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生日快乐!

今天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总感觉和往常不一样,俏如来再一次朝来人打了个招呼如此想到
俏如来摇了摇头,忽略掉那种感觉,正当他要离开尚同会时,突然看到群侠略为慌乱的跑进来了
“啊!盟主!”
“众人何事如此慌张?”
“盟主他他他!”众人纷纷慌张的指向了外面欲言又止
“俏如来!”
“这个声音是。。”俏如来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来是策君吗?怎会来此?”
公子开明半走半跳的进来了,还不忘朝群侠挥手打招呼“俏如来~今天本策君受邀来陪你哦”
“嗯?为何?”俏如来疑惑的问道
“这嘛。。嘿嘿”公子开明朝他眨眨眼,笑了笑“俏如来~你就麦多问咯,走吧走吧走吧”说着,半推半拉的把俏如来带走了
与此同时正气山庄
忆无心有些苦恼的看着自家爹亲和大伯因为摆放问题而吵起来,其实只是藏镜人单个的吵,不过确实在争论这个问题罢了
刘萱姑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好了,你俩别闹了,这里布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和无心两个人就好了,你俩就不要在这里捣乱了”说罢,半推半就的把这俩人轰了出去
史艳文摸了摸鼻尖,轻咳一声道“那个,小弟啊,我去厨房看看存孝火锅坐得怎么样了”说完,立刻跑到了后厨
藏镜人哼了一声便出了正气山庄
☆*☆*☆*☆*☆*☆*☆*☆*☆
一天下来,俏如来被公子开明拉到着又拉到那的,基本上就没歇过,另外公子开明嘴上也不闲着的在说,俏如来头一次觉得如此的累,比在海境的时候还要累
俏如来揉了揉额角说道“策君,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回去吧?”
公子开明拍了拍额头“啊!本策君突然想起来阿飘找我有事来着,我就先回去了,拜拜!再见!撒由那拉!!”说完,飞似的离开了
俏如来不禁捂住头“啊。。终于走了,头一次觉得世界竟然如此清净啊”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转身回正气山庄
☆*☆*☆*☆*☆*☆*☆*☆*☆
“我!回!来!了!”
“闭嘴!!”←众人
“你们意思嘛!本策君带着俏如来逛来逛去,跑来跑去的拖延时间,怎么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让我闭嘴是为虾米啊!!”
“因为你太吵!”剑无极拍了下他的脑袋“全部人加起来都没有你吵”
公子开明装作伤心的样子捂住了胸口“你你你!!你这样太伤本策君的心了,我现在就要告诉俏如来,你们唔唔!”话还未说完,就被一群人捂住嘴
“存孝!打晕扔客房去!”史艳文朝雪山银燕说道
“是父亲!”说完就做,雪山银燕立刻打晕了公子开明手劲还不小,抗到肩上小跑去客房,一把扔到了床上,顺便挂上了门
做完回来,正好看到俏如来往大厅走,雪山银燕放轻脚步,先一步跑到大厅“大哥,正往这边走!”
“快!都藏起来!”刘萱姑朝那边看了看,说完也藏了起来
俏如来回到正气山庄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大厅依旧灯火通明,俏如来知道家人都在等他回来,不禁加快步伐,谁知到了大厅里后却发现并没有人,俏如来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
藏在暗处的史艳文,偷偷的打了个手势,所有人都走出来,齐声说“俏如来!生辰快乐!”
俏如来突然愣住,直到刘萱姑上前抱住他才回过神“娘亲,今天。。原来是我的生辰吗?”
刘萱姑松开他朝他笑道“对啊,今天是你的生辰,精忠不记得了吗?”
俏如来难得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啊,确实不记得了,这几年来倒是忘了”
史艳文有些心疼的看着他“自从精忠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就越来越忙碌了,生辰也很少过了”
“麦多说别的了,俏如来要尝尝老大仔的风月无边吗?很好喝的”风逍遥靠在修儒身边拿着酒壶时不时地喝上一口
“风逍遥大哥你这样压着我很难受的”修儒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往旁边去了点“另外俏如来大哥也喝不得酒的”
风逍遥也不在意“那就算咯,本来老大仔不能来,让我拿风月无边当礼物的送给你的,你既然不喝,我就自己喝好了,俏如来生辰快乐,干杯!”
“老贼头啊,你可不能一个人独享,俏如来不喝还有我和笨牛呢!”剑无极拍了拍风逍遥的肩膀说道
“对了,俏如来啊,这个给你啊”剑无极突然想到什么,扔给了俏如来一个小盒子和一盒点心“我那个老丈人跑去东瀛了,赤羽也没时间来,我就来代替他们来了,那个小盒子温皇送的,没说是什么八成是蛊一类的东西,那盒点心是从东瀛带来的和点是赤羽送的”
俏如来看了眼手中的小盒子“嗯,替我谢谢温皇前辈还有赤羽先生”
剑无极摆了摆手抓着风逍遥喝酒去了
忆无心递过去一个石镯,上面带着浅浅的花纹很是好看“精忠大哥,这个是我找的很有灵性的石头,然后爹亲和我一起做的,希望精忠大哥你能喜欢”
“多谢你无心”俏如来收好这个手镯,朝她笑了笑
“精忠,娘亲替你做了件衣裳,你爹亲也有帮忙”刘萱姑拿着一件衣裳递给俏如来,又小声说“其实是你爹亲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就跟我一起做了这件衣裳”
俏如来看了眼神色不自然的史艳文,笑了笑说“嗯!多谢娘亲和父亲帮精忠做的这件衣裳”
“嗯,吃饭吧,要不然火锅该凉了”
“为什么又是火锅”
“去年同一锅,不要浪费”
“啊!!不应该啊!!!”

欢脱文我这是
俏俏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