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咸鱼的白小卿

本命恨爷,忆无心。
恨心不拆不逆;
最爱金光布袋戏。
疯狂喜爱魔人团!
超爱瓦白瓜莹16!

pocky game!!

让我们来一起吃pocky吧!

☆*☆*☆*☆*☆*☆*☆*☆*☆

瓦白

“老白老白,看这个!”瓦不管突然扒住老白的肩膀,把手机凑到他脸前说到,“我们来玩这个怎么样啊?”

老白拿过他的手机,将试图把脸凑过来亲自己的家伙推到一旁,“pocky...game?这不是那个吃饼干的游戏吗,你想玩啊?”

管管嘿嘿的笑了一声,朝他点点头,“嗯嗯,我想玩!”说着把早就准备好的一盒pocky拿了出来,牛奶味的。

老白闻言眉毛一挑,拿过那盒pocky,说道:“啊?可能吗和你玩?您配吗?”

“我怎么不配了啊!欧的白,你一定要和我玩!”管管抱住他的腰,不依不饶道:“白哥哥,白宝贝,和我玩嘛。”

“啊..行行行,和你玩,你放开我先。”老白被缠的不行只得点头答应。

管管开心的“吔”了一声,看着老白把包装撕开,拿出饼干送进嘴里,咔嚓咔嚓的吃掉了...掉了...了...

“欧的白!”

“我先尝个味。”

瓦不管嘴里嘟囔了一两句,也拿出一根饼干,咬住一端,把另一端凑到他嘴边,让他也咬住。

老白张嘴咬住另一端,一点一点地咬掉嘴里的饼干,就见瓦不管的脸逐渐离自己越来越近,离还剩最后不到半厘米的地方,老白咬掉了饼干,往后面一仰头,和他拉开了距离。

瓦不管伸手揽住他的脖子,结结实实的和他来了个牛奶味的吻。

老白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开自己,瓦不管张嘴含住他的下唇,不舍的咬了咬,才放开他。

“行了吧?能不能放开我了?”老白按住偷搂住自己,顺便偷吃豆腐的手。

瓦不管把他搂进怀里,鼻尖对着他的鼻尖磨蹭,撒娇似的说道:“白哥哥在玩一次好不好。”

“嗯?不好。”老白侧过头咔嚓咔嚓的吃掉剩下的饼干,回过头看着一脸不满的瓦不管,安抚的亲亲他的嘴角。

在此恭喜欧的白先森喜得一只名为瓦不管的小奶狗!

☆*☆*☆*☆*☆*☆*☆*☆*☆

瓜六

今天直播的时候,甜瓜偶然看见一条水友发的弹幕,上面说‘瓜瓜,你知道pocky game吗?’

甜瓜心想,我怎么能不知道这个游戏呢?话到嘴边但并没有说出来,倒是记住了这个。

晚上和十六窝在沙发里一起看电影的时候,碰巧见十六正吃着pocky饼干,便想到了今天直播的时候,看到的那条弹幕,不受控制的张嘴问道:“十六,你知道pocky game吗?”

十六吃着饼干,正专心的看着电影,闻言摇了摇头,“不知道啊,pocky game是什么游戏都?”

“嗯,是一个游戏,挺有意思的,想玩吗?”甜瓜伸手拿了一根饼干叼在嘴里一点一点的咬着吃。

“噢,那这个怎么玩?”十六侧过头看着他问道。

甜瓜重新拿了根饼干,让他咬住一端,自己咬住另一端。十六看着他逐渐靠近的脸,突然巧克力微苦的味道散发在自己的口中,顺带着一条软湿的舌头伸了进来勾着自己的舌头相互纠缠。

不知不觉中被推倒在沙发上,手中的饼干盒也随着身上的衣物掉落在地上,裸露的皮肤被暴露在空气中,让他觉得有点冷。当然甜瓜随之而来的举动,会让他热起来。

☆*☆*☆*☆*☆*☆*☆*☆*☆

作为一个白嫖党,咱来交费了,感觉pocky梗非常奈斯,然后就非常心动了。

我不知道为个啥瓜六被我写成这样,可能我想开车了吧。

钵钵鸡!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