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晕的咸鱼白小卿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端午安康(上)

咳咳,还记得上次端午节的时候,贤妻俱乐部做的事情吗?今天他们又一次聚在了一起,你觉得他们还会再做粽子这样没新意的东西吗???
不!
他们是会继续做的,不过稍微有点不同,至于哪里不同让我们看看贤妻的丈夫们看到粽子是怎么样吧!
当天,史家内,史艳文,罗碧和南宫恨三个人围坐在桌子前,看着自己面前的粽子不知道该怎么下口。
说不好,也不是,味道很香,让人很有食欲的那种,但样子就让人没有任何吃下去的感觉了。在他们面前的粽子,是正常的形状,颜色却是渐变的蓝色,中间还能看见露出来的内陷儿,不得不说很好看的颜色,但谁知道吃下去会不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看着那三个女人期待的眼神,这三个男人相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对于史家现在的情况,另外几家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只是态度不同罢了。

——千竞家——
千雪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蓝粽子,又看了看满面笑容的小叔,有些迟疑的开口:“小叔,你确定不是把墨水给倒进去了吗?为什么这个粽子是蓝色的?你确定吃了不死人吗?”
竞日孤鸣笑眯眯的解释着,“小千雪你放心好了,我可是按照料理视频上学的,完全没有倒入你所说的蓝墨水之类的防腐剂哦~”
“黑暗料理的视频吗?另外墨水应该不是防腐剂之类的东西。”千雪扶额,一点也不想去看他面前的粽子。
“小千雪要相信我,这个绝对没有毒,不行你尝尝看啦,或者你闭上眼吃。”竞日孤鸣朝他眨眨眼,见他依旧犹豫不决,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说:“小千雪我可是做了好久好久的,况且也不能随便浪费食物啊。”
千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啦好啦,我吃就是啦!”说完,拿起筷子夹起粽子,闭上眼睛咬了口,嚼着嚼着睁开眼睛看向竞日孤鸣,“味道不错,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黑暗。”
“对嘛,我一开始可是尝过的,小千雪快吃,还有好多呢!”竞日孤鸣笑着从厨房端出一口锅,把里面煮好的粽子给他看
千雪愣了下,喊到:“哇靠!不会都是我吃吧?”
“小千雪,不能浪费粮食啊!”
“我@✘#*-^........”

——温赤家——
神蛊温皇用筷子戳了戳粽子,看向赤羽问道:“赤羽先生,我最近什么都没有做,你为什么要毒死我?”
赤羽挑了挑眉毛,道:“如果我要毒死你还要等到现在?”
“那你给我吃这个粽子做什么?”
“做给你吃的啊。”赤羽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继续说:“当然不吃也行,这一个月别想进我房间了。”
“当然要吃了,信做给我的怎么能不吃呢。”神蛊温皇笑着把粽子全部吃了下去,把空盘子拿起来给他看,道:“咳,我吃完了。”
“嗯。”赤羽点点头,忍不住笑了。

——梁莫家——
“前尘,我一定要吃吗?”梁皇无忌可怜巴巴的抱住莫前尘的腰问道。
“吃,必须吃,不吃我做给你干嘛?”莫前尘推开扒在自己身上的大家伙,“赶紧吃了,要不然等会就凉了。”
梁皇无忌不情不愿的坐在椅子上,用筷子使劲的戳这个粽子。莫前尘看着他幼稚的模样忍不住笑,把笼子从他手里拿过来,道:“行了,我喂给你吃,别再戳了。”
梁皇无忌点点头,张开嘴示意他喂给他,莫前尘笑着把粽子一点点喂给他吃,粽子不大梁皇无忌没吃几口就已经没了。莫前尘空出的手,伸过去捏了捏梁皇无忌的脸,笑着端起盘子走到厨房洗盘子去了。

——空网——
“吃。”网中人把剥好的粽子端到史仗义面前,顺便递了双筷子给他。
史仗义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粽子,“这是...粽子?”
网中人看了他一眼,史仗义看出了他眼中写着“明知故问”四个字,看着粽子又忍不住说:“你确定可以吃吗?”
“怎么不能吃了?”网中人翻了个白眼,继续道:“你不吃也得吃,听见没有。”
史仗义咽了口口水看着网中人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只得硬着头皮把这个粽子吃了下去,良久才开口道:“这个粽子....味道还不错。”
“哼。”

