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晕的咸鱼白小卿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分别和重聚

私设!!!!!
人物是官方的!!!!
ooc都是我自己的!!!!!

元宵节当天,娱乐头条因为两件事而炸了锅。一是,曾传疑似出轨的女明星姚明月,要和前夫罗碧复婚了!二是,曾亲密无间,并且共同孕育了三个孩子的史艳文刘萱姑夫妇要离婚了!
当两对在WB上分别晒出结婚证与离婚证的时候,微博评论已经炸了,这一边的粉丝全是恭喜与祝贺,也夹杂着黑子的几句嘲讽,不过没人在意就是了,而另一边分全是不可思议与震惊,当然也有黑子来戳几句,结果被那边的粉丝们给骂的“屁滚尿流”。
娱乐记者曾追问罗碧与史艳文时,两个人的回答倒没什么让人觉得可意外的。
罗碧
“无心已经那么大了,我不想因为我们而让她难做。另外,我也很想明月,离婚很久以后就一直很想她,现在复婚了,我还是很开心的。”
史艳文
“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了,两个人都厌倦了吧,所以我们和平离婚了。她说离婚之后,仿佛就轻松了很多,也去做她一直想做的事情了。以前是因为我的关系而没有去做,现在她应该很开心。
至于以后会不会再结婚,我想我并不会了,一个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还有一个是因为孩子们可能会不接受。”
采访结束后,两个人的话语又一次把这个话题推入高潮。
许多人还是不会相信史萱夫妇会离婚,但镜月夫妇复婚的消息也颇为震撼,两个如此轰动的消息,让粉丝们有点消化不良。
商场内,
忆无心挽着姚明月的手臂,笑眯眯的说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姚明月则是拿着一件衣服往忆无心身上比量,左右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回过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的罗碧让他去付账。一圈逛完罗碧手里拎着不下于十个购物袋,有些气闷的盯着有说有笑的姚明月。
姚明月低头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中午,拉着忆无心到了一家日式料理,要了一个包厢。这里的包厢是那种榻榻米的形式,三人脱掉鞋子盘腿坐在榻榻米上。
三人分别点好自己要吃的东西后,忆无心双手支腮看着他们,眼里的笑意更浓笑,“今天我很开心,无论是妈妈终于回来还是爸爸肯和妈妈和好。我都非常开心,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罗碧和姚明月对视一眼,突然觉得两人和好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对无心或者是对自己。
姚明月伸出手指戳了下忆无心的额头,笑道:“傻丫头,我们也很爱你。我第一次觉得,我是那么的幸运,能遇到罗碧,还有生下你。”
“无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之后的日子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一家人都再也不会分开了。”罗碧看着她神色认真。
“嗯,永远也不会分开!”
☆*☆*☆*☆*☆*☆*☆*☆*☆
对比这边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史家这边倒是有些沉闷了。
别墅内
“母亲你真的要离开吗,过几天就是我的毕业典礼了。”史精忠看着正在整理行李箱的刘萱姑有些委屈的说道。
刘萱姑拉上行李箱的拉链,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精忠你放心,我只是先收拾行李而已,你的毕业典礼妈妈一定会参加的。”
史精忠看着她有些犹豫:“母亲,你和父亲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刘萱姑顿了下,“嗯,我不是你婶母可以重新和你叔叔在一起,我和你父亲没有可能了。”
“和那个老家伙离了也好,天天不见人影不说,什么过年过节也不回来。”
“仗义!”
史仗义双手环胸侧靠在门框上,朝史精忠扔了两个卫生球,“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大哥你在学校被那个教授逼着写论文不知道,这几年老家伙过年过节根本没回来过,都是叔父他们一家人来过的。”
“虽然这么说对父亲不好,但二哥说的没错。”史存孝拿着一杯牛奶说。
史精忠摇摇头,无奈道:“哎,连存孝也.....我想父亲是真的没有任何可能了吧。”
刘萱姑笑道:“好了,别再说这些了,平常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或者来我这里玩,你们舅舅可想你们来好久了。”
他们点点头,一人替她拉着行李箱,一人替她拎着包,剩下的那个人就挽着刘萱姑的手臂走下楼,开车到了机场。
三个人去托运了行李,听她在上飞机前又说了一大堆话,无非是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乱吃东西什么的,虽然这些话听了无数遍,但三个人还是乖乖的听着,直到临近登机时间,刘萱姑不舍的拥抱了他们才离开。
等飞机起飞后,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前后离开了机场。
☆*☆*☆*☆*☆*☆*☆*☆*☆
私心的一个设定,也是n久以前写的了,写一半就扔,是我自己没错了_(:зゝ∠)_

