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晕的咸鱼白小卿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分别和重聚

私设!!!!!
人物是官方的!!!!
ooc都是我自己的!!!!!

元宵节当天,娱乐头条因为两件事而炸了锅。一是,曾传疑似出轨的女明星姚明月,要和前夫罗碧复婚了!二是,曾亲密无间,并且共同孕育了三个孩子的史艳文刘萱姑夫妇要离婚了!
当两对在WB上分别晒出结婚证与离婚证的时候,微博评论已经炸了,这一边的粉丝全是恭喜与祝贺,也夹杂着黑子的几句嘲讽,不过没人在意就是了,而另一边分全是不可思议与震惊,当然也有黑子来戳几句,结果被那边的粉丝们给骂的“屁滚尿流”。
娱乐记者曾追问罗碧与史艳文时,两个人的回答倒没什么让人觉得可意外的。
罗碧
“无心已经那么大了,我不想因为我们而让她难做。另外,我也很想明月,离婚很久以后就一直很想她,现在复婚了,我还是很开心的。”
史艳文
“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了,两个人都厌倦了吧,所以我们和平离婚了。她说离婚之后,仿佛就轻松了很多,也去做她一直想做的事情了。以前是因为我的关系而没有去做,现在她应该很开心。
至于以后会不会再结婚,我想我并不会了,一个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还有一个是因为孩子们可能会不接受。”
采访结束后,两个人的话语又一次把这个话题推入高潮。
许多人还是不会相信史萱夫妇会离婚,但镜月夫妇复婚的消息也颇为震撼,两个如此轰动的消息,让粉丝们有点消化不良。
商场内,
忆无心挽着姚明月的手臂,笑眯眯的说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姚明月则是拿着一件衣服往忆无心身上比量,左右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回过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的罗碧让他去付账。一圈逛完罗碧手里拎着不下于十个购物袋,有些气闷的盯着有说有笑的姚明月。
姚明月低头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中午,拉着忆无心到了一家日式料理,要了一个包厢。这里的包厢是那种榻榻米的形式,三人脱掉鞋子盘腿坐在榻榻米上。
三人分别点好自己要吃的东西后,忆无心双手支腮看着他们,眼里的笑意更浓笑,“今天我很开心,无论是妈妈终于回来还是爸爸肯和妈妈和好。我都非常开心,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罗碧和姚明月对视一眼,突然觉得两人和好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对无心或者是对自己。
姚明月伸出手指戳了下忆无心的额头,笑道:“傻丫头,我们也很爱你。我第一次觉得,我是那么的幸运,能遇到罗碧,还有生下你。”
“无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之后的日子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一家人都再也不会分开了。”罗碧看着她神色认真。
“嗯,永远也不会分开!”
☆*☆*☆*☆*☆*☆*☆*☆*☆
对比这边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史家这边倒是有些沉闷了。
别墅内
“母亲你真的要离开吗,过几天就是我的毕业典礼了。”史精忠看着正在整理行李箱的刘萱姑有些委屈的说道。
刘萱姑拉上行李箱的拉链,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精忠你放心,我只是先收拾行李而已,你的毕业典礼妈妈一定会参加的。”
史精忠看着她有些犹豫:“母亲,你和父亲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刘萱姑顿了下,“嗯,我不是你婶母可以重新和你叔叔在一起,我和你父亲没有可能了。”
“和那个老家伙离了也好,天天不见人影不说,什么过年过节也不回来。”
“仗义!”
史仗义双手环胸侧靠在门框上,朝史精忠扔了两个卫生球,“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大哥你在学校被那个教授逼着写论文不知道,这几年老家伙过年过节根本没回来过,都是叔父他们一家人来过的。”
“虽然这么说对父亲不好,但二哥说的没错。”史存孝拿着一杯牛奶说。
史精忠摇摇头,无奈道:“哎,连存孝也.....我想父亲是真的没有任何可能了吧。”
刘萱姑笑道:“好了,别再说这些了,平常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或者来我这里玩,你们舅舅可想你们来好久了。”
他们点点头,一人替她拉着行李箱,一人替她拎着包,剩下的那个人就挽着刘萱姑的手臂走下楼,开车到了机场。
三个人去托运了行李,听她在上飞机前又说了一大堆话,无非是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乱吃东西什么的,虽然这些话听了无数遍,但三个人还是乖乖的听着,直到临近登机时间,刘萱姑不舍的拥抱了他们才离开。
等飞机起飞后,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前后离开了机场。
☆*☆*☆*☆*☆*☆*☆*☆*☆
私心的一个设定,也是n久以前写的了,写一半就扔,是我自己没错了_(:зゝ∠)_

