。”
修儒略为同情的看了自家老师一眼
史精忠往忆无心那边走了几步,说“无心,有什么事不懂就来找大堂哥,我会替你解决的”
“嗯⊙∀⊙!”
史仗义揽住忆无心的肩膀,捏了捏她的脸“无心啊,不要听史精忠的,他的论文到现在都还没解决,有什么事来找二堂哥吧,二堂哥肯定会帮你解决的”
罗碧皱起眉,瞪着史仗义“史仗义,你把你的爪子从无心身上拿开!!”
史仗义耸耸肩松开揽着忆无心肩膀的手
“呃。。。。谢谢二堂哥”
“。。。。”←跑去蹲墙角画圈圈的大堂哥
“无心,我。。。。。”史存孝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站在他旁边的剑无极看不下去了,拍了下他的后背,说道“哎,笨牛你不会说话就闭嘴,我来替你说,无心啊,祝你成人礼快乐,有谁欺负你就找我们,我们去揍死。。。。哎哎,疼疼疼,蝶蝶松手!!耳朵要被揪掉了!!”
凤蝶黑着脸揪着剑无极的耳朵“无心你不要听剑无极瞎说,就他那三脚猫的功夫不被别人揍就不错了,还想着揍别人!无心祝你生日快乐,剑无极你给我来这边”凤蝶揪着剑无极往一旁走
“哎哎,蝶蝶轻点!!”
帝鬼拿着几个礼物盒走到忆无心面前,说“无心,生日快乐,本来还有几个老师想来的,但是他们都临时有事没法到了,这是他们送给你的成人礼礼物”
忆无心眨眨眼笑了笑,接过那几个礼物盒“谢谢帝鬼老师”
万雪夜挽着恋红梅的手走过来,说“无心,祝你生日快乐”
恋红梅揉揉忆无心的脑袋,笑道“无心,恭喜你成年了,之后你就可以到梅香坞来玩了,酒水半价哦~”
“啊啊,缺舟先生你也来了啊”万雪夜拽了拽恋红梅把她拉过去
“嗯,我是无心的老师来替她祝贺也是很正常的,无心成人日快乐”缺舟朝忆无心笑了笑
“嗯,谢谢缺舟老师,谢谢恋红梅阿姨”
“无心呐!我带阿觞来替你过生日啦!(*σ´∀`)σ”飞渊拉着北冥觞的手凑了过来
“无心,生日快乐^_^”北冥觞十分优雅的朝忆无心笑了笑
“啊,谢谢你们”忆无心也回以微笑
小玉挽着忆无心的手说“无心无心,生日快乐(*σ´∀`)σ,缺阿叔有事来不了了,所以就只有我和风间大哥一起来了(◉ω◉υ)•³.₃”说着还看了眼站在一旁的风间始
风间始朝她笑了笑“无心,生日快乐⊙∀⊙”
“无心生日快乐!*٩(๑´∀`๑)ง*”修儒朝她眨眨眼
“谢谢你们今天来陪我过生日(///ω///)”
突然从厨房走出两个人,一起推着一个小推车,推车上放着一个双层的蛋糕,蛋糕周围插着一圈的蜡烛,蛋糕上画着一个扎着马尾辫一身黑衣黑裙的小女孩,头上戴着毛绒绒的发圈,小脸圆圆的笑得很开心“无心,生日快乐”
忆无心看着那两个人愣住了
“忆无心,看到我们是不是很高兴!”
“石头仔,祝你生日快乐!”
“黑龙。。。。白狼。。。。你们。。你们回来了?”忆无心捂住嘴,不多时眼里灌满了泪水,滑落下来
“忆无心!你为什么先叫这个家伙的名字啊?!”白狼不满的看了她一眼,却替她擦了擦泪水“哭得那么丑做什么”
“无心我们回来了,不要哭了”黑龙拍了拍她的脑袋,温柔的说
“我。。我真。。高兴。。真的很高兴”忆无心伸手抱住了他们,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哽咽道“你们那次。。走了之后。。就。。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我。。我以为。。你们不会。。不会回来了”
黑龙和白狼两个人对视一眼,黑龙摇摇头轻声哄到“无心,别哭了,我们在那边也很想你,但是因为军队管理严格很难能对外联系,这次也是因为你爸爸,我们才能来陪你过生日,很抱歉,让你那么伤心了
“臭丫头,不要哭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丑?”白狼嘴上嫌弃的说着,却很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背
忆无心松开手,擦掉眼泪,红着眼睛朝他们笑了笑“嗯”
罗碧揉揉忆无心的脑袋“无心,你去洗洗脸,眼睛肿了就不好看了”
忆无心点点头,突然伸手抱住了罗碧“谢谢你,爸爸”踮起脚凑过去亲了罗碧一下,随即松开手去卫生间了
罗碧回过神来,傻乎乎的裂开嘴角笑了
站在一旁的姚明月扶额“罗碧啊,我虽然知道你很开心但是你要不要笑得这么傻”
“哎,蝶蝶什么时候也能向这样对我呢”神蛊温皇略羡慕的看着罗碧
赤羽信之介站在他旁边打击道“放心,不可能,凤蝶宁愿去亲千雪也不会亲你的”
“嗳,赤羽先生你这样说可就伤了我的心了”
“你什么时候有的心,我怎么不知道”
“。。。。”
“愚蠢”←低头玩iPad的默苍离
“。。。。”
忆无心回来后,所有人簇拥着她,看着她许愿
金黄色的火光照耀着她,少女紧闭着双眼,双手握拳放在胸前,一直站在角落的南宫恨,拿出手机拍了下来,设置成了手机屏幕
忆无心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众人欢呼一声,姚明月和刘萱姑切蛋糕分给他们,爱灵灵她们偷偷问忆无心许了什么愿,忆无心只是笑着没回答她们这个问题
生日过后
众人纷纷离开,只剩下忆无心和南宫恨两个人
啥⊙∀⊙?你说罗碧和姚明月呢?他们能干嘛去你不清楚吗(*σ´∀`)σ
忆无心看着南宫恨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南宫恨。。。。”
“忆无心,来,我带你去个地方”南宫恨突然拉着忆无心的手,往外走去
一路上,忆无心本来想问他去哪,但是车速太快开不了口!!
下了车,忆无心整个人都不好了,整个人都是软软的,走路跟踩着棉花一样
南宫恨拦腰抱起了忆无心,大踏步的往前走“这样就受不了了真是没用”
忆无心没说话,只是脸红的往南宫恨怀里钻
走了十几分钟,南宫恨把忆无心放下来,忆无心眨眨眼看着周围,很好奇这是哪里“南宫恨这是哪啊?”
“天允山”
“哦。。。。等等,天允山??!!!”
“嗯,怎么了?”南宫恨看了她一眼
“没。。。没什么,就是有些惊讶”忆无心摸摸鼻尖
天微微亮,天允山很高,也很适合看日出,几分钟过后,太阳渐渐升起,橙黄的太阳逐渐升上天空,忆无心目不转睛的看着日出
南宫恨突然喊道“忆无心”
“怎么了?”忆无心转脸看向他,惊讶的往后退了几步“南宫恨你。。。。”
南宫恨正单膝下跪,紧紧的盯着她,手上拿着一个小盒子“忆无心,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我。。”忆无心红了脸,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
“忆无心你愿意嫁给我吗”
忆无心眨眨眼,走过去很正经的点点头“嗯,我愿意”
南宫恨打开那个小盒子,拿出戒指替她戴上,站起身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忆无心,生日快乐”
忆无心回抱住他,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嗯,谢谢你南宫恨”
南宫恨俯身吻住忆无心的嘴,只是单纯的唇贴唇,忆无心却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一样,但是这种感觉,很幸福
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长长的影子依偎在一起,很是美好
☆*☆*☆*☆*☆*☆*☆*☆*☆
写完了写完了,临到最后才写完我也是很崩溃啊,各种cp,和无心有关的过了一遍(没有漏吧(◉ω◉υ)•³.₃),无关的也过了几个
虽然已经过去了,但还是依旧的
无心,生日快乐!
我们永远的小天使