金光网游(五)

金光网游(五)
因为今天见了许久不见的好朋友,忆无心在上游戏的时候,语气好到不能在好,虽然平常也很好啦但是今天意外的更好了,以至于在连续恐吓她的白狼被反吓到了
私聊
白狼:...你怎么了?
石头仔:我好好的啊*^_^*
白狼:是...是吗?
石头仔:白狼我们一起去做任务吧*^_^*
白狼:哼!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做任务?
石头仔:因为白狼你很厉害啊*^_^*
白狼: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带你去做任务吧╯^╰
石头仔:好!谢谢白烁烁*^_^*
白狼:白...白烁烁?什么鬼名字,不要乱喊!!
石头仔:可是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啊(。í _ ì。)
白狼:哪有很适合啊?!!下次不要乱叫了!!
石头仔:好吧,白烁烁(。í _ ì。)
白狼:你!!!!
白狼:哼!!!算了,懒得跟你这个小娃子计较╯^╰
石头仔:我就知道你白烁烁最好了(。>∀<。)
白狼:哼!走吧!带你做任务!
☆*☆*☆*☆*☆*☆*☆*☆*☆
忆无心笑眯眯的看着一个衣服头发全白的游戏人物带着一个头上戴着草帽的小萝莉打怪升级,看着看着,突然发起呆来,就连咚咚咚的敲门声也没有听见
罗碧敲了半天门见并没有回应,便推开门,探头一看就见自家女儿看着电脑屏幕发呆,罗碧摇了摇头心想:怎么改无心这老是发呆的习惯呢?
“无心?在看什么?”
“啊?爸!我在玩游戏呢。”
“游戏?”罗碧站到她身旁,弯下腰看着电脑屏幕,觉得这游戏有些眼熟“这是什么游戏?”
“金光XXXXX,蛮有意思的,而且很好玩。”
“金光XXXXX?好耳熟啊,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那不是你之前玩的那个游戏吗?那么快就忘了啊?”姚明月倚靠在门槛上,双手环胸看着他们
“原来是那个游戏啊,怪不得那么熟悉。”罗碧点点头,“话说,你过来干嘛?”
“我过来喊你们吃饭啊!刚才让你去喊无心,结果等半天不见都你俩下来,我就自己来喊你们了。”姚明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罗碧摸了摸鼻尖“咳,我不小心忘记了,走吧无心去吃饭了。”
忆无心点点头,“噢,我知道了,我跟朋友说一声。”
罗碧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立马凑过去,问道:“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男生,就是平常组队打游戏的朋友啦。”忆无心往旁边侧了下,发了个消息给白狼后,看到他回了消息,才把耳机摘下来,看向罗碧。“爸,走了吃饭了,等会妈又要来喊我们了。”
罗碧看了眼电脑屏幕点点头,和忆无心一起下楼。
☆*☆*☆*☆*☆*☆*☆*☆*☆
当晚,某帮会因会长突然失踪帮会三大护法.....咳咳,三大魔尊被一堆事务被气到炸裂。
【闼婆尊】曼邪音:那个臭小子到底去哪?!!!这家伙跑就跑了,居然把妖神将也给带跑了!!!!他们俩到底想干嘛!!!
【牛头尊】荡神灭:你就少说点话多做点事不行吗??!!!等会,谁又把我头衔改成这个了啊!!!
【炼狱尊】炽阎天:想想都知道是谁改的,行了与其说这个,还不如想想解决怎么和中原那边的帮会战。
【闼婆尊】曼邪音:根据之前的消息,默苍离正在教导俏如来,就是那个一下子K·O帝鬼的那个家伙,不过最近好像消失了,连带这那个奶爸冥医也跟着不见了。
【炼狱尊】炽阎天:啊,这么说来,最近苗疆也在为帮会会长的位置开始纷争啊,原会长貌似被北竞王这个人给拉下去了。
【闼婆尊】曼邪音:对啊,不过原帮主的候选人再夺回中。
【阿鼻尊】荡神灭: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闼婆尊】曼邪音:白眼.jpg你天天跟恋红梅谈情说爱,怎么可能知道。
【帮众】路人甲:闼婆尊你不也天天跟炽阎天打情骂俏的吗?
【闼婆尊】曼邪音:发火.jpg我什么时候跟炽阎天打情骂俏了啊?!
【帮众】路人甲:怂.jpg明明就有。
【炼狱尊】炽阎天:安抚.jpg好了好了,曼曼别生气了。
【闼婆尊】曼邪音:炽阎天,不许这么叫我!!!
☆*☆*☆*☆*☆*☆*☆*☆*☆
我真的是把我老底都给翻出来了,存稿什么的,现在真的是一点都没剩了😂