嗯,私设
百里潇湘未死失忆,去当了个酒楼老板,某一天遇见酆都月。
突发奇想,不要在意。
酆都月路过这家酒楼,惯性的朝酒楼走去,却突然停下来看着大厅里的白衣男子。那男子正拎着一坛酒与大厅那些人一起饮酒,欢笑声不绝。
酆都月看了他一会,抬腿走进酒楼内,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来不动了,直愣愣的看着走进来的那个人。
酆都月也没觉得尴尬,走到柜台前付了银钱,向人要坛酒带走。坐在柜台后面的人没动,反而看向了正在喝酒的白衣男子。那人将酒坛放下,开口道:“去,给这位客人拿坛酒,别耽误人时间。”
酆都月看着人,问道:“你是酒楼老板?”
那人笑着点点头,“正是,怎么这位客人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在下酆都月。”
“......百里潇湘。”
良久,相顾无言,抱着酒坛走过来的店小二打破这尴尬的氛围,“客官,您要的酒,请拿好。”
酆都月接过酒坛,朝人点点头,转身离去。
坐在百里潇湘身边的人见他还未回神,忍不住问道:“老板,您和那位认识?”
百里潇湘点点头,“嗯,那当然...不认识。”
“那您还看那么久?”
“闭嘴喝你的酒吧。”百里潇湘拎起酒坛,转身朝楼上走去。
从那以后,酆都月没隔几天都会去酒楼里买一坛酒回去,渐渐的酒楼里的人都认识他了,见他来都会抓过来聊上几句。
百里潇湘见他来也会调侃他几句,但这人倒没什么情趣,冷着一张脸,百里潇湘也就没什么兴趣调侃他了。
直到,酆都月知道百里潇湘准备娶媳妇的时候,表情难得变了一下,当然只是一瞬间。
大婚当天,他没有去只是抱着酒坛喝酒,第二天他在去酒楼的时候,正见百里潇湘拉着一个挽着妇人发髻的人的手,笑着给她介绍这些人都是谁。
百里潇湘见酆都月走进来,笑着招呼他。酆都月看了那妇人一眼,算不上多好看,只能算得上是清秀,说话的时候柔柔弱弱的很是羞涩,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有点不习惯吧。两人站在一起很是适合,自己站在他们身边,反而格格不入。
自从那以后,酆都月再也没去买过酒,一开始百里潇湘也奇怪过,但很快就遗忘了。
桃花林深处,一白衣男子拎着酒坛走到一块墓碑前,将酒坛放在一旁,掏出两个红玉的酒杯,斟满酒,男子拿着一杯酒撒在了墓碑前,另一杯则是被他拿在手里,却不曾喝下。
男子静静地靠在墓碑旁,逐渐睡去,墓碑上写着几个字,百里潇湘之墓。
☆*☆*☆*☆*☆*☆*☆*☆*☆
好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什么,可能单纯想虐虐嘟嘟月?
哎,也很希望潇湘能就这么幸福的退隐啊,可惜不存在的。

端午安康(下)

续接上回,让我们继续往下看

——月修——
咳,该人士也是被逼着吃粽子而被救护车抬进医院,不过两者不同的是,一个是消化不良,而这个是因为躲避吃粽子自己从窗户外跳出去了!!
大概是被逼怕了忘记自己家住三楼,还好只是轻微骨折。虽然如此之后的住院期间,该人士依旧被强制喂了粽子。