金光小区—1

“南宫恨!!!!你给老子出来!!!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
“哈!!!要打便来!!我还怕你不成?!!”
就见两人摩拳擦掌正要打过去时,电梯“叮”的一声响了,电梯里走出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女
两人回头看去,纷纷僵住了身体,少女眨眨眼“爸,你们在做什么?怎么都站在门口啊?钥匙没带吗”
罗碧一改刚才的凶神恶煞的模样,朝她温柔的笑了笑“无心你回来了啊,我们没做什么就是聊聊天而已”说着,瞪了南宫恨一眼,南宫恨有些不爽的点点头
“这样啊,那你们慢慢聊我先进屋写作业了”忆无心朝南宫恨笑了笑,开门进屋
两人相看两厌,哼了一声,各自回到自己家中
(两家住对门,所以才会天天吵啊|・ω・`))
忆无心进了屋,就看见姚明月翘着腿涂着指甲油“妈,我回来了”忆无心放下书包朝她说道“刚才爸是不是又和南宫恨吵起来了?”
姚明月抬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继续涂指甲油“嗯,吵了几句就没声了,八成见你来了就没有继续吵了,每天都得吵一遍他们也不嫌烦”姚明月涂完指甲油甩了甩手“今天我带你出去吃饭,等会想吃什么?”
“不带爸他一起去吗?”
“不用管他,今天让他去你大伯家蹭午饭,你去把书包放下,我带你出去”
忆无心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里放书包,心里想着:爸是不是又惹妈生气了,哎
罗碧进来屋就看见姚明月一手拿着包一手牵着换好常服的忆无心准备出去“大中午的,你们要去哪?”
“我带无心出去吃饭,顺便带无心去游乐场玩玩,学校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今天就不去了反正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午饭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无心走了”说完,拉着忆无心就出去了
罗碧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回过神来发现她们已经走了好时间了“今天又得去史艳文家蹭饭了,他们不会又吃火锅吧”罗碧摇摇头,拿了钥匙关上门坐电梯到史艳文家
刘萱姑开门见罗碧站在门口“罗碧来了啊,快点进来吧,是不是明月又带无心出去了啊,真的是等她回来我得去说说她,存孝再去拿一双碗筷”
“好!”
“小弟啊,坐这里啊”史艳文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椅子,朝他笑着
罗碧无视掉他坐在了史精忠的旁边,看着桌子上的火锅嫌弃道“为什么,你们今天又在吃火锅,大热天的不难受吗”
史仗义咬了咬筷子说“哼,早知道又吃火锅我就应该去网中人家里吃饭的,况且这火锅都吃好长时间了,你们不腻吗?”
“二哥,不能随便浪费粮食”史存孝看着俏如来说道
史仗义看着自家小弟摇了摇头“我在这里,那是史精忠,小弟你又忘戴眼镜了”
史存孝眯起了眼盯了好一会才看清楚“抱歉大哥,我搞错了”说着把碗筷放在史艳文的面前“哎?叔父你已经有碗筷了啊?”
“存孝,你叔父在那边”史艳文朝那边指了指
“抱歉,父亲”史存孝走过去把碗筷放在罗碧的面前“叔父,碗筷给你”
罗碧点点头“嗯,你还是赶紧去把眼镜戴上吧”
史存孝点点头,回到房间把眼镜戴上,才回来坐下吃饭

与此同时,姚明月那边
西餐厅里
姚明月拿着刀叉动作优雅的切着牛排,同在这里吃饭的男人都时不时往姚明月这边看,姚明月并没有在意他们,忆无心也习惯了这种视线,小口小口的吃着牛排看着姚明月“妈,等会我们去哪啊?”
“不是说带你去游乐园玩吗,怎么不想去吗?”姚明月放下刀叉拿餐巾纸擦了擦嘴,托着下巴看着她“要不然咱们去逛街?”
“那还是去游乐园吧”忆无心立马摇了摇头,她还记得之前去陪她逛街的时候,脚都磨起泡了
姚明月点点头,本来就是陪她出来玩的,她想去哪就去哪好了“那等你吃好我们就过去?还是等一会再去?”
“等一会再去吧,外面也是蛮热的”
“嗯,也行,你慢慢吃不着急”
“。。。。。。哦”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子,开个新坑欢迎大家一起来跳坑啊

端午节安康!

