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温柔如水

一位长相清秀的少妇坐在院内,不急不躁的织着衣服,织了一会儿拿起来比量一下,又唤来在那边玩耍的三个儿子,对着他们的身材量一量有没有差错
三个孩童嬉笑着,因为他们又有新衣服了,等玩够了,三个孩童拿着小板凳乖乖的坐在母亲的面前,背诵着夫子教过的古诗,少妇欣慰的笑了笑,拿出帕子,仔细的替他们擦着头上的汗,等他们背完了,也有些昏昏欲睡了,少妇收起针线,拉着他们的小手,走进屋内,替他们脱掉鞋袜,盖上被子,自己倚坐在床边,轻声哼着歌谣哄他们睡下
等他们熟睡,放轻脚步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继续去做自己的针线活,好能赶在能入秋前做好这三件衣裳
快要过了午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慢步走过来,脸上带着慈祥的笑,说“宣姑啊,不要在忙了,去歇息一会儿吧”
刘萱姑把针线放在一旁,扶着她坐在椅子上,轻声说道“无事我不累,快要入秋了,我要赶紧把这几件衣裳做好,精忠他们还等着穿新衣服呢,我可不能扫了他们的兴啊,母亲最近几天天气不错,等精忠他们闲下了,就让他们陪你出去逛逛”
水氏拍了拍刘萱姑的手“不用了,宣姑真是难为你了,自从你嫁过来,就一直劳心劳力,但是艳文他却一直聚少离多,现在如同让你守着活寡,来照顾我这个老婆子,如果哪天艳文回不来了,你就去改嫁吧,不要浪费你这大好的时间啊”说着,掩面擦擦眼泪,眼里满是对刘萱姑的愧疚
刘萱姑一如既往地笑了笑,拿出新的帕子替水氏擦擦眼泪“无事,本来也是我哥哥逼着艳文娶我的,况且我也是自愿如此,艳文他有自己的事业,我会理解他的”
水氏看了眼刘萱姑,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哎,那我先回房休息了,宣姑你不要太过劳累了”
刘萱姑点了点头笑着,水氏叹了口气,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目送着水氏离开后,刘萱姑继续拿起针线,做起衣裳来,灵巧的手穿针引线,很快一件衣裳便成型了,从房间里拿出一袋棉絮,往衣裳里面填一层棉絮,在尾角处收针系上一个结,轻轻拍打让棉絮不会团在一起,放到一边,继续做下一件衣裳
做着做着,刘萱姑突然想起和史艳文遇到的时候
那时史艳文的英雄救美获得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心,刘萱姑的哥哥刘三,便死皮赖脸的撮合她与史艳文,最后史艳文同意了,成亲之后,洞房花烛,史艳文便离开了,之后的她怀有身孕生下了精忠,又生下了仗义和存孝,之后二人一直的聚少离多,刘萱姑一直任劳任怨的照顾着自己三个可爱的孩子和婆婆,已经不知过了多少的春夏秋冬,刘萱姑已经记不清楚了,上次和艳文相聚的时候是几年前了呢?
刘萱姑想着出神,却不知道手上还做着针线,一不小心便戳伤了手指,猩红的血珠在白皙的手指上显得很突兀,点点刺痛让她缓过神,放下针线去冲洗了一下才好
见天色不早,便去唤醒精忠他们,省得他们晚上睡不着觉了,替他们打了盆水让他们醒醒困,自己便去厨房忙碌了
拿出些面粉,和面,揉面,醒面,擀成好,切成面条,舀几勺水倒入铁锅里生火烧水,等水烧开后放进面条,又去菜园摘了些青菜,洗净,也放进里面
面熟后盛出在三个小碗和两个普通的碗里,顺便倒入几滴香油,唤来精忠他们吃饭,又把一碗面送给水氏,等她吃完后,才端着空碗离开,自己才开始吃
吃完猴,洗干净碗筷,替水氏打了一盆热水让她洗漱,之后看着她睡下,又替精忠他们洗漱好,让他们在背一遍夫子教过的古诗后,才哄着他们睡下
自己洗漱好,回到房间,褪去外衣,吹熄蜡烛,摸索着走到床边,脱了鞋子,躺在床上,本来是身心疲惫却一直睡不着,辗转反侧了半天,依旧无法入睡,只好盯着床梁发呆,再一次陷入的回忆
意气风发的史艳文,骑在马上,低头看着自己,答应自己一定会回来,自己则站在一旁看着他逐渐远去
有时候刘萱姑会想,如果自己没有和史艳文在一起的话,那现在就和自己的相公还有自己的孩子幸福的在一起,而不是一直苦等史艳文回来,劳心劳力的操持着家里的一切事物
但是如同她向水氏所说,她不后悔,她知道史艳文并不喜欢她,史艳文只是被自己的兄长死缠烂打的而被迫迎娶了自己,她一直都明白只是没有说罢了,如果史艳文没有和自己在一起,那他现在的妻子就是他真的喜欢的人而不是自己
想到这里刘萱姑苦涩的笑了,泪水滑过她的眼角,但是她不后悔,因为她爱史艳文啊
☆*☆*☆*☆*☆*☆*☆*☆*☆
之前看别人剪的视频,宣姑麻麻苦守空房,心疼啊QAQQQQQ
突然有种sap渣男的感觉(〃ノωノ)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