恨心同居三十题(四)
发文它说有敏感词发不出去!!所以换图好了,话说我这哪有敏感词嘛,我可是个好孩子哎(╯`□′)╯~ ╧╧!!!!!!!!

两只仓鼠(十三)

之暂居别人家的日子
主人(敲了敲笼子):醒醒啦,最近这几天我有事出去,所以你们要去我的朋友家暂住几天啦,我想她会好好照顾你们的,而且她家里的两个小家伙非常欢迎你们去的哦~~
忆无心(扒拉了下笼子,扭头用爪子推了推黑白郎君):黑白郎君醒醒。
黑白郎君(打了个哈气):我没睡,只是把眼睛闭上了而已。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主人跑去开门。)
主人:来了啊!它们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
朋友/拎起笼子凑近看了看/:嘿,小家伙们,你们真可爱。
主人: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在她家里要乖乖的。
忆无心(抬爪挥了挥):主人再见!我们会乖乖的!
☆*☆*☆*☆*☆*☆*☆*☆*☆
(推开门)
朋友:嘿,宝贝们,来欢迎你们的新朋友(把笼子放到它们的笼子旁边)虽然我不清楚你们会不会打架啦,但先这样认识认识吧。
忆无心(凑到笼子边):你们好啊!我叫忆无心,它叫黑白郎君,我们的主人有事出去了,所以我们来这里暂住几天。
.........
☆*☆*☆*☆*☆*☆*☆*☆*☆
至于是哪个cp,让我好好想想/托腮

两只仓鼠(十二)

忆无心(半死不活的躺在木屑上/虚弱):黑白郎君...我好热啊,我感觉我要热死了,黑白郎君你不热吗。
黑白郎君(扒着喝水器仰头喝水,斜了它一眼):心静自然凉,你多说话还不如喝点水,省的你热晕过去了。
忆无心伸爪扒拉了下木屑,以蠕动加打滚挪到喝水器那,半个身子直起来扒着喝水器喝水,伸出小舌头缓慢的舔着水,又用小爪子接了滴水珠洗了把脸才觉得好受点。黑白郎君在一旁看的眼热,凑过去舔舔它的小嘴巴。
(“吱呀”,门应声打开,一股热气涌进来,把房间里仅剩的凉气都给带走了。)
主人(关上门,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虚脱):啊,就出去拿个快递就热死了我了,以后咋办啊。(瘫了会,走到笼子旁,蹲下来看着它们)宝们你们热不。
忆无心扒拉了下喝水器,继续喝水,黑白郎君继续舔它的毛毛。
主人(脸黑了一度):520都过去了也逃不过被你们天天秀(拆开快递把银色的长方形的板子拿出来)算了,最近天热给你们买了降温板,来我给你们放里面。
(伸手将这两只鼠捞出来放在一边,笼子拆开洗了遍擦干净,把降温板放进去顺便换了新的木屑才把两只鼠重新放回去。)
主人(揉搓了把两个小家伙,被黑白郎君挠一爪子,不在意的捏把它的小耳朵):行了,我去睡会儿,你们自己玩吧。
黑白郎君朝她呲了呲牙,用脑袋推了下忆无心把它挪到降温板上面趴着。凉凉的板子散去了热气,让鼠整个身子放松下来,两只鼠缩在一起相互蹭了蹭。
忆无心(抬头咬了下它的耳朵):黑白郎君这个板子好舒服啊,凉凉的。
黑白郎君(任它咬了耳朵,凑过去亲口):嗯,凉快多了,昨天一天没睡着今天你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忆无心点点头往它怀里缩了缩,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睡着了,黑白郎君睁着眼睛看了看周围也跟着睡着了。
☆*☆*☆*☆*☆*☆*☆*☆*☆
你们那热不,我们这几天挺热的_(:зゝ∠)_