——炽曼——
曼邪音双手环抱在胸前,静静地看着炽阎天,说道:“炽阎天你吃不吃。”
“如果我说不吃你会打我吗?”炽阎天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她。
曼邪音挑了挑眉,“我不会打你,我只会让你滚出去。”
“那我还是吃好了。”炽阎天朝她笑笑,拿起筷子几口吃完了盘子里的粽子。
曼邪音点点头,“吃完你自己收拾,我先回房了。”说完,起身回到房间。
炽阎天小声嘟囔几句,端起盘子往厨房走去。

——玄欣——
玄狐戳了几下看起来让人没什么食欲的粽子,抬头看了看正笑着看着自己的常欣,乖乖的把盘子里的粽子吃完,吃完还不忘夸常欣几句。
常欣笑着凑过去亲了亲玄狐的脸颊,“好吃就行,虽然这个粽子真的让人觉得是黑暗料理。”
玄狐勾了勾唇角没说话,继续拿粽子吃。

——觞渊——
飞渊端着盘子把粽子递给坐在对面的北冥觞,“阿觞啊!来吃粽子!这是我亲手做的哦!你看我还替你剥好粽叶了!”
北冥觞勉强保持住脸上的笑容,僵硬的接过粽子,看着盘子里的粽子真是不想吃下它,因为这个让他想到了之前飞渊跟着视频做的蓝色的可乐鸡翅,那个真是让人不言而喻啊。
飞渊看他站着不动,喊道:“阿觞!你怎么了?怎么不吃啊?”
北冥觞回过神朝她点点头,“啊,没什么,我现在就吃。”
北冥觞看着粽子,心想:‘这是飞渊做的,我一定要吃下去,不能浪费飞渊的一片心意!’这么想着,略微颤抖的拿起筷子,硬着头皮吃了下去。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北冥觞笑着对飞渊说:“很好吃。”
“嘿嘿,果然我还是有做饭的天赋哒!!”
“嗯。”

——酆湘——
酆都月看着桌子上的粽子,盘子边还贴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酆都月,我今天出差,这是我做给你的粽子,记得吃完,顺便把盘子洗了。
酆都月撕下纸条看完上面写的什么就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端起盘子将已经变凉的粽子重新热了一下。
当剥开粽叶,看见里面的粽子时候,动作僵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吃完粽子,把盘子拿去厨房洗干净。

——禅锦——
“烟霞这粽子是不是坏了,怎么是这个颜色的。”一步禅空看了看盘子里的粽子问道。
“当然不是坏了,只是加了点颜色而已,没毒的,不信你尝尝看,挺好吃的。”锦烟霞笑着解释道。
一步禅空抿抿嘴,拿起筷子夹着粽子吃了一口,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几口便把粽子吃完了。
“这粽子虽然长得很让人没有食欲不过味道不错。”
“嗯哼。”

——岚灵——
月牙岚小口小口的吃着粽子看着爱灵灵喂着坐在自己对面一脸不情愿吃着粽子的月牙城。当爱灵灵终于喂完最后一口时,月牙城立刻跳下椅子跑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月牙岚看着爱灵灵气呼呼的样子无奈摇摇头,吃完粽子将盘子端去厨房洗干净。

☆*☆*☆*☆*☆*☆*☆*☆*☆
好!终于搞定!写着写着越来越短😂
就这样啦,迟到的端午安康,迟到的,大家节日快乐啊!!

端午安康(上)

咳咳,还记得上次端午节的时候,贤妻俱乐部做的事情吗?今天他们又一次聚在了一起,你觉得他们还会再做粽子这样没新意的东西吗???
不!
他们是会继续做的,不过稍微有点不同,至于哪里不同让我们看看贤妻的丈夫们看到粽子是怎么样吧!
当天,史家内,史艳文,罗碧和南宫恨三个人围坐在桌子前,看着自己面前的粽子不知道该怎么下口。
说不好,也不是,味道很香,让人很有食欲的那种,但样子就让人没有任何吃下去的感觉了。在他们面前的粽子,是正常的形状,颜色却是渐变的蓝色,中间还能看见露出来的内陷儿,不得不说很好看的颜色,但谁知道吃下去会不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看着那三个女人期待的眼神,这三个男人相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对于史家现在的情况,另外几家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只是态度不同罢了。