——苍俏家——
两个人对坐在桌子前看着盘子里的粽子相顾无言,良久,苍越孤鸣开口道:“咳,精忠这个粽子是.....”
史精忠把盘子往他那边推了推,“这是我之前做的粽子 你要尝尝看吗?我试过了很好吃。”
苍越孤鸣指了指粽子,“啊,当然,但这个颜色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
“呃....特殊料理,无害的。”俏如来朝他笑笑。
苍越孤鸣点点头,把盘子里的粽子吃了个干净。

——蟹牛家——
“烛九阴,来尝尝我给你做的粽子,很好吃”史存孝端着一锅粽子走出来,放在桌子上,示意他吃粽子。
烛九阴拿了个粽子剥开粽叶看到里面的粽子动作僵了下,见史存孝看过来,朝他笑笑,若无其事的吃着粽子,吃完说道:“很好吃,存孝你自己学的吗?”
史存孝拿了个粽子边剥边说:“跟妈妈她们一起学的,感觉还不错。”说完,咬了口粽子,脸颊鼓鼓囊囊的很可爱。
烛九阴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史存孝看向他眼里带着疑惑,烛九阴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吃粽子。

——剑蝶家——
因为某个家伙,说该粽子不能吃,被凤蝶强行塞了好几个粽子进肚子里,因为吃太多导致消化不良,被送进医院吊水中。

☆*☆*☆*☆*☆*☆*☆*☆*☆
不行了,先这样,剩下的明天写,写累了_(:зゝ∠)_

恨心同居三十题(四)
发文它说有敏感词发不出去!!所以换图好了,话说我这哪有敏感词嘛,我可是个好孩子哎(╯`□′)╯~ ╧╧!!!!!!!!

两只仓鼠(十三)

之暂居别人家的日子
主人(敲了敲笼子):醒醒啦,最近这几天我有事出去,所以你们要去我的朋友家暂住几天啦,我想她会好好照顾你们的,而且她家里的两个小家伙非常欢迎你们去的哦~~
忆无心(扒拉了下笼子,扭头用爪子推了推黑白郎君):黑白郎君醒醒。
黑白郎君(打了个哈气):我没睡,只是把眼睛闭上了而已。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主人跑去开门。)
主人:来了啊!它们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
朋友/拎起笼子凑近看了看/:嘿,小家伙们,你们真可爱。
主人: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在她家里要乖乖的。
忆无心(抬爪挥了挥):主人再见!我们会乖乖的!
☆*☆*☆*☆*☆*☆*☆*☆*☆
(推开门)
朋友:嘿,宝贝们,来欢迎你们的新朋友(把笼子放到它们的笼子旁边)虽然我不清楚你们会不会打架啦,但先这样认识认识吧。
忆无心(凑到笼子边):你们好啊!我叫忆无心,它叫黑白郎君,我们的主人有事出去了,所以我们来这里暂住几天。
.........
☆*☆*☆*☆*☆*☆*☆*☆*☆
至于是哪个cp,让我好好想想/托腮

两只仓鼠(十二)