段子

恨心
忆无心:喂,是南宫恨吗?
南宫恨:嗯,我现在要去开会,怎么了?
忆无心(犹豫):我…我刚才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
南宫恨(紧张):怎么了?怀孕了?!
忆无心(脸上爆红):不是不是,是…医生说我有点低血糖。
南宫恨(有点失落):嗯。
忆无心(害羞):那…那你能说点甜蜜的话吗?
南宫恨:你打电话过来就是因为这个?
忆无心(失落):抱…抱歉,那我先挂了。
南宫恨:忆无心,我爱你,你是我的,我不许别人碰你,不许别人看你,你是我的所有物,一直都是我的。
忆无心:…霸道的家伙,但我也爱你!

史萱
刘萱姑:喂,艳文我……
史艳文:宣姑怎么了?
刘萱姑:艳文刚才我去医生那,医生说我有些低血糖了。
史艳文:低血糖?宣姑你等会啊!我马上请假回家!你在家好好待着!!!
刘萱姑:哎哎!艳文你先别挂!
史艳文:好,我不挂。
刘萱姑:艳文你…能不能说一些甜蜜的话啊?(声音越来越小)这样没准我的低血糖就会好
史艳文:……哈,好。宣姑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你就是我最宝贵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我很开心遇到你,和你相爱,和你结婚。我希望和你一直白头到老,永不分离。现在好点了吗?
刘萱姑(害羞):嗯…嗯,好点了,艳文你还回来吗?
史艳文:会,宣姑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家。
刘萱姑:好,我等你回来。

镜月
姚明月:喂,罗碧~~~
罗碧:有事说事,我现在很忙。
姚明月:哼,罗碧啊,我今天去看医生了,医生说我有些低血糖了。
罗碧:嗯,所以你想怎么样。
姚明月:罗碧~你难到不应该说几句甜蜜的话来安慰安慰我吗?
罗碧:你是不是又想要了?
姚明月:哼,才不是,罗碧~好罗碧,说几句嘛~~
罗碧:行了,我说几句。姚明月我爱你,你的每一寸肌肤都让我爱不释手,你饱满的胸脯让我沉迷于此,你的樱唇让我留恋,你身下的那处让我沉沦。
姚明月:啊…罗碧,我想要了,快来给我吧!让我升天!我好想让你那物狠狠的进入我!罗碧你快回来吧!!
罗碧:姚明月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姚明月:罗碧快点,我快受不了了。
罗碧:闭嘴,给我趴床上等着。
姚明月:那罗碧你快点!
罗碧:哼!

【以下cp突然想写,雷者慎!】
羿东
东皇太一:羿~~
后羿: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出什么事了吗?
东皇太一:也不是什么事,羿我今天去看医生了,医生说我有点低血糖。
后羿:低血糖?我记得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会低血糖了?
东皇太一:羿,医生说,只要给我说点甜蜜的话就行了。
后羿:想听这种话直说就好了,干嘛要这么拐弯抹角的。
东皇太一:哼╯^╰!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生气了!
后羿:好好好,别生气我说。我爱你,没了你,太阳就会落下,会失去它原有的光彩,没了你,我的世界将只剩黑暗。
东皇太一:算你识相,我不生气了。
后羿:乖,等我回去。
东皇太一:那你要早点回来,不许在外面瞎逛。
后羿: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的,求老婆大人恩准挂电话。
东皇太一:哼,挂了吧!
后羿:谢老婆大人恩准。

西伊:
西索:小伊~~~~♡
伊尔迷:西索什么事。
西索:小伊,医生说我低血糖了怎么办啊~♤
伊尔迷:你是想让我帮你买葡萄糖?跑腿费五十万戒尼,葡萄糖钱五十万戒尼。
西索:哎呀~小伊你怎么不懂我想说什么呢~~小伊你能不能来几句甜蜜话呢~~♧
伊尔迷:一句话一百万戒尼。
【“叮”一千万戒尼已转到】
伊尔迷:变态的你偷走我的情,盗走我的心,我决定告你上法庭,该判你什么罪呢?法官翻遍所有的犯罪记录和案例,最后陪审团一致通过:判你终生归我。好了。
西索(怨念满满):小伊你是不是从网上找的啊?
伊尔迷:嗯,你没说不可以。
西索(包子脸):小伊你变坏了。
伊尔迷:我什么时候好过,西索不要烦我了,我正在工作。
西索:哼~~好吧,小伊你还欠我几句话,记得回来说给我听哦~~♡
伊尔迷:嗯。
西索:那我就先挂了,小伊拜拜~mua~~♡
☆*☆*☆*☆*☆*☆*☆*☆*☆
在群里一个人发的表情包然后写的段子,果然我比较适合写段子啊。
羿东的cp我是第一次写不清楚人物感觉ooc了,见谅,谢谢。