——千竞家——
千雪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蓝粽子,又看了看满面笑容的小叔,有些迟疑的开口:“小叔,你确定不是把墨水给倒进去了吗?为什么这个粽子是蓝色的?你确定吃了不死人吗?”
竞日孤鸣笑眯眯的解释着,“小千雪你放心好了,我可是按照料理视频上学的,完全没有倒入你所说的蓝墨水之类的防腐剂哦~”
“黑暗料理的视频吗?另外墨水应该不是防腐剂之类的东西。”千雪扶额,一点也不想去看他面前的粽子。
“小千雪要相信我,这个绝对没有毒,不行你尝尝看啦,或者你闭上眼吃。”竞日孤鸣朝他眨眨眼,见他依旧犹豫不决,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说:“小千雪我可是做了好久好久的,况且也不能随便浪费食物啊。”
千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啦好啦,我吃就是啦!”说完,拿起筷子夹起粽子,闭上眼睛咬了口,嚼着嚼着睁开眼睛看向竞日孤鸣,“味道不错,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黑暗。”
“对嘛,我一开始可是尝过的,小千雪快吃,还有好多呢!”竞日孤鸣笑着从厨房端出一口锅,把里面煮好的粽子给他看
千雪愣了下,喊到:“哇靠!不会都是我吃吧?”
“小千雪,不能浪费粮食啊!”
“我@✘#*-^........”

——温赤家——
神蛊温皇用筷子戳了戳粽子,看向赤羽问道:“赤羽先生,我最近什么都没有做,你为什么要毒死我?”
赤羽挑了挑眉毛,道:“如果我要毒死你还要等到现在?”
“那你给我吃这个粽子做什么?”
“做给你吃的啊。”赤羽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继续说:“当然不吃也行,这一个月别想进我房间了。”
“当然要吃了,信做给我的怎么能不吃呢。”神蛊温皇笑着把粽子全部吃了下去,把空盘子拿起来给他看,道:“咳,我吃完了。”
“嗯。”赤羽点点头,忍不住笑了。

——梁莫家——
“前尘,我一定要吃吗?”梁皇无忌可怜巴巴的抱住莫前尘的腰问道。
“吃,必须吃,不吃我做给你干嘛?”莫前尘推开扒在自己身上的大家伙,“赶紧吃了,要不然等会就凉了。”
梁皇无忌不情不愿的坐在椅子上,用筷子使劲的戳这个粽子。莫前尘看着他幼稚的模样忍不住笑,把笼子从他手里拿过来,道:“行了,我喂给你吃,别再戳了。”
梁皇无忌点点头,张开嘴示意他喂给他,莫前尘笑着把粽子一点点喂给他吃,粽子不大梁皇无忌没吃几口就已经没了。莫前尘空出的手,伸过去捏了捏梁皇无忌的脸,笑着端起盘子走到厨房洗盘子去了。

——空网——
“吃。”网中人把剥好的粽子端到史仗义面前,顺便递了双筷子给他。
史仗义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粽子,“这是...粽子?”
网中人看了他一眼,史仗义看出了他眼中写着“明知故问”四个字,看着粽子又忍不住说:“你确定可以吃吗?”
“怎么不能吃了?”网中人翻了个白眼,继续道:“你不吃也得吃,听见没有。”
史仗义咽了口口水看着网中人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只得硬着头皮把这个粽子吃了下去,良久才开口道:“这个粽子....味道还不错。”
“哼。”

——苍俏家——
两个人对坐在桌子前看着盘子里的粽子相顾无言,良久,苍越孤鸣开口道:“咳,精忠这个粽子是.....”
史精忠把盘子往他那边推了推,“这是我之前做的粽子 你要尝尝看吗?我试过了很好吃。”
苍越孤鸣指了指粽子,“啊,当然,但这个颜色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
“呃....特殊料理,无害的。”俏如来朝他笑笑。
苍越孤鸣点点头,把盘子里的粽子吃了个干净。

