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__

本命恨爷,无心,小王
恨心不拆不逆,最爱金光布袋戏

君子归(下)

虐一下要不要?
依旧ooc严重!
慎入!!!
慎入!!!
慎入!!!

刘萱姑不见了,史艳文并不相信,因为宣姑答应过他的不会离开的,但是等他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宣姑是真的不见了
史艳文找了很长很长时间依旧没有找到,崩溃的回到家里,躺在床上静静的望着床梁“宣姑你说好不会离开我的,你说好要一直照顾我的,为什么你离开了”
史精忠轻轻的推开门,小声的说“父亲,还没有找到娘亲吗?刚才王婆婆说前天看到了娘亲,娘亲对她说去寺庙了,不过并没有说清楚是哪个寺庙”
史艳文立刻坐起来,看着史精忠“精忠你好好照顾两个弟弟,我再去找找宣姑”说完,立刻跑了出去
史精忠看着父亲离开,嘴里小声的说“娘亲,我不是故意说给父亲听的,娘亲你回来的时候千万不要怪我,因为父亲这个样子真的很可怜”
一个月后
史艳文低落的回到家里,头发乱糟糟胡子拉碴的,找遍所有寺庙,依旧没有找到刘萱姑
刚进门就听到,三个孩子嬉笑的声音,还有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史艳文觉得有些恍惚,是不是自己太想宣姑了,所以出现幻听了?直愣愣的走进房间,可怜兮兮躺在床上,蜷缩在一起,抱着刘萱姑枕过的枕头,渐渐的睡着了
刘萱姑在远处看到了,走进房间的史艳文,笑着让三个儿子自己去玩,自己则是走进房间,看到了蜷着身子熟睡的史艳文,刘萱姑笑了笑,轻轻的走过去,坐在床边,看着史艳文紧紧皱着的眉头,伸出手轻轻的为他舒展开来
本来史艳文身为江湖中人,睡眠本就浅,但谁知这次睡得如此之沉,沉到根本感觉不到有人坐在他的身边,但有可能也是知道这个人是谁吧,睡得更加的沉,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嘴角微微翘起仿佛做了个美梦
等史艳文起来时,就看到刘萱姑静静的坐在软榻上,做着针线活,史艳文以为是太过思念她了,出现了幻觉,但是这个幻觉为何如此的真实?
刘萱姑见史艳文醒来,一如既往地笑了笑说“艳文,醒了啊。我替你做了件衣裳来看看合不合身”
史艳文点点头,下了床榻也没有穿鞋子,就站到刘萱姑面前,看着她比例着自己试着衣服,史艳文抱住刘萱姑,真实的触感告诉他这是真的不是幻觉
刘萱姑有些愣住,不过抱住他的腰回抱住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问“艳文,怎么了?”
史艳文抚着她的发,轻嗅着她的味道“没什么,宣姑,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饭”
“好,我去做饭,不过艳文你先放开我好不好?要不然我怎么做饭?”刘萱姑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这个越抱越紧的家伙
史艳文不舍的松开手,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刘萱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拉下了他一下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就去做饭了
史艳文摸了摸脸颊,傻乎乎的笑起来,看了眼镜子,立刻去洗漱,刮了刮胡子,史艳文立刻变的意气风发,如果忽略他脸上傻乎乎的笑的话,就是大帅哥一个,不忽略的话也是不过是什么样的就不一定了
史艳文蹦蹦跳跳的走进厨房,就看着刘萱姑,忙碌着,史艳文悄悄的走过去抱住刘萱姑的腰,跟一个大膏药一样贴在她的后背
她动他也动,她挺他继续蹭,刘萱姑头一次知道原来史艳文这么烦啊,头一次想一拳揍上去,但是只是想想而已,真的打可不舍得
实在是受不了,刘萱姑开口说“艳文啊,你去陪精忠他们玩吧?”
史艳文摇了摇头说“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
刘萱姑只好放弃挣扎继续做饭,任这块大膏药贴在自己身上
史精忠牵着史仗义和史存孝的手,就躲在外面看着,史仗义和史存孝空着的肉肉的小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偷偷的笑,史精忠也笑着,看了一会儿,拉着两个弟弟继续去玩了
☆*☆*☆*☆*☆*☆*☆*☆*☆
嗯,果然本人还是不会虐,只适合温馨的我,算了就这么着吧,凑合着看吧_(:зゝ∠)_

评论(9)

热度(9)