#内有酆湘雷者慎哈#

“今天我们的俱乐部来了一名新成员,就是百里潇湘先生!欢迎加入!”俏如来拉了拉百里潇湘的衣袖笑着鼓掌
百里潇湘头一次加入这种俱乐部,很难得的红了脸颊,不过依旧平静的开口道“你们好,第一次加入还请多多关照”
众人纷纷鼓掌欢迎过后,赤羽信之介偷偷的拉着百里潇湘问道“百里你怎么突然进来了?”
“啊,之前和凤蝶聊天然后问我要不要进来,然后我就过来了”百里潇湘平静的回答
“原来是凤蝶吗”赤羽信之介揉了揉太阳穴又问“那酆都月知道你来了吗?”
听到酆都月的名字,百里潇湘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没有,我为什么要告诉他”
“你俩闹矛盾了?”赤羽信之介无奈的看了百里潇湘一眼心想:哎,一天到晚的闹脾气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
“没有,只是最近有些不想见到他而已”百里潇湘低头看着手机回道
赤羽信之介正打算说些什么,坐在不远处的刘萱姑朝他们喊道“赤羽先生,你俩聊什么呢?过来坐,我们讨论明天端午节要做什么”
两人相互看了眼,走过去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加入讨论
姚明月半倚在曼邪音的身上,神色慵懒的问道“端午节每次都会包粽子的,你们谁会包粽子?”
众人相互看了看,只有刘萱姑点了点头说“包粽子我会的,我可以教你们”
“那既然这样,母亲就麻烦你教我们了”俏如来笑着看向刘萱姑“那我们先去买材料吧,回来在做”
众人点头表示同意,出去买完各种材料回来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了
刘萱姑拿着粽叶说“洗好糯米和粽叶了,现拿三片粽叶,卷成一个圆锥形,在往里面装些糯米,再放进一颗蜜枣或者咸肉,然后用糯米覆盖住,就这样围起来留下一个小尾巴別过来,用棉线绑好系上”一个小三角形状的粽子出现在刘萱姑的手上“这样就包好了,很简单的,你们也试试吧”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
每个人都做好了,刘萱姑看着他们手上各种奇怪造型的粽子,表示:我内心也是崩溃的
刘萱姑无奈的揉了揉额角,继续细心的教他们,经历了无数次的耐心教导后,终于!他们的粽子能看了!
起码糯米都包住了不会露,也不会煮不熟就是了,外观什么的可以无视的,真的!
众人煮了自己的劳动成果,大约一小时后,众人都品尝到自己做的甜粽子和咸粽子,表示无一人死亡,掌声鼓励!

☆*☆*☆*☆*综合场☆*☆*☆*☆*☆
端午节当天上午,忆无心,姚明月和刘萱姑三人包着粽子(昨天包的粽子那些人全吃光了,表示只能再包了)
煮了一锅粽子后,三人分别尝了一个,没问题后,喊了在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三个人过来吃
刘萱姑和忆无心偷偷的把姚明月做的粽子捡出来,全放在罗碧的盘子里
刘萱姑:虽然尝过了没问题,但是为了保险起见绝不能祸害到自家那位!
忆无心:虽然对不起爸爸,但是为了南宫恨的人身安全,爸爸您就牺牲一下吧,反正也有抗体了
二人挑完之后相互看了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罗碧的盘子递给他
看到紫色棉线的粽子,罗碧嘴角抽搐了一下,立马就明白是自家那位做的
姚明月靠在罗碧身旁笑道“罗碧,我可是包了好长时间的,你一定要吃光光哦”
“啊,我会的。。。。”(如果我吃了一口不会死的话,我会的)后面那句话,罗碧选择咽进肚子里,手颤抖的用剪刀剪掉棉线,解开绿色的粽叶露出里面的糯米,样子意外的不错就是味道。。。。
史艳文站在一旁拿着手机,已经按好了120,时刻准备着打电话叫救护车
南宫恨挑起一边的眉毛,看了眼罗碧表示同情,随手拿过自己盘子里的粽子慢慢吃着
罗碧平静的拿起筷子,咬了一口粽子,正常的味道让罗碧放下心来,嚼了几下咽下去“唔。。。。味道不错”
史艳文松了口气,手一滑按了拨号键,一脸懵逼的眨眨眼,对面立刻接听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史艳文!藏仔是不是又食物中毒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手滑按错了,抱歉”史艳文尴尬的笑了几声解释着
“靠北啊!藏仔居然没有吃大姐的东西吗?!”千雪不相信的问
“吃了是吃了,但是小弟他还好好的,弟妹这次做的东西以外的可以吃,小弟他没事你放心好了”
“哇靠!!真的吗?!”千雪不可置信的说“大姐厨艺正常了啊,那没事我就先挂了啊”
“小千雪,我来给你送粽子了,这是我自己包的哦。哎?小千雪在和谁聊天啊?*^_^*”竞日孤鸣拍了拍千雪的后背问道
“哇!王叔你什么时候来的!”千雪当即吓了一跳
“刚刚哦*^_^*”竞日孤鸣笑着说“姚明月的粽子我也有吃哦,味道挺不错的*^_^*”
“不是吧?!你居然还好好的!”千雪立马拉着竞日孤鸣的手左看右看
“小千雪不要那么担心嘛,宣姑教的哦,不会有问题的*^_^*”
“你什么时候和刘萱姑扯上了?”
“加入俱乐部的时候*^_^*”
“俱乐部?什么俱乐部?”
“这嘛,我不能告诉小千雪哦,这个是秘密*^_^*”
“。。。。”
“呵呵呵,小千雪端午节安康*^_^*”
“。。。。嗯,端午节安康”
☆*☆*☆*☆*☆*☆*☆*☆*☆
酆湘场
百里潇湘从俱乐部回来后,又包了一次粽子,自然晚饭也是吃粽子的,剩下的就扔冰箱里冻着了
房间里冷冷清清的,百里潇湘早早的洗漱好,拿着各种客户资料和笔记本到书房整理着,想尽早弄完赶紧休息
十一点十分的时候,放在一旁的电话响起,百里潇湘看了眼来电人,揉了揉额角,拿起手机接听电话“喂!任飘渺你有何事?”
“呵,百里你的口气不要那么冲嘛,我想告诉从明天起你可以在家休息一个星期再回来”
百里潇湘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反正你一年到头也没怎么休息过,当做给你的端午节假期礼物咯”
“你真有那么好心?”
“啊,其实是赤羽大人让我给你放假的,至于为什么他只是说你太辛苦了”
百里潇湘沉默了一会“既然如此,就替我谢谢赤羽先生,客户资料明天我会让哑剑残声送过去的,先挂了”也不等对方说什么直接挂断电话
看了眼还有一点就要完成的资料,揉了揉眼睛继续整理
手机提醒十二点休息时,百里潇湘也整理好资料了,收拾好放在一边,合上笔记本,回到房间休息
酆都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随便煮了碗面吃,轻轻的推开房门,见百里潇湘已经睡着了,快速的冲洗一下,自己上床准备休息
掀开被子躺在百里潇湘身旁,百里潇湘向来浅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酆都月的时候,带着浓厚的鼻音说“嗯?酆都月?你回来了啊”
“嗯,我回来了”酆都月亲了下他的嘴唇,搂进怀里
百里潇湘仰头看着他,砸吧砸吧嘴,蹭蹭他的下身“酆都月,我想要了”
“嗯?不累吗”酆都月眼神暗下来,手从他衣服下摆伸了进去,轻轻摩擦他的腰际
“怎么?你不想?”百里潇湘伸手摸了摸他已经挺立的下身,恶劣的捏了几下,换来几声粗重的喘息声
酆都月抓住他作乱的手,欺身压上“好,我现在就满足你”俯身吻住他的嘴唇,开始了应有的动作
——车车车——
由于二人有些放纵,导致百里潇湘第二天才睡醒
☆*☆*☆*☆*☆*☆*☆*☆*☆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到底在写啥?我真的是在写端午节吗
算了我放弃了写不下去了,写崩了写崩了,酆湘第一次写,写的我尴尬症都犯了
话说千竞应该没崩吧?应该没崩吧?!
好吧我知道崩了,咱憋说_(:зゝ∠)_
另外那三个cp甜在哪里自己找找吧,我也不知道在哪,我已经是条咸鱼了(望天)