两只仓鼠(十一)

两只仓鼠(十一)
——网中人的暂居④
主人(一双手伸进笼子里):小网,来看看这是谁?
(一只绿色毛发的小仓鼠从指缝中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朝着网中人吱吱叫了几声)
小空:亲爱的,我回来啦!!!!
网中人:臭小子?
主人(把小空放在木屑上,手伸了出来):好啦,不打扰你们重逢了,我等会再来看你们,黑白郎君不要和它们打架哦
黑白郎君:吱——!!!(谁会和这个家伙打架!)
忆无心(跑到小空身边):二堂哥你回来了!
小空(抬爪揉揉它的脑袋):小妹,好久不见了
网中人:臭小子,病终于好了吗?
小空(扑过去一个劲乱蹭):亲爱的,我好想你啊,你想不想我啊?
网中人(忍住拍飞它的冲动):嗯
忆无心(侧靠在黑白郎君身旁):黑白郎君,我突然觉得眼睛疼
黑白郎君(凑过去亲亲它的眼睛):那就别看了,看我好了
主人:黑白郎君,无心,今天小网和小空就要回去了,你们再道个别?
黑白郎君(一脸嫌弃):赶紧走赶紧走
忆无心:网中人,再见!希望下次也能和你一起玩
网中人(抬爪拍拍它的脑袋):嗯,会的,小家伙再见
(主人伸手把网中人它们捞出来,放在它们自己的笼子里)
主人:小网再见啦
主人②:下次你带它们到我那玩吧,我们先走了
主人:嗯,挥挥!
☆*☆*☆*☆*☆*☆*☆*☆*☆
明天就是情人节,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٩(ˊᗜˋ*)و