忆无心(半死不活的躺在木屑上/虚弱):黑白郎君...我好热啊,我感觉我要热死了,黑白郎君你不热吗。
黑白郎君(扒着喝水器仰头喝水,斜了它一眼):心静自然凉,你多说话还不如喝点水,省的你热晕过去了。
忆无心伸爪扒拉了下木屑,以蠕动加打滚挪到喝水器那,半个身子直起来扒着喝水器喝水,伸出小舌头缓慢的舔着水,又用小爪子接了滴水珠洗了把脸才觉得好受点。黑白郎君在一旁看的眼热,凑过去舔舔它的小嘴巴。
(“吱呀”,门应声打开,一股热气涌进来,把房间里仅剩的凉气都给带走了。)
主人(关上门,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虚脱):啊,就出去拿个快递就热死了我了,以后咋办啊。(瘫了会,走到笼子旁,蹲下来看着它们)宝们你们热不。
忆无心扒拉了下喝水器,继续喝水,黑白郎君继续舔它的毛毛。
主人(脸黑了一度):520都过去了也逃不过被你们天天秀(拆开快递把银色的长方形的板子拿出来)算了,最近天热给你们买了降温板,来我给你们放里面。
(伸手将这两只鼠捞出来放在一边,笼子拆开洗了遍擦干净,把降温板放进去顺便换了新的木屑才把两只鼠重新放回去。)
主人(揉搓了把两个小家伙,被黑白郎君挠一爪子,不在意的捏把它的小耳朵):行了,我去睡会儿,你们自己玩吧。
黑白郎君朝她呲了呲牙,用脑袋推了下忆无心把它挪到降温板上面趴着。凉凉的板子散去了热气,让鼠整个身子放松下来,两只鼠缩在一起相互蹭了蹭。
忆无心(抬头咬了下它的耳朵):黑白郎君这个板子好舒服啊,凉凉的。
黑白郎君(任它咬了耳朵,凑过去亲口):嗯,凉快多了,昨天一天没睡着今天你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忆无心点点头往它怀里缩了缩,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睡着了,黑白郎君睁着眼睛看了看周围也跟着睡着了。
☆*☆*☆*☆*☆*☆*☆*☆*☆
你们那热不,我们这几天挺热的_(:зゝ∠)_

车车车

感谢和尚帮我弄了图链接!!!!
然后链接走评论√

段子

恨心
忆无心:喂,是南宫恨吗?
南宫恨:嗯,我现在要去开会,怎么了?
忆无心(犹豫):我…我刚才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
南宫恨(紧张):怎么了?怀孕了?!
忆无心(脸上爆红):不是不是,是…医生说我有点低血糖。
南宫恨(有点失落):嗯。
忆无心(害羞):那…那你能说点甜蜜的话吗?
南宫恨:你打电话过来就是因为这个?
忆无心(失落):抱…抱歉,那我先挂了。
南宫恨:忆无心,我爱你,你是我的,我不许别人碰你,不许别人看你,你是我的所有物,一直都是我的。
忆无心:…霸道的家伙,但我也爱你!

史萱
刘萱姑:喂,艳文我……
史艳文:宣姑怎么了?
刘萱姑:艳文刚才我去医生那,医生说我有些低血糖了。
史艳文:低血糖?宣姑你等会啊!我马上请假回家!你在家好好待着!!!
刘萱姑:哎哎!艳文你先别挂!
史艳文:好,我不挂。
刘萱姑:艳文你…能不能说一些甜蜜的话啊?(声音越来越小)这样没准我的低血糖就会好
史艳文:……哈,好。宣姑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你就是我最宝贵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我很开心遇到你,和你相爱,和你结婚。我希望和你一直白头到老,永不分离。现在好点了吗?
刘萱姑(害羞):嗯…嗯,好点了,艳文你还回来吗?
史艳文:会,宣姑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家。
刘萱姑:好,我等你回来。

镜月
姚明月:喂,罗碧~~~
罗碧:有事说事,我现在很忙。
姚明月:哼,罗碧啊,我今天去看医生了,医生说我有些低血糖了。
罗碧:嗯,所以你想怎么样。
姚明月:罗碧~你难到不应该说几句甜蜜的话来安慰安慰我吗?
罗碧:你是不是又想要了?
姚明月:哼,才不是,罗碧~好罗碧,说几句嘛~~
罗碧:行了,我说几句。姚明月我爱你,你的每一寸肌肤都让我爱不释手,你饱满的胸脯让我沉迷于此,你的樱唇让我留恋,你身下的那处让我沉沦。
姚明月:啊…罗碧,我想要了,快来给我吧!让我升天!我好想让你那物狠狠的进入我!罗碧你快回来吧!!
罗碧:姚明月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姚明月:罗碧快点,我快受不了了。
罗碧:闭嘴,给我趴床上等着。
姚明月:那罗碧你快点!
罗碧:哼!