五二零快樂!

“南宮恨,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憶無心挽著南宮恨的手臂笑吟吟的看著他
“嗯?什麼日子?”南宮恨看了她一眼,繼續挑著家具
憶無心有些生氣的鼓起包子臉“今天是五二零啊!你不知道嗎?”
南宮恨把視線從各種大床上轉移到憶無心的臉上“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日子有什麼特別的嗎?”
“五二零就是我愛你的意思嘛,你居然說不知道!”憶無心鼓著包子臉,氣呼呼的說著
南宮恨瞬間明白了,有些好笑的捏了捏她鼓起來的小臉“怎麼?想讓我對你說我愛你是嗎?”
憶無心臉紅的拍開他的手,嘴裡小聲嘀咕“是又怎麼樣啦?你會說嗎?”
“真是個小丫頭”南宮恨伸手抱著憶無心的腰,寵溺的看著她“憶無心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憶無心我愛你,五二零快樂”
憶無心愣愣的看著他,南宮恨也不說什麼也靜靜的看著她,眼裡的寵溺簡直要溺死她了
等她終於回過神時,臉突然爆紅,害羞的捂著臉,有些語無倫次“我我我,你你你,你怎麼會。。。。”憶無心平靜下內心的心情,看向南宮恨“南宮恨,我也愛你!五二零快樂”
南宮恨笑著捏了捏她的耳垂,俯身親了下憶無心的額頭“嗯,我也是”
☆*☆*☆*☆*☆*☆*☆*☆*☆
“喂!羅碧,今天你不打算對我說什麼嗎?”姚明月側躺在沙發上看著準備出門的羅碧
“嗯?說什麼?”羅碧轉過頭看向姚明月有些疑惑
姚明月起身走到羅碧面前,雙手叉腰的看著他“你說說什麼啊!今天是五二零你說呢?!”
“都老夫老妻了需要說嗎”羅碧無奈的看了眼氣呼呼的姚明月
“要,當然要啊!你不說我就不讓你走了!”姚明月撒嬌似的摟住他的脖子,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一陣亂蹭,蹭得羅碧身下都起反應了
“明月聽話從我身上下來,我今天有事”強忍著要把她推倒就地正法的想法,難得一次溫柔的哄著她
姚明月故意似的蹭了下羅碧的那個位置“我不,你不說我就不下來”
被蹭到那一出,整個人仿佛被電流電到一樣,怕忍不住只好妥協“我說,我說,明月我愛你,五二零快樂”
姚明月聽到那句話就像一個小孩得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一樣笑得開心,雙手摟地更緊了對著羅碧就是一個深吻,羅碧稍微有些愣神,但是他很快的就回吻過去
一吻結束時,姚明月調整下自己的呼吸,看著羅碧深情款款的說“羅碧,我也愛你”
本來就被挑逗的差不多了,這句話更讓他按捺不住了,橫打抱起了姚明月走回臥室,關上門就開始了他們的和諧運動
☆*☆*☆*☆*☆*☆*☆*☆*☆
史艷文看著坐在沙發上看著書的劉萱姑,歎了口氣心想道:宣姑。。。。她會來和我說嗎,還是我自己先去說啊,萬一沒說好,宣姑不高興了怎麼辦
對此路過的史仗義表示:MDZZ,是男人就上去說啊
史艷文:等等!仗義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又一個路過的史精忠:父親你的想法全寫臉上了,話說母親不是說好最近要出去了一段時間嗎,您還不去說嗎?
史艷文立馬轉頭看向劉萱姑,劉萱姑身旁確實有一個行李箱,這才突然想起來宣姑最近要去旅行,自己沒時間只能她一個人去了,史艷文有些懊惱的抓了抓頭髮,現在和宣姑說要和她一起去旅行還來得及嗎
史精忠/史仗義:。。。。
見自家兩個兒子朝自己扔了四個衛生球就走了,只好自己去說了
史艷文坐在沙發的另一邊“宣姑,今天是五二零”慢慢的蹭到劉萱姑身旁
“五二零?”劉萱姑想了想“噢!艷文五二零快樂啊!”
“嗯,五二零快樂宣姑,還有就是我愛你宣姑”史艷文默默伸手抱著劉萱姑朝她溫柔的笑著
劉萱姑輕輕的靠在史艷文的胸膛上,靜靜的說“嗯,艷文我也愛你”
過了良久,史艷文突然開口道“宣姑啊,我現在說有時間陪你一起去旅遊還來得及嗎?”
劉萱姑聽了,覺得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呵呵呵,當然來得及啊”
史艷文立刻站起來,快速的去房間收拾行李後,對劉萱姑笑著說“宣姑,咱們一起去”
劉萱姑站起身提著行李箱,笑道“好,我們一起去,時間差不多了,咱們走吧”
史艷文笑著拉著劉萱姑的手,離開了
史精忠和史仗義表示:父親/老傢伙那麼像一個小孩子啊-_-||
☆*☆*☆*☆*☆*☆*☆*☆*☆
不知道到底甜不甜,反正自己覺得夠膩歪的了,那什麼,五二零快樂啊!ヾ(Ő∀Ő๑)