——蟹牛家——
“烛九阴,来尝尝我给你做的粽子,很好吃”史存孝端着一锅粽子走出来,放在桌子上,示意他吃粽子。
烛九阴拿了个粽子剥开粽叶看到里面的粽子动作僵了下,见史存孝看过来,朝他笑笑,若无其事的吃着粽子,吃完说道:“很好吃,存孝你自己学的吗?”
史存孝拿了个粽子边剥边说:“跟妈妈她们一起学的,感觉还不错。”说完,咬了口粽子,脸颊鼓鼓囊囊的很可爱。
烛九阴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史存孝看向他眼里带着疑惑,烛九阴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吃粽子。

——剑蝶家——
因为某个家伙,说该粽子不能吃,被凤蝶强行塞了好几个粽子进肚子里,因为吃太多导致消化不良,被送进医院吊水中。

☆*☆*☆*☆*☆*☆*☆*☆*☆
不行了,先这样,剩下的明天写,写累了_(:зゝ∠)_

父亲节快乐

——藏爹场——
忆无心手里抱着一个礼盒,悄咪咪凑到罗碧身后,冒出来站在他跳到他身前把礼盒递到他面前喊到:“爸爸!父亲节快乐!!”
罗碧吓了一跳,笑着揉了揉忆无心的脑袋,接过礼盒,“嗯,谢谢你无心。”
忆无心笑眯眯的看着他,催促道:“嘿嘿,爸爸快拆礼物快拆礼物!”
罗碧笑着点点头,拆开包装,就见里面放着一件白色体恤衫,体恤上秀气的楷体写着“忆无心最爱的爸爸”。罗碧为愣但眼里的笑意更浓,“无心,这字是?”
“这是我找学校里的会毛笔的老师然后教我写的,爸爸开心不?”
“哈哈哈,开心,这是爸爸收到的最棒的父亲节礼物了,谢谢你无心。”
“爸爸开心就好。”

——spa场——
史精忠、史仗义和史存孝三个人站成一排挡在史艳文的身前,三个人拿出三个礼炮对准史艳文,拉开绳子,就听“碰”的一声,礼花炸开,史艳文身上挂满了彩纸,,史艳文还为开口问怎么回事,就见三个人起开口道:“父亲/老家伙/爸爸,父亲节快乐!!”说完,三个人扔掉礼炮集体跑走,留下史艳文楞在原地。

——温皇and赤羽场——
温皇懒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凤蝶走来走去,“凤蝶啊,今天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凤蝶停都没停继续忙自己的事,边开口道:“你想说什么?”
温皇翻了个身,“凤蝶啊,我养了你十几年你难道不想对我说些什么?”
凤蝶停下动作看着他“你是指我为什么那么多年没有控诉你对我的压迫?”
“凤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你不好吗?”
赤羽围着围裙走出来,说道:“如果你不是每天这样躺着的话,倒也是可信的。”
凤蝶跟着点点头,继续忙活自己的事,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对了,今天是父亲节,赤羽先生父亲节快乐。”
赤羽愣了愣,随即笑出声:“呵,谢谢你凤蝶,不过我算是知道刚才温皇的意思是什么了。”
温皇撇撇嘴,“赤羽先生还真是.....”
“噗,主人你也是,父亲节快乐。”
“哈,真的是....”

——狼主场——
七巧拿支花蹦蹦跳跳地跑到千雪身前,把花花送给了他.......身旁的竞日孤鸣,“竞日叔叔花花送给你!还有,爸爸父亲节快乐!”
竞日孤鸣笑眯眯的接过花,千雪捂脸闷声道:“明明是我,为什么把花送给小叔。”
“可能是我比较受欢迎吧。”竞日孤鸣把七巧抱到怀里,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七巧笑得更开心了。
“这个理由真是让人生气啊。”千雪撑着脑袋看着他们忍不住笑了。
☆*☆*☆*☆*☆*☆*☆*☆*☆
呃.....大概就这些了吧,不太记得了😂

金光网游(五)

