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晕的咸鱼白小卿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标题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中秋的月总是那么的圆,那么的亮,在月下总有离别的人再望月神伤。忆无心靠在一块巨大的石头旁,不远处燃烧的木柴,照亮了她那青涩的模样。本该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而她则是仰望着星空看着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再想失踪的爹亲,逝世已久的母亲,也可能是那个常仰天大笑,狂傲不羁的人,又或者她谁也没有想,但谁又知道呢?
忆无心低下头拿出别在腰间的石笛,抬起手凑到唇边,忆无心闭上双眼回忆着叹悲欢交给她的曲子,缓缓地吹奏起来。
悠扬的笛声,传遍了那无声的夜,风被她唤起,调皮地吹起她的面纱,想看看吹奏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良久,一曲终了,夜恢复了寂静,寂静到只听见了柴火燃烧的“噼啪”声。突然不知何处传来打斗声,扰乱了这刚恢复的寂静,伴随着打斗声的还有那狂傲的笑声。笑声很大,大到惊醒了沉睡的鸟儿,惊到了正在发呆的忆无心。
忆无心登地站起来,随着那笑声寻了过去。天很暗,但她依旧看清楚了那意气风发的人,高强的武功,矫健的身手,无一不让人震撼。
只见那人手持阴阳扇,正与一名持剑之刃打得正激烈,兴到极处道“来呀!再来呀!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持剑之人并未答话,只是手中的剑挥舞的更胜,约莫一刻时之后,持剑之人逐渐落入下风,面对着力度更胜的掌风只得咬牙坚持。
不多时,只听黑白郎君一句“你!败了!”就见黑白郎君躲开刺来的剑,一掌打飞了那人,那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飞溅四处,不多时便不再动弹。
黑白郎君晃了晃手中的阴阳扇,开口道“是要等我把你揪出来吗?忆无心”
躲在大树后偷看的忆无心摸了摸鼻子,从树后走出来,朝他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你刚来的时候,我便知道了”黑白郎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手中的阴阳扇拍了下她头上的白色绒毛
“唔。。好吧”
忆无心仰头看着他,隔着面纱也能看出那清秀的模样,水蓝色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的明亮,如同今晚的月亮一般
不得不说她的眼睛很漂亮,黑白郎君心想
忆无心眨眨眼总感觉黑白郎君的眼神让她感觉怪怪的“黑白郎君你怎么了?”
黑白郎君移开目光看向一边“无事”
“噢”忆无心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两人不再言语,路过的小兔子停下脚步看向这两个奇怪的人,一个人看着旁边的树,一个人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兔子眨眨眼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拢了下自己的两只长耳朵,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路过幽灵马车时,好奇的抬头看着,幽灵马注意到那只小兔子,低下头用它那只剩下两个黑框的眼睛看着小兔子,小兔子被吓了一跳,飞似的逃走了。幽灵马晃了晃自己的骷髅脑袋,跺了下前蹄,明白自己吓到了那只兔子,但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只好继续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两个人“相顾无言”。
“黑白郎君你。。最近过得好吗?”忆无心抬起头将目光转向黑白郎君等着他的回答
“嗯”
还真是简洁啊,不过看样子不差就是了,忆无心心想
良久,黑白郎君,道“我要离开了”
忆无心抬头看他“啊?你要离开了?”....那么快
“你要去哪里?”
“我为何要告诉你”
“我。。只是想以后还会见到你吗”
黑白郎君静静的看着她不答话
忆无心微微低下头轻声道“那你要保重,打架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受伤了,受伤了赶紧去找医生,别自己一个人死撑着。你要记得吃饭,自从我遇见你,就没见你好好吃过饭”
“够了,你说的够多了”
“那......你...保重”
忆无心不在多言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许久不见总有许多话要说,但时间总是不够的,千言万语只得咽下
黑白郎君见她不在多言,一手负背,转身离开。
“踏踏踏”的马蹄声响起,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忆无心才离去
幽灵马车内,黑白郎君盘膝而坐,微靠在车壁上,正闭目养神。这时的黑白郎君已敛去当时的潇洒模样,代替的是平静、温和,仿佛与之前那个狂人不是他一般。
良久,黑白郎君睁开双眼,幽灵马车不知何时早已停下,抬手撩起帷幔,天已大亮,本在沉睡的万物早已苏醒。黑白郎君静静的看着,倒有闲情逸致来享受这一时的宁静时光。
宁静?对于黑白郎君这个武林狂人来说是很少会有的东西,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找寻能一决高下的人上面了,静下心来享受时光可能会觉得有些浪费。但不能说黑白郎君不会去享受,只是很少,少到十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而且在这些数的过来的次数中,和忆无心一起度过的次数最多。
相伴的过程中,那委婉的笛声总是让人觉得回味,当然还有那个丫头的啰啰嗦嗦的声音,但依旧不妨碍黑白郎君享受时光。
黑白郎君下了马车,寻了一颗大树旁坐下,静静的靠着,时光就这样慢慢流逝。
忆无心别了黑白郎君后,便到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镇子,寻了一处旅店住下,总是风餐露宿,就算是早已习惯也免不得觉得疲惫,向小二要了桶热水,谢过小二,褪去衣物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忆无心微微仰天,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身的疲惫就这样被带走。
直到水变得有些凉了,忆无心才起身,换了身衣服,让小二把水搬走,这时做好的饭菜也被送了上来。
吃饱喝足后,忆无心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消食,对比在野外看风景的黑白郎君,忆无心可是过得相当滋润。
没过多久就已经昏昏欲睡了,这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可能是收拾盘子的小二就没去搭理。
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儿爬到了忆无心的床上,笑眯眯的喊了句“娘亲!”
忆无心被吓得瞌睡虫都跑没了,起身盘腿做好,看着这个小人儿“你你你....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娘亲呢?小朋友你是不是弄错了啊?”
就见小人儿歪了歪脑袋“可是爹亲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啊,我的娘亲叫忆无心。娘亲我已经找了你好久好久了,娘亲我好想你”说着,扑进忆无心的怀里
忆无心微微皱眉,轻轻推开了小人儿“小朋友我真的不认识你,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连你的名字都不做饭”
“娘亲,我叫南宫爱啊!这个名字还是娘亲你给我取的”南宫爱两只小手抓着忆无心的衣袖“娘亲你不记得我了吗,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啊”说着,眼睛里闪着点点泪花
忆无心有些束手无措,只得将南宫爱搂进怀里,轻声哄着“不哭不哭”
可能是太过劳累,南宫爱便趴在忆无心的怀里睡着了,忆无心低头看了看这个小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放到床上,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反正有后续就是啦_(:зゝ∠)_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