金光网游(二)

最近爱灵灵觉得自家闺蜜哪里怪怪的?嗯,也不说怪啦,就是有时候魂不守舍的,而且有时候整个人都冒着粉红色的小泡泡,难不成,她恋爱啦?!
想到这一点,爱灵灵瞪大眼睛立刻捂住嘴巴,制止将要发出来的惊呼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继续想:是因为我和月牙岚的关系,使无心受到刺激了吗?不可能啊,要是被罗叔叔知道了,不得气死啊?!不行!等会下课我得去问问!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爱灵灵坐到了忆无心的身旁,小声问她“无心啊,你最近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恋爱了啊?”
忆无心耳朵有些发烫,淡淡的红霞爬上她的脸颊“不。。不是啦,我只是在游戏上认识了一个朋友而已,最近他遇到麻烦所以我在替他想办法而已”
爱灵灵有些不相信的盯着忆无心,希望在她的脸上看出别的情绪,可惜除了红晕消失了,其他的一概没有“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啊?”
忆无心弹了下她的脑门,有些生气的说“你天天都和月牙岚腻在一起,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啊?!不过之前我拉他加了咱们的帮派,你没看到啊?”
爱灵灵揉了揉脑门,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嘻嘻,我最近一直和月牙岚在一起,我不怎么清楚啦”
“所以说啊,你还冤枉我”忆无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低头继续看书
爱灵灵歪了歪脑袋,也不说什么了,只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发呆
傍晚
忆无心回到家,就看见许久不见的大伯,可怜兮兮的坐在沙发上,忆无心一脸茫然的眨眨眼,史艳文看见忆无心朝她笑了笑,忆无心有礼貌的朝他打招呼,便回自己房间去了
至于史艳文为什么在这,那是因为之前做错了件事,惹刘萱姑生气,因此被赶出家门了,对此他的三个儿子的看法是。。。。
俏如来:父亲这次有错在先,我是不会帮忙求情的,况且我的论文到现在还没写完呐!!师尊会骂死我的!!!(抓狂)
小空:父亲你好自为之,我去找网中人了
雪山银燕:父亲加油,烛九阴叫我出去吃饭了
就这样,被妻儿“抛弃”的史艳文就跑到,自家胞弟这里求安慰了,自然罗碧是一脸嫌弃的样子,姚明月勉强的安慰他一下,便和刘萱姑她们一起出去shopping去了
对此史艳文想说: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爱了啊QAQQQQQ
☆*☆*☆*☆*☆*☆*☆*☆*☆
嗯,稍微带点镜月和史萱,依旧的恨爷不出场,之后还会有别的cp出场,现在只是开始不会写多少,所以请千万别嫌弃啊QAQQQQQ
除此之外,顺便心疼一下被宣姑妈妈赶出家门的sap一秒钟,哈哈哈哈😂😂

车车车

即君子归篇的车,不知道弄了多长时间才写出来的车,凑合看吧,评论走起,看不了再说(〃ノωノ)

君子归(下)

虐一下要不要?
依旧ooc严重!
慎入!!!
慎入!!!
慎入!!!