【以下cp突然想写,雷者慎!】
羿东
东皇太一:羿~~
后羿: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出什么事了吗?
东皇太一:也不是什么事,羿我今天去看医生了,医生说我有点低血糖。
后羿:低血糖?我记得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会低血糖了?
东皇太一:羿,医生说,只要给我说点甜蜜的话就行了。
后羿:想听这种话直说就好了,干嘛要这么拐弯抹角的。
东皇太一:哼╯^╰!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生气了!
后羿:好好好,别生气我说。我爱你,没了你,太阳就会落下,会失去它原有的光彩,没了你,我的世界将只剩黑暗。
东皇太一:算你识相,我不生气了。
后羿:乖,等我回去。
东皇太一:那你要早点回来,不许在外面瞎逛。
后羿: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的,求老婆大人恩准挂电话。
东皇太一:哼,挂了吧!
后羿:谢老婆大人恩准。

西伊:
西索:小伊~~~~♡
伊尔迷:西索什么事。
西索:小伊,医生说我低血糖了怎么办啊~♤
伊尔迷:你是想让我帮你买葡萄糖?跑腿费五十万戒尼,葡萄糖钱五十万戒尼。
西索:哎呀~小伊你怎么不懂我想说什么呢~~小伊你能不能来几句甜蜜话呢~~♧
伊尔迷:一句话一百万戒尼。
【“叮”一千万戒尼已转到】
伊尔迷:变态的你偷走我的情,盗走我的心,我决定告你上法庭,该判你什么罪呢?法官翻遍所有的犯罪记录和案例,最后陪审团一致通过:判你终生归我。好了。
西索(怨念满满):小伊你是不是从网上找的啊?
伊尔迷:嗯,你没说不可以。
西索(包子脸):小伊你变坏了。
伊尔迷:我什么时候好过,西索不要烦我了,我正在工作。
西索:哼~~好吧,小伊你还欠我几句话,记得回来说给我听哦~~♡
伊尔迷:嗯。
西索:那我就先挂了,小伊拜拜~mua~~♡
☆*☆*☆*☆*☆*☆*☆*☆*☆
在群里一个人发的表情包然后写的段子,果然我比较适合写段子啊。
羿东的cp我是第一次写不清楚人物感觉ooc了,见谅,谢谢。

两只仓鼠(十一)

两只仓鼠(十一)
——网中人的暂居④
主人(一双手伸进笼子里):小网,来看看这是谁?
(一只绿色毛发的小仓鼠从指缝中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朝着网中人吱吱叫了几声)
小空:亲爱的,我回来啦!!!!
网中人:臭小子?
主人(把小空放在木屑上,手伸了出来):好啦,不打扰你们重逢了,我等会再来看你们,黑白郎君不要和它们打架哦
黑白郎君:吱——!!!(谁会和这个家伙打架!)
忆无心(跑到小空身边):二堂哥你回来了!
小空(抬爪揉揉它的脑袋):小妹,好久不见了
网中人:臭小子,病终于好了吗?
小空(扑过去一个劲乱蹭):亲爱的,我好想你啊,你想不想我啊?
网中人(忍住拍飞它的冲动):嗯
忆无心(侧靠在黑白郎君身旁):黑白郎君,我突然觉得眼睛疼
黑白郎君(凑过去亲亲它的眼睛):那就别看了,看我好了
主人:黑白郎君,无心,今天小网和小空就要回去了,你们再道个别?
黑白郎君(一脸嫌弃):赶紧走赶紧走
忆无心:网中人,再见!希望下次也能和你一起玩
网中人(抬爪拍拍它的脑袋):嗯,会的,小家伙再见
(主人伸手把网中人它们捞出来,放在它们自己的笼子里)
主人:小网再见啦
主人②:下次你带它们到我那玩吧,我们先走了
主人:嗯,挥挥!
☆*☆*☆*☆*☆*☆*☆*☆*☆
明天就是情人节,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٩(ˊᗜˋ*)و