(标题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中秋的月总是那么的圆,那么的亮,在月下总有离别的人再望月神伤。忆无心靠在一块巨大的石头旁,不远处燃烧的木柴,照亮了她那青涩的模样。本该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而她则是仰望着星空看着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再想失踪的爹亲,逝世已久的母亲,也可能是那个常仰天大笑,狂傲不羁的人,又或者她谁也没有想,但谁又知道呢?
忆无心低下头拿出别在腰间的石笛,抬起手凑到唇边,忆无心闭上双眼回忆着叹悲欢交给她的曲子,缓缓地吹奏起来。
悠扬的笛声,传遍了那无声的夜,风被她唤起,调皮地吹起她的面纱,想看看吹奏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良久,一曲终了,夜恢复了寂静,寂静到只听见了柴火燃烧的“噼啪”声。突然不知何处传来打斗声,扰乱了这刚恢复的寂静,伴随着打斗声的还有那狂傲的笑声。笑声很大,大到惊醒了沉睡的鸟儿,惊到了正在发呆的忆无心。
忆无心登地站起来,随着那笑声寻了过去。天很暗,但她依旧看清楚了那意气风发的人,高强的武功,矫健的身手,无一不让人震撼。
只见那人手持阴阳扇,正与一名持剑之刃打得正激烈,兴到极处道“来呀!再来呀!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持剑之人并未答话,只是手中的剑挥舞的更胜,约莫一刻时之后,持剑之人逐渐落入下风,面对着力度更胜的掌风只得咬牙坚持。
不多时,只听黑白郎君一句“你!败了!”就见黑白郎君躲开刺来的剑,一掌打飞了那人,那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飞溅四处,不多时便不再动弹。
黑白郎君晃了晃手中的阴阳扇,开口道“是要等我把你揪出来吗?忆无心”
躲在大树后偷看的忆无心摸了摸鼻子,从树后走出来,朝他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你刚来的时候,我便知道了”黑白郎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手中的阴阳扇拍了下她头上的白色绒毛
“唔。。好吧”
忆无心仰头看着他,隔着面纱也能看出那清秀的模样,水蓝色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的明亮,如同今晚的月亮一般
不得不说她的眼睛很漂亮,黑白郎君心想
忆无心眨眨眼总感觉黑白郎君的眼神让她感觉怪怪的“黑白郎君你怎么了?”
黑白郎君移开目光看向一边“无事”
“噢”忆无心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两人不再言语,路过的小兔子停下脚步看向这两个奇怪的人,一个人看着旁边的树,一个人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兔子眨眨眼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拢了下自己的两只长耳朵,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路过幽灵马车时,好奇的抬头看着,幽灵马注意到那只小兔子,低下头用它那只剩下两个黑框的眼睛看着小兔子,小兔子被吓了一跳,飞似的逃走了。幽灵马晃了晃自己的骷髅脑袋,跺了下前蹄,明白自己吓到了那只兔子,但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只好继续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两个人“相顾无言”。
“黑白郎君你。。最近过得好吗?”忆无心抬起头将目光转向黑白郎君等着他的回答
“嗯”
还真是简洁啊,不过看样子不差就是了,忆无心心想
良久,黑白郎君,道“我要离开了”
忆无心抬头看他“啊?你要离开了?”....那么快
“你要去哪里?”
“我为何要告诉你”
“我。。只是想以后还会见到你吗”
黑白郎君静静的看着她不答话
忆无心微微低下头轻声道“那你要保重,打架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受伤了,受伤了赶紧去找医生,别自己一个人死撑着。你要记得吃饭,自从我遇见你,就没见你好好吃过饭”
“够了,你说的够多了”
“那......你...保重”
忆无心不在多言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许久不见总有许多话要说,但时间总是不够的,千言万语只得咽下
黑白郎君见她不在多言,一手负背,转身离开。
“踏踏踏”的马蹄声响起,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忆无心才离去
幽灵马车内,黑白郎君盘膝而坐,微靠在车壁上,正闭目养神。这时的黑白郎君已敛去当时的潇洒模样,代替的是平静、温和,仿佛与之前那个狂人不是他一般。
良久,黑白郎君睁开双眼,幽灵马车不知何时早已停下,抬手撩起帷幔,天已大亮,本在沉睡的万物早已苏醒。黑白郎君静静的看着,倒有闲情逸致来享受这一时的宁静时光。
宁静?对于黑白郎君这个武林狂人来说是很少会有的东西,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找寻能一决高下的人上面了,静下心来享受时光可能会觉得有些浪费。但不能说黑白郎君不会去享受,只是很少,少到十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而且在这些数的过来的次数中,和忆无心一起度过的次数最多。
相伴的过程中,那委婉的笛声总是让人觉得回味,当然还有那个丫头的啰啰嗦嗦的声音,但依旧不妨碍黑白郎君享受时光。
黑白郎君下了马车,寻了一颗大树旁坐下,静静的靠着,时光就这样慢慢流逝。
忆无心别了黑白郎君后,便到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镇子,寻了一处旅店住下,总是风餐露宿,就算是早已习惯也免不得觉得疲惫,向小二要了桶热水,谢过小二,褪去衣物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忆无心微微仰天,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身的疲惫就这样被带走。
直到水变得有些凉了,忆无心才起身,换了身衣服,让小二把水搬走,这时做好的饭菜也被送了上来。
吃饱喝足后,忆无心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消食,对比在野外看风景的黑白郎君,忆无心可是过得相当滋润。
没过多久就已经昏昏欲睡了,这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可能是收拾盘子的小二就没去搭理。
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儿爬到了忆无心的床上,笑眯眯的喊了句“娘亲!”
忆无心被吓得瞌睡虫都跑没了,起身盘腿做好,看着这个小人儿“你你你....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娘亲呢?小朋友你是不是弄错了啊?”
就见小人儿歪了歪脑袋“可是爹亲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啊,我的娘亲叫忆无心。娘亲我已经找了你好久好久了,娘亲我好想你”说着,扑进忆无心的怀里
忆无心微微皱眉,轻轻推开了小人儿“小朋友我真的不认识你,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连你的名字都不做饭”
“娘亲,我叫南宫爱啊!这个名字还是娘亲你给我取的”南宫爱两只小手抓着忆无心的衣袖“娘亲你不记得我了吗,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啊”说着,眼睛里闪着点点泪花
忆无心有些束手无措,只得将南宫爱搂进怀里,轻声哄着“不哭不哭”
可能是太过劳累,南宫爱便趴在忆无心的怀里睡着了,忆无心低头看了看这个小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放到床上,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反正有后续就是啦_(:зゝ∠)_

两只仓鼠之万圣节快乐!