刘萱姑不见了,史艳文并不相信,因为宣姑答应过他的不会离开的,但是等他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宣姑是真的不见了
史艳文找了很长很长时间依旧没有找到,崩溃的回到家里,躺在床上静静的望着床梁“宣姑你说好不会离开我的,你说好要一直照顾我的,为什么你离开了”
史精忠轻轻的推开门,小声的说“父亲,还没有找到娘亲吗?刚才王婆婆说前天看到了娘亲,娘亲对她说去寺庙了,不过并没有说清楚是哪个寺庙”
史艳文立刻坐起来,看着史精忠“精忠你好好照顾两个弟弟,我再去找找宣姑”说完,立刻跑了出去
史精忠看着父亲离开,嘴里小声的说“娘亲,我不是故意说给父亲听的,娘亲你回来的时候千万不要怪我,因为父亲这个样子真的很可怜”
一个月后
史艳文低落的回到家里,头发乱糟糟胡子拉碴的,找遍所有寺庙,依旧没有找到刘萱姑
刚进门就听到,三个孩子嬉笑的声音,还有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史艳文觉得有些恍惚,是不是自己太想宣姑了,所以出现幻听了?直愣愣的走进房间,可怜兮兮躺在床上,蜷缩在一起,抱着刘萱姑枕过的枕头,渐渐的睡着了
刘萱姑在远处看到了,走进房间的史艳文,笑着让三个儿子自己去玩,自己则是走进房间,看到了蜷着身子熟睡的史艳文,刘萱姑笑了笑,轻轻的走过去,坐在床边,看着史艳文紧紧皱着的眉头,伸出手轻轻的为他舒展开来
本来史艳文身为江湖中人,睡眠本就浅,但谁知这次睡得如此之沉,沉到根本感觉不到有人坐在他的身边,但有可能也是知道这个人是谁吧,睡得更加的沉,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嘴角微微翘起仿佛做了个美梦
等史艳文起来时,就看到刘萱姑静静的坐在软榻上,做着针线活,史艳文以为是太过思念她了,出现了幻觉,但是这个幻觉为何如此的真实?
刘萱姑见史艳文醒来,一如既往地笑了笑说“艳文,醒了啊。我替你做了件衣裳来看看合不合身”
史艳文点点头,下了床榻也没有穿鞋子,就站到刘萱姑面前,看着她比例着自己试着衣服,史艳文抱住刘萱姑,真实的触感告诉他这是真的不是幻觉
刘萱姑有些愣住,不过抱住他的腰回抱住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问“艳文,怎么了?”
史艳文抚着她的发,轻嗅着她的味道“没什么,宣姑,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饭”
“好,我去做饭,不过艳文你先放开我好不好?要不然我怎么做饭?”刘萱姑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这个越抱越紧的家伙
史艳文不舍的松开手,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刘萱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拉下了他一下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就去做饭了
史艳文摸了摸脸颊,傻乎乎的笑起来,看了眼镜子,立刻去洗漱,刮了刮胡子,史艳文立刻变的意气风发,如果忽略他脸上傻乎乎的笑的话,就是大帅哥一个,不忽略的话也是不过是什么样的就不一定了
史艳文蹦蹦跳跳的走进厨房,就看着刘萱姑,忙碌着,史艳文悄悄的走过去抱住刘萱姑的腰,跟一个大膏药一样贴在她的后背
她动他也动,她挺他继续蹭,刘萱姑头一次知道原来史艳文这么烦啊,头一次想一拳揍上去,但是只是想想而已,真的打可不舍得
实在是受不了,刘萱姑开口说“艳文啊,你去陪精忠他们玩吧?”
史艳文摇了摇头说“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
刘萱姑只好放弃挣扎继续做饭,任这块大膏药贴在自己身上
史精忠牵着史仗义和史存孝的手,就躲在外面看着,史仗义和史存孝空着的肉肉的小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偷偷的笑,史精忠也笑着,看了一会儿,拉着两个弟弟继续去玩了
☆*☆*☆*☆*☆*☆*☆*☆*☆
嗯,果然本人还是不会虐,只适合温馨的我,算了就这么着吧,凑合着看吧_(:зゝ∠)_

君子归(上)

ooc严重到爆炸
慎入!!!
慎入!!!
慎入!!!

一名样貌非凡的男子,牵着马缰漫步走在城镇的路上,吵闹的市集里,总有几个偷偷跑出来和朋友结伴玩耍的年轻女子,看着男子俊美的样貌,羞红了脸,胆小点的就静静地看着,胆大一点的就走过去,递个帕子或者香囊,但是都男子被婉拒了
熟识的人见到走过去打个招呼“哎呦,这不是艳文吗?终于回来了啊?”
史艳文拱手朝那人一笑,说“嗯,许久不见,王婆婆你身体还好吗?”
王氏笑了笑“我老婆子身体好着呢,你赶紧回家去看看宣姑吧,离开那么长时间了,也不怕宣姑那个好姑娘被抢走,不说了,要不然阻碍你们小两口见面,我先走了”说完,朝他一挥手就离开了
史艳文目送着王氏离开,牵着马缰继续往家走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便回到了家,把马牵到马厩里,回到与刘萱姑同住的房间里,发现没有人“不在这?应该在花园里吧”史艳文想了想,抬腿朝花园走去
此时的刘萱姑正在做着衣裳,拿起来左右看了看有没有出错,之后在衣摆处收了针,系上一个结,就做好了
“做好了,在晒一晒明天精忠他们就可以穿了”刘萱姑收了针线放进箩筐里,拿起三件小衣服,挂在晾衣杆上晒
晒了衣服,刘萱姑又坐回椅子上,拿出很久之前做的帕子,开始绣起来,上面的图案很普通,只是两三朵梅花,很久没有做过精细的女红了有些生疏,一不小心刺到了自己的手,鲜血滴落在帕子上,刘萱姑赶紧,把帕子放到一边,去清洗手,却迎面撞上了正要找她的史艳文
刘萱姑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多年不见的夫君,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其实更多的是不解,为什么不解?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中原的领袖,怎么会有闲工夫来看望自己呢?或者是看望精忠他们还有王氏
史艳文看着自己的发妻觉得有些陌生也有些兴奋,搂住她就这样紧紧的抱在怀里,之前看别人夫妻恩爱,心里空落落的感觉瞬间被填满了,满足的蹭了蹭她的脖颈说“宣姑我回来了”
刘萱姑轻轻的拍了拍史艳文的后背,就推开他了,一如既往地笑了笑“嗯,回来就好,精忠他们去学堂了还没有回来,饿了吗要我给你做点吃的?”
当刘萱姑推开他,史艳文觉得空落落的感觉又回来了,立刻抓住她的手,说“不用了我不饿,宣姑陪我聊聊天吧?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说过话了”说完,便径直的走回房间也不给她拒绝的空档
推开房门,史艳文拉着她坐在软榻上,自顾自的说“宣姑,最近世道有些乱,你要小心啊,精忠他们有没有给你惹麻烦?仗义的巨骨症有没有好好的压制住?存孝还是那么心直口快吗?对了宣姑,藏镜人他又和我打了好几次,不过每次都是不了了之,最近黑白郎君又去挑衅某个门派,又把某个门派给灭掉了。。。。”
刘萱姑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不言语,史艳文说着他在江湖上的经历的事情,或者哪些趣事,刘萱姑觉得他很累累到兴奋过度?谁知道呢(玩笑话,不要在意)
渐渐的,史艳文也不说了就静静地看着刘萱姑,刘萱姑也看回去朝他一笑,说“艳文,赶回来的路上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一会?”
史艳文看着她点了点头,就直接躺在刘萱姑的腿上,闭上眼睛休息,刘萱姑也不恼,等躺在自己腿上的人,渐渐的呼吸平稳,仿佛已经熟睡过去,刘萱姑想离开,但又动不了,想轻轻挪开吧,却被搂住腰身更加动弹不得,刘萱姑也只好放弃了,伸出手轻轻的摸着他的脸颊,很温柔
史艳文本来只是装睡,突然一双柔软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很温柔的一下接一下,本来躺在刘萱姑腿上就很紧张并且一直僵硬着的身体,瞬间放松下来,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爱抚

白卿:至于来之不易这个怎么说捏,本来两个人分开时间就长,虽然刘萱姑喜欢史艳文,但是史艳文是被迫娶自己,她一直记心里,所以刘萱姑一直都有些疏离史艳文,无论史艳文做什么她都会婉拒或者不在意,就比如之前史艳文抱着刘萱姑,却被无情推开的事实,让sap着实伤心啊,但是这个能有虾米办法捏?