(标题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中秋的月总是那么的圆,那么的亮,在月下总有离别的人再望月神伤。忆无心靠在一块巨大的石头旁,不远处燃烧的木柴,照亮了她那青涩的模样。本该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而她则是仰望着星空看着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再想失踪的爹亲,逝世已久的母亲,也可能是那个常仰天大笑,狂傲不羁的人,又或者她谁也没有想,但谁又知道呢?
忆无心低下头拿出别在腰间的石笛,抬起手凑到唇边,忆无心闭上双眼回忆着叹悲欢交给她的曲子,缓缓地吹奏起来。
悠扬的笛声,传遍了那无声的夜,风被她唤起,调皮地吹起她的面纱,想看看吹奏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良久,一曲终了,夜恢复了寂静,寂静到只听见了柴火燃烧的“噼啪”声。突然不知何处传来打斗声,扰乱了这刚恢复的寂静,伴随着打斗声的还有那狂傲的笑声。笑声很大,大到惊醒了沉睡的鸟儿,惊到了正在发呆的忆无心。
忆无心登地站起来,随着那笑声寻了过去。天很暗,但她依旧看清楚了那意气风发的人,高强的武功,矫健的身手,无一不让人震撼。
只见那人手持阴阳扇,正与一名持剑之刃打得正激烈,兴到极处道“来呀!再来呀!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持剑之人并未答话,只是手中的剑挥舞的更胜,约莫一刻时之后,持剑之人逐渐落入下风,面对着力度更胜的掌风只得咬牙坚持。
不多时,只听黑白郎君一句“你!败了!”就见黑白郎君躲开刺来的剑,一掌打飞了那人,那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飞溅四处,不多时便不再动弹。
黑白郎君晃了晃手中的阴阳扇,开口道“是要等我把你揪出来吗?忆无心”
躲在大树后偷看的忆无心摸了摸鼻子,从树后走出来,朝他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你刚来的时候,我便知道了”黑白郎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手中的阴阳扇拍了下她头上的白色绒毛
“唔。。好吧”
忆无心仰头看着他,隔着面纱也能看出那清秀的模样,水蓝色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的明亮,如同今晚的月亮一般
不得不说她的眼睛很漂亮,黑白郎君心想
忆无心眨眨眼总感觉黑白郎君的眼神让她感觉怪怪的“黑白郎君你怎么了?”
黑白郎君移开目光看向一边“无事”
“噢”忆无心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两人不再言语,路过的小兔子停下脚步看向这两个奇怪的人,一个人看着旁边的树,一个人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兔子眨眨眼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拢了下自己的两只长耳朵,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路过幽灵马车时,好奇的抬头看着,幽灵马注意到那只小兔子,低下头用它那只剩下两个黑框的眼睛看着小兔子,小兔子被吓了一跳,飞似的逃走了。幽灵马晃了晃自己的骷髅脑袋,跺了下前蹄,明白自己吓到了那只兔子,但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只好继续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两个人“相顾无言”。
“黑白郎君你。。最近过得好吗?”忆无心抬起头将目光转向黑白郎君等着他的回答
“嗯”
还真是简洁啊,不过看样子不差就是了,忆无心心想
良久,黑白郎君,道“我要离开了”
忆无心抬头看他“啊?你要离开了?”....那么快
“你要去哪里?”
“我为何要告诉你”
“我。。只是想以后还会见到你吗”
黑白郎君静静的看着她不答话
忆无心微微低下头轻声道“那你要保重,打架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受伤了,受伤了赶紧去找医生,别自己一个人死撑着。你要记得吃饭,自从我遇见你,就没见你好好吃过饭”
“够了,你说的够多了”
“那......你...保重”
忆无心不在多言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许久不见总有许多话要说,但时间总是不够的,千言万语只得咽下
黑白郎君见她不在多言,一手负背,转身离开。
“踏踏踏”的马蹄声响起,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忆无心才离去
幽灵马车内,黑白郎君盘膝而坐,微靠在车壁上,正闭目养神。这时的黑白郎君已敛去当时的潇洒模样,代替的是平静、温和,仿佛与之前那个狂人不是他一般。
良久,黑白郎君睁开双眼,幽灵马车不知何时早已停下,抬手撩起帷幔,天已大亮,本在沉睡的万物早已苏醒。黑白郎君静静的看着,倒有闲情逸致来享受这一时的宁静时光。
宁静?对于黑白郎君这个武林狂人来说是很少会有的东西,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找寻能一决高下的人上面了,静下心来享受时光可能会觉得有些浪费。但不能说黑白郎君不会去享受,只是很少,少到十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而且在这些数的过来的次数中,和忆无心一起度过的次数最多。
相伴的过程中,那委婉的笛声总是让人觉得回味,当然还有那个丫头的啰啰嗦嗦的声音,但依旧不妨碍黑白郎君享受时光。
黑白郎君下了马车,寻了一颗大树旁坐下,静静的靠着,时光就这样慢慢流逝。
忆无心别了黑白郎君后,便到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镇子,寻了一处旅店住下,总是风餐露宿,就算是早已习惯也免不得觉得疲惫,向小二要了桶热水,谢过小二,褪去衣物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忆无心微微仰天,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身的疲惫就这样被带走。
直到水变得有些凉了,忆无心才起身,换了身衣服,让小二把水搬走,这时做好的饭菜也被送了上来。
吃饱喝足后,忆无心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消食,对比在野外看风景的黑白郎君,忆无心可是过得相当滋润。
没过多久就已经昏昏欲睡了,这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可能是收拾盘子的小二就没去搭理。
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儿爬到了忆无心的床上,笑眯眯的喊了句“娘亲!”
忆无心被吓得瞌睡虫都跑没了,起身盘腿做好,看着这个小人儿“你你你....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娘亲呢?小朋友你是不是弄错了啊?”
就见小人儿歪了歪脑袋“可是爹亲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啊,我的娘亲叫忆无心。娘亲我已经找了你好久好久了,娘亲我好想你”说着,扑进忆无心的怀里
忆无心微微皱眉,轻轻推开了小人儿“小朋友我真的不认识你,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连你的名字都不做饭”
“娘亲,我叫南宫爱啊!这个名字还是娘亲你给我取的”南宫爱两只小手抓着忆无心的衣袖“娘亲你不记得我了吗,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啊”说着,眼睛里闪着点点泪花
忆无心有些束手无措,只得将南宫爱搂进怀里,轻声哄着“不哭不哭”
可能是太过劳累,南宫爱便趴在忆无心的怀里睡着了,忆无心低头看了看这个小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放到床上,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反正有后续就是啦_(:зゝ∠)_