金光网游(五)
因为今天见了许久不见的好朋友,忆无心在上游戏的时候,语气好到不能在好,虽然平常也很好啦但是今天意外的更好了,以至于在连续恐吓她的白狼被反吓到了
私聊
白狼:...你怎么了?
石头仔:我好好的啊*^_^*
白狼:是...是吗?
石头仔:白狼我们一起去做任务吧*^_^*
白狼:哼!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做任务?
石头仔:因为白狼你很厉害啊*^_^*
白狼: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带你去做任务吧╯^╰
石头仔:好!谢谢白烁烁*^_^*
白狼:白...白烁烁?什么鬼名字,不要乱喊!!
石头仔:可是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啊(。í _ ì。)
白狼:哪有很适合啊?!!下次不要乱叫了!!
石头仔:好吧,白烁烁(。í _ ì。)
白狼:你!!!!
白狼:哼!!!算了,懒得跟你这个小娃子计较╯^╰
石头仔:我就知道你白烁烁最好了(。>∀<。)
白狼:哼!走吧!带你做任务!
☆*☆*☆*☆*☆*☆*☆*☆*☆
忆无心笑眯眯的看着一个衣服头发全白的游戏人物带着一个头上戴着草帽的小萝莉打怪升级,看着看着,突然发起呆来,就连咚咚咚的敲门声也没有听见
罗碧敲了半天门见并没有回应,便推开门,探头一看就见自家女儿看着电脑屏幕发呆,罗碧摇了摇头心想:怎么改无心这老是发呆的习惯呢?
“无心?在看什么?”
“啊?爸!我在玩游戏呢。”
“游戏?”罗碧站到她身旁,弯下腰看着电脑屏幕,觉得这游戏有些眼熟“这是什么游戏?”
“金光XXXXX,蛮有意思的,而且很好玩。”
“金光XXXXX?好耳熟啊,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那不是你之前玩的那个游戏吗?那么快就忘了啊?”姚明月倚靠在门槛上,双手环胸看着他们
“原来是那个游戏啊,怪不得那么熟悉。”罗碧点点头,“话说,你过来干嘛?”
“我过来喊你们吃饭啊!刚才让你去喊无心,结果等半天不见都你俩下来,我就自己来喊你们了。”姚明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罗碧摸了摸鼻尖“咳,我不小心忘记了,走吧无心去吃饭了。”
忆无心点点头,“噢,我知道了,我跟朋友说一声。”
罗碧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立马凑过去,问道:“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男生,就是平常组队打游戏的朋友啦。”忆无心往旁边侧了下,发了个消息给白狼后,看到他回了消息,才把耳机摘下来,看向罗碧。“爸,走了吃饭了,等会妈又要来喊我们了。”
罗碧看了眼电脑屏幕点点头,和忆无心一起下楼。
☆*☆*☆*☆*☆*☆*☆*☆*☆
当晚,某帮会因会长突然失踪帮会三大护法.....咳咳,三大魔尊被一堆事务被气到炸裂。
【闼婆尊】曼邪音:那个臭小子到底去哪?!!!这家伙跑就跑了,居然把妖神将也给带跑了!!!!他们俩到底想干嘛!!!
【牛头尊】荡神灭:你就少说点话多做点事不行吗??!!!等会,谁又把我头衔改成这个了啊!!!
【炼狱尊】炽阎天:想想都知道是谁改的,行了与其说这个,还不如想想解决怎么和中原那边的帮会战。
【闼婆尊】曼邪音:根据之前的消息,默苍离正在教导俏如来,就是那个一下子K·O帝鬼的那个家伙,不过最近好像消失了,连带这那个奶爸冥医也跟着不见了。
【炼狱尊】炽阎天:啊,这么说来,最近苗疆也在为帮会会长的位置开始纷争啊,原会长貌似被北竞王这个人给拉下去了。
【闼婆尊】曼邪音:对啊,不过原帮主的候选人再夺回中。
【阿鼻尊】荡神灭: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闼婆尊】曼邪音:白眼.jpg你天天跟恋红梅谈情说爱,怎么可能知道。
【帮众】路人甲:闼婆尊你不也天天跟炽阎天打情骂俏的吗?
【闼婆尊】曼邪音:发火.jpg我什么时候跟炽阎天打情骂俏了啊?!
【帮众】路人甲:怂.jpg明明就有。
【炼狱尊】炽阎天:安抚.jpg好了好了,曼曼别生气了。
【闼婆尊】曼邪音:炽阎天,不许这么叫我!!!
☆*☆*☆*☆*☆*☆*☆*☆*☆
我真的是把我老底都给翻出来了,存稿什么的,现在真的是一点都没剩了😂

恨心同居三十题(四)
发文它说有敏感词发不出去!!所以换图好了,话说我这哪有敏感词嘛,我可是个好孩子哎(╯`□′)╯~ ╧╧!!!!!!!!