天色渐晚,去学堂上课的精忠他们,也背着小书包回家,吵吵闹闹的说要第一个背给母亲听新学的古诗
刘萱姑推了推史艳文,轻声说“艳文该醒醒了,精忠他们回来了”
史艳文本就没睡着,好不容易宣姑能碰碰自己,那三个臭小子就回来了,不过宣姑的手真的好软,本来想赖着等会醒,但是那三个人已经找到这了!不得不醒啊!!
史艳文悠悠睁开眼,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朝刘萱姑笑了笑,就见三个孩童吵吵闹闹的走进来
史精忠,史仗义和史存孝看到自己的父亲的时候有些愣,本来史仗义和史存孝才一岁的时候,史艳文就离开了,回来也没有见过几次,两个人都有些害怕的躲在史精忠后面,怯生生的跟着史精忠喊了句‘父亲’
史艳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明明自己是他们的父亲却让他们害怕自己,刘萱姑看他们俩的样子只好领着他们三个人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里,回来时就见史艳文一脸低落的坐在那里
刘萱姑看着他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艳文你还好吗?”
“宣姑为什么仗义他们害怕我?”史艳文一脸求安慰的看着刘萱姑
刘萱姑笑了笑说“他们不是害怕你,他们只是不习惯而已”
史艳文站起身,轻轻的搂着刘萱姑的腰,低头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说“宣姑,如果我哪天带了另一个女人回来,你会生气吗?”
刘萱姑没说话,只是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但是反而搂的更紧了,刘萱姑有些失笑“不会,男子多为三妻四妾,也没什么的”
史艳文突然僵住不动了,他知道刘萱姑会这样说,但他以为会有一丁点希望的,哪怕不说话也好,打他骂他也好,但是不要就这么无所谓的回答,他怕她不爱他了,他怕她哪天就这样慢慢的离开了自己,他怕那空落落的感觉又回来了,如果这样的话他该怎么办?
史艳文害怕了,双手紧紧的抱着她“那宣姑你会离开吗”
刘萱姑只是笑着摇摇头“我离开了,谁来照顾你呢?”
史艳文亲了下刘萱姑的额头“嗯,宣姑不要离开我”
刘萱姑轻轻的拍了下他的手继续说“嗯,好,我去做饭了”说完,朝他笑了笑便离开了
史艳文看着她离开,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自己一人坐着发呆多久,直到刘萱姑喊他来吃饭,才回过神
晚饭过后,刘萱姑听着三个儿子背着新学的古诗,等他们背完,就带着他们洗漱睡觉了
等刘萱姑哄着他们入睡,自己洗漱好,回到房间时,就看到史艳文一身亵衣坐在床上盖着被子,看着书,见她来了朝她一笑,拍拍身旁的空位
刘萱姑一边褪去外衣一边说“艳文,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很累了吧?怎么还不早点休息”轻轻越过他,掀起被子躺到里面
史艳文把书放到一旁,轻轻一挥手熄灭了烛火,侧着身抱住刘萱姑的腰,沉沉睡去
刘萱姑也没有挣脱开,转个身在史艳文怀里找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也渐渐睡去
☆*☆*☆*☆*☆*☆*☆*☆*☆
其实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貌似越来越偏离主题了,后面咋写也是个问题_(:зゝ∠)_