(伪)

突然想开个梗,病名为爱,这个歌满火的,听完感觉在唱这个歌的人也疯了一样
好听是没错,但是有种满满的病娇风是为什么,心理医生无心和情感缺陷严重的恨爷
思考人生,谁和我一起写?或者谁帮我想个开头也可以啊_(:зゝ∠)_

两只仓鼠之万圣节快乐!

主人:无心,黑白郎君,万圣节快乐!你们看!我给你们做的小衣服可爱吗?(拿出一件紫色带星星图案的衣服和一件黑白色的衣服)紫色的衣服是小无心的,这个黑白的是黑白郎君的,来我替你们穿上(抱出忆无心,小心翼翼的替它套上小衣服)无心好可爱!!!!(拿出手机狂拍)好了,黑白郎君我来替你。。。。
黑白郎君:吱——!!!!
主人:好。好好吧,当我没说,你俩好好玩,我走了(把忆无心放回去,换了鼠粮还有水,临走前还不忘放一颗糖进去)
黑白郎君:(盯着忆无心的衣服)脱下来
忆无心:为什么啊?明明很好看啊?
黑白郎君:(一脸嫌弃)很丑,快点脱下来
忆无心:(两只小爪子揉了揉衣服)等会脱行吗,主人自己花好长时间做的哎
黑白郎君:(脸色不悦,转身趴到了一边)随便你
忆无心:(眨眨眼,抓住主人留下来的糖果,咯吱咯吱的咬开糖纸,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好甜啊!怪不得主人喜欢吃这个(咯吱咯吱的咬起糖果,咬下了一小块,走过去,递给了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你尝尝,很好吃的
黑白郎君:(看了一眼,张嘴吃掉)太甜了
忆无心:是吗,但真的很好吃啊
黑白郎君:(按住它的小脑袋,舔掉忆无心嘴边的糖渣子)嗯,很好吃
忆无心:唔。。。。(小爪子捂住红红的脸)
黑白郎君扯掉忆无心身上的小衣服,把忆无心压在身下,开始了造崽活动!!
(远处偷窥的,主人:嗯,看样子很快就会有小仓鼠宝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