主人:无心,黑白郎君,万圣节快乐!你们看!我给你们做的小衣服可爱吗?(拿出一件紫色带星星图案的衣服和一件黑白色的衣服)紫色的衣服是小无心的,这个黑白的是黑白郎君的,来我替你们穿上(抱出忆无心,小心翼翼的替它套上小衣服)无心好可爱!!!!(拿出手机狂拍)好了,黑白郎君我来替你。。。。
黑白郎君:吱——!!!!
主人:好。好好吧,当我没说,你俩好好玩,我走了(把忆无心放回去,换了鼠粮还有水,临走前还不忘放一颗糖进去)
黑白郎君:(盯着忆无心的衣服)脱下来
忆无心:为什么啊?明明很好看啊?
黑白郎君:(一脸嫌弃)很丑,快点脱下来
忆无心:(两只小爪子揉了揉衣服)等会脱行吗,主人自己花好长时间做的哎
黑白郎君:(脸色不悦,转身趴到了一边)随便你
忆无心:(眨眨眼,抓住主人留下来的糖果,咯吱咯吱的咬开糖纸,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好甜啊!怪不得主人喜欢吃这个(咯吱咯吱的咬起糖果,咬下了一小块,走过去,递给了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你尝尝,很好吃的
黑白郎君:(看了一眼,张嘴吃掉)太甜了
忆无心:是吗,但真的很好吃啊
黑白郎君:(按住它的小脑袋,舔掉忆无心嘴边的糖渣子)嗯,很好吃
忆无心:唔。。。。(小爪子捂住红红的脸)
黑白郎君扯掉忆无心身上的小衣服,把忆无心压在身下,开始了造崽活动!!
(远处偷窥的,主人:嗯,看样子很快就会有小仓鼠宝宝了)

万圣节快乐!

小无心穿着一身紫色的小裙子,裙子上绣着小喵爪,裙子下面还有一个黑色的长尾巴,头上戴着喵咪耳朵的头饰,脸上画着胡须,小牙齿尖尖的,手上还提着一个小篮子,里面装满了糖果,垫着脚笑嘻嘻的敲了敲附近人家的门,来要糖果,附近的人笑着给这个可爱的小喵咪更多的糖,一圈下来小无心的小篮子已经满了
小无心看着篮子里的糖果笑了笑,蹦蹦跳跳的回了家,路上看见了一个黑白色的人站在同样黑白色的车旁,小无心歪了歪脑袋,跑到那个人面前好奇的抬头看着他
那个人皱了皱眉低头看着她“小丫头,你在看什么?”
“嗯,熊猫叔叔!”
“我不是熊猫!”
“那叔叔你为什么要扮成熊猫的样子呢?”
“我这是天生的肤色”
“哎,是吗?”
“那为什么叔叔的肤色是黑白色的呢?”
“我都说是天生的了!”
“哦~~”
“那叔叔你叫什么啊?”
“臭丫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哦!对了!麻麻说在问别人名字之前要告诉自己的名字,叔叔我叫忆无心,你可以叫我石头仔哦!”
“忆无心?”
“嗯嗯,那叔叔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南宫恨”
“哦哦!南宫恨叔叔!”
“烦人的小娃子,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忆无心眨眨眼,说“南宫恨叔叔,不给糖就捣蛋!”
“烦人”那人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递给她“给,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忆无心接过那几颗糖,说“谢谢南宫恨叔叔”说着,从小篮子里拿出一颗糖,亮晶晶的糖纸在灯光下十分耀眼,忆无心把这个糖塞进了南宫恨的手里“给,南宫恨叔叔,万圣节快乐!”说完,忆无心朝他挥挥手,拎着小篮子回家了
南宫恨看了看手中的糖果,撕开了糖纸吃掉了那颗糖,甜腻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咬碎糖果,糖果里带着酸酸的果酱中和了甜甜的味道,很好吃
☆*☆*☆*☆*☆*☆*☆*☆*☆
万圣节快乐!!还有不给糖就捣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