温柔如水

一位长相清秀的少妇坐在院内,不急不躁的织着衣服,织了一会儿拿起来比量一下,又唤来在那边玩耍的三个儿子,对着他们的身材量一量有没有差错
三个孩童嬉笑着,因为他们又有新衣服了,等玩够了,三个孩童拿着小板凳乖乖的坐在母亲的面前,背诵着夫子教过的古诗,少妇欣慰的笑了笑,拿出帕子,仔细的替他们擦着头上的汗,等他们背完了,也有些昏昏欲睡了,少妇收起针线,拉着他们的小手,走进屋内,替他们脱掉鞋袜,盖上被子,自己倚坐在床边,轻声哼着歌谣哄他们睡下
等他们熟睡,放轻脚步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继续去做自己的针线活,好能赶在能入秋前做好这三件衣裳
快要过了午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慢步走过来,脸上带着慈祥的笑,说“宣姑啊,不要在忙了,去歇息一会儿吧”
刘萱姑把针线放在一旁,扶着她坐在椅子上,轻声说道“无事我不累,快要入秋了,我要赶紧把这几件衣裳做好,精忠他们还等着穿新衣服呢,我可不能扫了他们的兴啊,母亲最近几天天气不错,等精忠他们闲下了,就让他们陪你出去逛逛”
水氏拍了拍刘萱姑的手“不用了,宣姑真是难为你了,自从你嫁过来,就一直劳心劳力,但是艳文他却一直聚少离多,现在如同让你守着活寡,来照顾我这个老婆子,如果哪天艳文回不来了,你就去改嫁吧,不要浪费你这大好的时间啊”说着,掩面擦擦眼泪,眼里满是对刘萱姑的愧疚
刘萱姑一如既往地笑了笑,拿出新的帕子替水氏擦擦眼泪“无事,本来也是我哥哥逼着艳文娶我的,况且我也是自愿如此,艳文他有自己的事业,我会理解他的”
水氏看了眼刘萱姑,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哎,那我先回房休息了,宣姑你不要太过劳累了”
刘萱姑点了点头笑着,水氏叹了口气,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目送着水氏离开后,刘萱姑继续拿起针线,做起衣裳来,灵巧的手穿针引线,很快一件衣裳便成型了,从房间里拿出一袋棉絮,往衣裳里面填一层棉絮,在尾角处收针系上一个结,轻轻拍打让棉絮不会团在一起,放到一边,继续做下一件衣裳
做着做着,刘萱姑突然想起和史艳文遇到的时候
那时史艳文的英雄救美获得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心,刘萱姑的哥哥刘三,便死皮赖脸的撮合她与史艳文,最后史艳文同意了,成亲之后,洞房花烛,史艳文便离开了,之后的她怀有身孕生下了精忠,又生下了仗义和存孝,之后二人一直的聚少离多,刘萱姑一直任劳任怨的照顾着自己三个可爱的孩子和婆婆,已经不知过了多少的春夏秋冬,刘萱姑已经记不清楚了,上次和艳文相聚的时候是几年前了呢?
刘萱姑想着出神,却不知道手上还做着针线,一不小心便戳伤了手指,猩红的血珠在白皙的手指上显得很突兀,点点刺痛让她缓过神,放下针线去冲洗了一下才好
见天色不早,便去唤醒精忠他们,省得他们晚上睡不着觉了,替他们打了盆水让他们醒醒困,自己便去厨房忙碌了
拿出些面粉,和面,揉面,醒面,擀成好,切成面条,舀几勺水倒入铁锅里生火烧水,等水烧开后放进面条,又去菜园摘了些青菜,洗净,也放进里面
面熟后盛出在三个小碗和两个普通的碗里,顺便倒入几滴香油,唤来精忠他们吃饭,又把一碗面送给水氏,等她吃完后,才端着空碗离开,自己才开始吃
吃完猴,洗干净碗筷,替水氏打了一盆热水让她洗漱,之后看着她睡下,又替精忠他们洗漱好,让他们在背一遍夫子教过的古诗后,才哄着他们睡下
自己洗漱好,回到房间,褪去外衣,吹熄蜡烛,摸索着走到床边,脱了鞋子,躺在床上,本来是身心疲惫却一直睡不着,辗转反侧了半天,依旧无法入睡,只好盯着床梁发呆,再一次陷入的回忆
意气风发的史艳文,骑在马上,低头看着自己,答应自己一定会回来,自己则站在一旁看着他逐渐远去
有时候刘萱姑会想,如果自己没有和史艳文在一起的话,那现在就和自己的相公还有自己的孩子幸福的在一起,而不是一直苦等史艳文回来,劳心劳力的操持着家里的一切事物
但是如同她向水氏所说,她不后悔,她知道史艳文并不喜欢她,史艳文只是被自己的兄长死缠烂打的而被迫迎娶了自己,她一直都明白只是没有说罢了,如果史艳文没有和自己在一起,那他现在的妻子就是他真的喜欢的人而不是自己
想到这里刘萱姑苦涩的笑了,泪水滑过她的眼角,但是她不后悔,因为她爱史艳文啊
☆*☆*☆*☆*☆*☆*☆*☆*☆
之前看别人剪的视频,宣姑麻麻苦守空房,心疼啊QAQQQQQ
突然有种sap渣男的感觉(〃ノωノ)

史家

正气山庄内,史家人第一次一起聚在一起,藏镜人,姚明月,忆无心,小空,俏如来,雪山银燕,刘萱姑大家和和睦睦的一起说笑,史艳文很感慨什么时候开始史家人已经多久没有在一起聚过了?
大概已经有一年还是两年还是三年?史艳文不知道,身为史君子,大儒侠史艳文的他是中原领袖,为大家劳心劳力,精忠继承了自己的衣钵,继续为中原献一份力,甚至是比自己做的更好
从藏镜人自己的胞弟终于回来的时候,其实史艳文觉得很不现实,和自己斗了那么长时间的宿敌居然会是自己的胞弟,不过依旧是认了,毕竟手足情深
史艳文看着和姚明月说说笑笑的刘萱姑,想到自从和宣姑在一起后,有了精忠,又有了仗义和存孝,自从把她丢下,自己去江湖上闯荡,每次都是聚少离多,自己有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和她好好的说一句话了
是自己离开的时候还是回来只是那寥寥的几句安慰?
他不清楚,他有时候甚至会问为什么?刘萱姑只是一如既往地笑笑说‘如果我不在了,以后谁来照顾你?’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史艳文愣住了,他不知道刘萱姑会这样回答他,甚至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个答案
之后每次问每次回答都是一样的,即使知道答案也会再问,史艳文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求证吧
在小空回来的时候,史艳文非常惊讶,但是并没有多说,魔世或者中原,他想他是喜欢在魔世呆着的,那的人尊敬他,保护他,不会伤害他,无论他是不是魔世帝尊
史艳文看着精忠和存孝,两个非常有担当的孩子,史艳文一直很放心他们两个,但是他们依旧只是自己的孩子,被史家人这个称号一直压在肩上不能动弹,有时候史艳文自己会想,如果自己没有承担中原领袖的责任,他们是不是和其他的同龄人一样快乐?
不过史艳文并没有后悔步入江湖,精忠从小就那么聪明,仗义因为巨骨症被迫一直都是小孩子的样子却没有自卑,存孝太老实了却非常听话
史艳文时常因为有这样三个儿子感到非常自豪,但是却也一直心疼他们因为自己不能像其他孩子一直开心的玩耍
现在他们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家人朋友了,史艳文就觉得很欣慰
正想的出神,突然不知道被谁晃了一下,熟悉的声音响起“艳文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史艳文回过神看到刘萱姑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牢牢的握住了她的手朝她一笑“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今天我们吃火锅吧?”
“父亲!我去煮火锅!”雪山银燕听到火锅二字自告奋勇的说
“不行!”藏镜人,小空,俏如来异口同声的拒绝!
雪山银燕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们“为什么?我煮的火锅不好吃吗?”
俏如来拍拍银燕的肩膀“咳咳!不是,银燕啊每次都是你煮火锅,很辛苦的,所以这次换别人来煮就好了”
雪山银燕想说什么立马被小空捂住嘴,拉着就往房间走“小弟啊,咱们去讨论讨论元邪皇最近怎么样”
史艳文和刘萱姑看向对方,相视一笑
忆无心看着大伯和大伯母感觉他们很恩爱,而且和爹亲和娘亲他们不一样,虽然交流不多但是却非常的温馨,又看了看自己的爹亲和娘亲虽然吵吵闹闹的但是很快乐啊
忆无心甜甜的笑了,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因为她有那么多爱她和她爱的家人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