两只仓鼠(十三)

之暂居别人家的日子
主人(敲了敲笼子):醒醒啦,最近这几天我有事出去,所以你们要去我的朋友家暂住几天啦,我想她会好好照顾你们的,而且她家里的两个小家伙非常欢迎你们去的哦~~
忆无心(扒拉了下笼子,扭头用爪子推了推黑白郎君):黑白郎君醒醒。
黑白郎君(打了个哈气):我没睡,只是把眼睛闭上了而已。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主人跑去开门。)
主人:来了啊!它们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
朋友/拎起笼子凑近看了看/:嘿,小家伙们,你们真可爱。
主人: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在她家里要乖乖的。
忆无心(抬爪挥了挥):主人再见!我们会乖乖的!
☆*☆*☆*☆*☆*☆*☆*☆*☆
(推开门)
朋友:嘿,宝贝们,来欢迎你们的新朋友(把笼子放到它们的笼子旁边)虽然我不清楚你们会不会打架啦,但先这样认识认识吧。
忆无心(凑到笼子边):你们好啊!我叫忆无心,它叫黑白郎君,我们的主人有事出去了,所以我们来这里暂住几天。
.........
☆*☆*☆*☆*☆*☆*☆*☆*☆
至于是哪个cp,让我好好想想/托腮

两只仓鼠(十二)

忆无心(半死不活的躺在木屑上/虚弱):黑白郎君...我好热啊,我感觉我要热死了,黑白郎君你不热吗。
黑白郎君(扒着喝水器仰头喝水,斜了它一眼):心静自然凉,你多说话还不如喝点水,省的你热晕过去了。
忆无心伸爪扒拉了下木屑,以蠕动加打滚挪到喝水器那,半个身子直起来扒着喝水器喝水,伸出小舌头缓慢的舔着水,又用小爪子接了滴水珠洗了把脸才觉得好受点。黑白郎君在一旁看的眼热,凑过去舔舔它的小嘴巴。
(“吱呀”,门应声打开,一股热气涌进来,把房间里仅剩的凉气都给带走了。)
主人(关上门,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虚脱):啊,就出去拿个快递就热死了我了,以后咋办啊。(瘫了会,走到笼子旁,蹲下来看着它们)宝们你们热不。
忆无心扒拉了下喝水器,继续喝水,黑白郎君继续舔它的毛毛。
主人(脸黑了一度):520都过去了也逃不过被你们天天秀(拆开快递把银色的长方形的板子拿出来)算了,最近天热给你们买了降温板,来我给你们放里面。
(伸手将这两只鼠捞出来放在一边,笼子拆开洗了遍擦干净,把降温板放进去顺便换了新的木屑才把两只鼠重新放回去。)
主人(揉搓了把两个小家伙,被黑白郎君挠一爪子,不在意的捏把它的小耳朵):行了,我去睡会儿,你们自己玩吧。
黑白郎君朝她呲了呲牙,用脑袋推了下忆无心把它挪到降温板上面趴着。凉凉的板子散去了热气,让鼠整个身子放松下来,两只鼠缩在一起相互蹭了蹭。
忆无心(抬头咬了下它的耳朵):黑白郎君这个板子好舒服啊,凉凉的。
黑白郎君(任它咬了耳朵,凑过去亲口):嗯,凉快多了,昨天一天没睡着今天你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忆无心点点头往它怀里缩了缩,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睡着了,黑白郎君睁着眼睛看了看周围也跟着睡着了。
☆*☆*☆*☆*☆*☆*☆*☆*☆
你们那热不,我们这几天挺热的_(:зゝ∠)_

车车车

感谢和尚帮我弄了图链接!!!!
然后链接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